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6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738348

译者:Z_z_萌_

关键词:flame

Day 6: you lit the (lit the) flame.

————————————————————

那次圣诞节Isak急急忙忙把那一小袋大麻从Even手里夺过来的样子让他被嘲笑至今,但他当时确实是很担心的,尤其是在听Sonja说过那些吸大麻对Even的病情没好处的话之后。

现在事情就不同了,Isak知道自己不应该再把Sonja的话当做什么圣旨,毕竟他自己也已经读过很多关于躁郁症的书,对这些事情有了更多了解,他甚至还发现,对有些躁郁症患者而言,吸食大麻甚至还有类似药物的功效。而且不管怎么说,Isak都无权干涉Even的选择,如果他偶尔想要嗨上一次,Isak也没有理由站在什么道德制高点上去禁止他这么做。

不过Even现在确实有所克制,这让Isak也放宽了心。这几个月里,Even有时候也会在参加party的时候跟他们几个一起躲在浴缸里来上点大麻,Isak也不会去限制他。而他们在一大群朋友的帮忙下搬家的那次,当Jonas一拿出大麻烟卷,所有人都毫无异议。

“还他妈要把这一堆宜家木板组装成柜子,我觉得我大概需要嗑嗨一点才能搞明白这些愚蠢的板子到底要怎么组装。”Jonas敲了敲堆在地上的木板,其中有一块在运输的过程中还砸到了Isak的脚趾。

“是啊,而且你们还有很多存货,足够让你们嗑到头脑发昏了,”Mahdi说着,把几个袋子丢进了房间。

“我只有三盒了!”Isak抗议道,但他已经坐在了地上,放弃整理那半袋子衣服,准备先享受一番,“Even的存货可多了,你们跟他商量吧。”

“Hey!”Even的声音从门廊那里传来,他本来应该在收拾厨房的,但是现在他手里拿着的还是Isak十分钟以前看到的两个盘子,他真的觉得Even大概永远也收拾不好厨房了。

所有的家具都还没有组装好,所以他们只能一起挤在一张床垫上。Even把天花板上的烟雾探测器的电池取了下来,然后加入了他们,毕竟他们可不想在进来的第一天就搞响烟雾探测仪。这时Jonas卷好了烟卷,突然他抬起头看了一圈,然后说:

"我靠,你们有没有人记得把打火机放在哪个箱子里了?"

Even大笑了起来,但他真的不应该笑的,毕竟之后他们花了整整十分钟在那一堆收拾得乱七八糟的箱子袋子里翻找着,直到Magnus想起来他的夹克口袋里放了一个打火机。

终于,他们点燃了烟卷,然后把烟卷传着抽了一圈,搬家带来的疲惫感一扫而空。他们开始聊天,说起了自己多么不想继续跟父母住在一起,还聊起了自己梦想中的房子,Mahdi希望自己将来的房子能带一个游泳池,而Magnus希望有一个专门的游戏室,而Jonas则希望自己的房子能有一套可循环的生物发热系统。然而Isak却完全没力气加入他们的讨论,他又深深吸了一口烟卷,然后缓缓呼气,完全放松下来。

"这比你那些气泡酒感觉还好吗?"他调侃着Even,这时Even侧身躺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哈哈,反正比你那些啤酒好,至少啤酒可一点也不浪漫。"

"谁说我是为了浪漫才喝啤酒的?我只是喜欢那个味道!"Isak顿了顿,把烟卷传给了Mahdi,然后把手指穿进了Even的发间,轻轻地抚摸着。"不管怎么说,咱们现在可是要住在一起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咱们以后再无浪漫可言了?"

"我靠,这两个人才刚刚进到这个房子两个小时,就已经开始用那种老夫老妻的调调说话了,"Mahdi看着他们俩,向其他几个男孩吐槽道,一副不会被他们两个听到的表情。

"兄弟,你是不是没算上过去的这几个月啊?"Jonas笑着说,"他们可是从刚刚在一起的第一天就看起来和老夫老妻一样啦,这可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儿。"

Magnus却一脸严肃,"可是我觉得这样很可爱啊。"

"这当然很可爱了!"Even突然插话,声调异常的夸张,"我们可是非常非常可爱的人!"

Isak翻了个白眼。

"我觉得我得再吸一会儿才能跟上你们这个话题的节奏了,"Isak说着,但很快就跟他们一起笑成一团。他真的太喜欢这群朋友们了。

----------

Even擦亮了手中的火柴,火光忽明忽暗,最终点燃了烟卷。

房顶上有些喧嚣的风确实不太适合抽烟,但此处能欣赏到城市在晨光中苏醒的美景,这值得让他们坐在这里,用手挡住吹向烟卷的风,然后惬意地享受风景。

这是Even列下的"必须要做的浪漫的事清单"中今年夏天一定要完成的事情之一:一起抽着烟卷,看太阳升起。

Isak对清单上的很多事情都带着一点气恼而欢喜的矛盾心情:电影约会、野餐约会、水族馆约会什么的,而且他也听够了小夜曲,由着Even跟他重现了至少五个经典电影场景。但是此刻他们完成的这件清单上的事情,就真的让他非常享受了。

Even就坐在他的身后,Isak向后靠着,倚在他的胸口。第一缕晨光出现在地平线上,Even替他扶着烟卷,一切似乎都静止了,整个城市,整个世界,甚至连Isak的灵魂似乎都停止了躁动。

他深吸了一口,然后感受那烟草的气息溜进肺叶,再缓缓吐出,腾腾的烟雾弥漫开来,模糊了Even的脸。

"咱们应该玩shotgun的,"Isak说着微微偏头,扭了扭身子。(注1)他们只玩过几次,毕竟他们也不经常抽烟,但是每次他们玩这个都异常的火辣。

"呃,"Even用那双闪着朝阳色泽的眼睛看向了Isak,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稍微等一会儿吧,毕竟你也知道,咱们每次玩shotgun都要玩的很过火,如果这会儿玩的话咱们会错过日出的。"

"我可不介意,"Isak从Even手中接过烟卷,替他举在嘴边,"毕竟对我而言,真正的美景已经在我眼前了。"

Even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稍稍被烟雾呛了一下。

"哦宝贝儿,这句话可太美了。"

Isak笑了,有些被愉悦了。他当然知道Even在开玩笑,这句话一点儿也不美,但至少这让Even开心了不是吗?Isak从前和姑娘们玩过各种各样的把戏,但那只是因为他一点也不在乎。但他很在乎Even,所以他宁愿不搞把戏,在Even面前做一个傻瓜。

"谢谢你的夸奖啊,"他也开了句玩笑,然后把头转向朝阳,看着那一轮暖黄色的太阳缓缓升起。"我会多跟你调情的,这是我的暑期项目。"

"好吧,这个项目我倒可以全力支持。"

他们静静地笑着,看着城市渐渐苏醒,而Even均匀的呼吸声就在他的耳旁。其实他们吸得不多,还没有真的嗨起来,但这又怎么样呢?Even把快要燃尽的烟卷在旁边的混凝土上按灭,两人无言地坐着,眼中只剩下彼此。一夜未眠,Isak的眼皮有些重了,还稍稍有些头晕,不过这可能并不是那些烟草导致的,只是因为他和Even在一起,这就足以让他头晕目眩了。这些天来,Isak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完美得有些不真实,让他无法保持清醒。

太阳缓缓从地平线升起,一抹混合着橙色和粉色的云在夜空中渐渐散开,既而使整个城市都沐浴在这样温暖的光芒中。Isak有些想回头看看Even那双蓝眼睛此刻的光辉,但他忍住了,只是静静地看着日出。也许是因为在他心里,他们今后一定会一起看很多次日出,他还会有无数次细细端详日出下的Even的机会,余生那么长,不必急于一时。

渐渐地,鸟儿的啁啾也越发清晰,方前橙色的天空也变得湛蓝。Isak真的非常困倦,整个人都倚靠在Even怀里,他甚至有那么一刻希望就直接在屋顶上睡一觉。但是过了一会儿,他们还是站起了身,紧紧搂着对方,一起下楼。

"好啦,又完成了你愿望清单上的一件事,"Isak说着,声音带着睡意,跟Even一起走进了公寓。Even先去厨房倒了杯水,而Isak却是直接扑上了床,脱下牛仔裤盖上被子,等着Even进来,然后继续说道,"那清单上的下一件事情是什么呢?"

Even思索着,换上了睡衣钻进了被子,脸上依旧是那一副思考的表情。

"呃,下一件事嘛,我想,应该就是在床边点上一千根蜡烛,然后跟你在烛光中翻云覆雨。"

"哦我的天!Even,这太俗气啦!"但Isak还是笑着钻进了Even的怀抱。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一切都变得朦胧而美好。

————————————————————

译者注:shotgun是一种吸烟的玩法,一方将烟雾吐进另一方的嘴里,然后再吐回来,反复循环,总之是一种非常hot的玩法(欢迎大家自行脑补画面。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