-初笙-

[授權翻譯] 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3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738348


译者:Z_z_萌_

 

关键词:restless

 

Day 3: since youand your arms saved me.

 

————————————————————

 

Isak和Even的床上通常有两个人——Isak和Even——好吧这大概是废话,但是每到夜晚,睡眠有时却并不是同时拜访他们两人的。

 

在有些夜里,这没什么。他们能在黑暗中蜷缩在一起沉沉地睡去,直至阳光透过他们胡乱挂上的窗帘照在床上,或是其中一个先醒了、想吻醒另一个。

 

但是有些时候,睡眠这件事情就没这么顺利了,而且造成睡眠障碍的原因还不尽相同。

 

有时候,是因为Even的脑子实在转得太快,完全不给他一丝睡眠的机会;而有的时候,则是因为那些药物让他一直清醒着无法入眠;再有的时候,则是因为他满脑子都想着自己就要毕业了,而毕业之后何去何从还是个没有着落的问题;有时,又仅仅是因为他那充满艺术细胞的大脑会在半夜两点的时候突然冒出许多灵感,让他一定要在尽量不吵醒Isak的前提下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把它们都记录下来;又有时,只是因为他完全被他床上、不、他们床上的这个美丽男孩所吸引,宁愿整夜不眠,也要看着他把脸埋在枕头里静静地呼吸的样子、腿蜷缩着缠住被子的样子、手指微卷像是要抓住什么的样子……

 

而有些时候,失眠的是Isak。这些天来,他的失眠症已经好了很多了,他出柜了,生活很快乐,也决心不再被世界上那些纷纷扰扰的俗事扰乱自己的心情……但是,他有时候还是难以入眠,通常来说,这都是因为他内心的不安。

 

比如要是他的妈妈那天给他发了一个含义不明的短信,他就会不安,然后失眠;又比如若有人对他和Even紧握的手暗地嘲讽,他也会不安,然后失眠;而如果他即将迎来一场考试,或是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在论文里发挥自己全部的水平,亦或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了在学校里表现优秀而给了自己多么大的压力,想到这些,他都会不安,然后失眠。

 

而他们彼此其实也都已经习惯了,甚至还能在对方身上寻找慰藉。失眠的时候,可以静静地躺着,听着身侧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想到自己深爱之人温暖的身躯就在自己身边静静地睡着,就算依然无法入眠,内心也可以平静下来。

 

然而,有那么一天晚上,Even和Isak的失眠症同时发作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件事其实也早就该发生了:毕竟他们这几个月来都一起睡觉,但是自从他们这段关系开始之后,直到六月份他们才经历了第一次一起失眠。

 

那天晚上,他们挺早就躺在床上了,但那只是为了各种火辣的吻、热情的抚摩、或是疯狂地褪下彼此的衣物,而不是为了睡觉。之后,当他们洗过澡、懒洋洋地再次躺下,Even的手臂环住了Isak,而Isak靠在了他的胸膛上,他们都试着进入梦乡。

 

然而,Isak白天为了准备第二天的考试喝了一瓶红牛,让他完全没法入眠。他磨蹭着腿,手指在Even的胸口无意识地轻敲着,然后逼着自己深呼吸一下。

 

他现在正跟Even一起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整个公寓里静悄悄的,世界都暗了下来,而他今天做了很多事——他应该感觉很累了才对。

 

然而他并没有。这时,他感觉到Even也动了动,一根手指不停地拨弄着Isak的耳朵,他开始怀疑Even是不是也没有睡着。

 

“我的大脑一直在嗡嗡响,”他在黑暗中开口,脸还埋在Even的胸口,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我也是,”Even悄悄地说,但听起来有些愉快。

 

“以后再也别让我喝红牛了。”

 

“宝贝,今天可是你说的如果我把那瓶红牛拿走,你就要把笔戳到我的眼睛里,这么快就忘了?”

 

“呃,Even,这可不是什么好借口。”

 

一时间,他们都没有再说话。Isak暗自希望承认自己失眠能够有助于减缓失眠而他们之间这样温柔的气氛应该也有助于他入睡,然而并没有,完全没用。他简直就像是在大白天一样清醒,而他的手指又开始在Even的胸口跳舞了。

 

“你的脑子为什么嗡嗡响?”Isak最终放弃了,坐起身问道。他越过Even的身体,打开了小台灯,灯光有些昏暗,大概是需要换灯泡了,但此刻这样柔和的光却恰到好处,足够他们看清彼此的脸庞,让这漫漫长夜不再难熬。

 

刚把灯打开,Isak就故意跌在了Even身上,看着Even佯装生气的样子大笑起来。

 

“不过和平时的失眠夜一样罢了,”Even说着把Isak从自己身上扒了下去,但又马上靠过去跟他抱在了一起,“我今天把我的片子交上去了,现在这会我满脑子都是那些我原本希望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拍摄的画面,尤其是结尾的那一段,我本来应该拍成一个天使穿过门廊走向镜头的,这样才能让观众感觉到自己真的进入了那个场景,你明白吗?”

 

Isak在Even的胸口点点头,其实他原本对电影创作一无所知,但是自从跟Even住在一起后,他就教给他很多东西——而对于这部片子,Isak尤为了解,不仅仅是因为这是Even创作的,也是因为Even让他也扮演了其中一个角色。他在片子里没有一句台词,只是需要在摄像机的拍摄下在奥斯陆漫步,或是躺在落叶堆里,或是在阳台上做些意面,就是这些毫无关联的事情。总之,还挺抽象的。

 

我:

(而且他现在总感觉Even让他做的大部分事情其实都不会出现在那个片子里,他只是喜欢看他做这些蠢兮兮的事情然后拍下来罢了。)

 

“后悔啊,后悔,”他嘟囔着,“没事的,亲爱的,如果你对这个版本的作品不满意,至少你可以重新拍那些让你觉得不够好的镜头,然后把这个新版的放进你申请电影学院的作品集里,对吧?”

 

Even嗯了一声,Isak抬起头想要看看他,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只能看到Even下巴的轮廓,当然,那是一个很好看的下巴。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Even突然低下头对他说,“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反正现在咱们两个都睡不着觉。”

 

“比如说做什么?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啊。”Isak觉得自己此刻有权看起来一脸怀疑,毕竟Even可是从来搞不清楚在午夜时分做什么事情才得体,“再说了,研究表明,如果你失眠了,那也还是躺在床上继续休息最好。”

 

“哦,是吗?”Even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调笑,让Isak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挪了挪身子,把脑袋从Even的胸口移到了枕头上,Even继续说道,“肯定不是真的,你就是在扯淡。这种研究大概就是你这样的人做出来的,这样你就有借口跟我成日躺在床上抱在一起,毕竟这大概是你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有时候,Isak真的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太过了解自己了。

 

“不,那是真的!就算没有睡着,只是躺在那里让身体休息一下也是有好处的,”Isak顿了顿,然后补充道,“而且拥抱也是有好处的,还有一个研究说我们每天需要十七个拥抱才能满足人类对于肢体接触的需求。”

 

Even大笑着伸出手臂,环住了Isak的肩膀,把他拉得更近了些,两人的鼻子都撞到了一起。

 

“我靠,那我是不是该开始数了?你觉得我每天有拥抱你十七次吗?应该有吧?我可不希望让你不满足。”Even说道。

 

“Even,你每天差不多要拥抱我七十次了,咱们好着呢。”

 

Isak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嘲讽一些,然而出口的话却只是轻柔而温和的。尽管那瓶运动饮料带来的神经紧张仍然没有消散,躺在Even的臂弯里,他却怎么也不可能再感到紧张了。他把手探进Even的T恤里,摩挲着他温暖的肌肤,然后笑了。

 

对Isak来说,这样频繁的拥抱确实是从未有过的感受,在遇到Even之前,他甚至没有跟人好好拥抱过,当然,他确实会和Jonas有那么一些哥们儿之间的拥抱,有时也会被迫接受Eskild的熊抱,但那都是不一样的。

 

有时Isak确实会有些贪婪,希望自己的男友无时无刻不在触碰着自己,然而他马上就会想起从前的自己是那么缺爱,然后,他就会满足于当下的温暖了。

 

“每天拥抱七十次,”Even重复着,磨蹭着两人的鼻子,然后再靠近些,吻上了Isak的唇,他的脸颊,他的下巴,然后又躺回枕头里,“嗯,我觉得七十次才是我们的目标数量。”

 

Isak对此倒是毫无怨言,而且说实话,让他不睡觉他都毫无怨言,因为有Even也陪着他失眠,揽着他的肩膀,手指轻绕着他的发丝,跟他说着这些有关拥抱次数的话,这样美好的失眠夜,也不那么难熬了。

 

————————————————————

 

作者注:我原本是想写一写这两个人半夜失眠的蠢样,然而一下笔,我就只想写他们抱在一起互相调笑的样子了,¯\_(ツ)_/¯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