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7

30 Days of Skam Fic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738348

译者:Z_z_萌_

关键词:formal

Day 7: with you i get so formal.

————————————————————

Even父母的结婚纪念日到了,他们打算开个party。

Isak得知这只是他父母的结婚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有些惊讶,他们在订婚而没有结婚的情况下一起生活了整整十二年,然后才真正结婚,细细想来,Isak甚至觉得这还有些浪漫。如果你决心想要与某人走入婚姻的殿堂,那你当然会想要越快越好,但是,如果你已经确定要与这个人共度余生,其实也未必需要急于用婚姻将对方捆绑。

当然,Even的父母才结婚了十年这件事情,也意味着Isak现在有机会看到一些Even小时候给自己父母做小小伴郎的可爱照片,传着挪威传统的服饰,乖巧地站在结婚的礼堂上。

Isak真的很喜欢Even的父母,但他有些担心他们不喜欢自己。当然,他们总是表现得非常友善,但Isak也很清楚这对夫妇认识Sonja比认识他要久得多,而且他们简直称得上是朋友,所以当初他们发现自己的儿子跟Sonja分手之后——准确的说不只是分手,而是分手之后还马上跟另一个人在一起了——他们自然是感到非常惊讶的。

Isak倒不觉得这么和善的两个人会恨自己,而且Even也整天告诉他这两人都很喜欢他,但Isak就是止不住自己的担心和紧张。

所以,当Isak得知自己被他们邀请去参加结婚纪念party的时候确实挺惊讶的。当然就算他们没有邀请他,他应该也会作为Even的男朋友和他一起出席,但他们真的专门向他发出了请帖,这让他觉得自己不仅是Even的男朋友,也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收到这对夫妇的邀请。Even的妈妈甚至还专门又给他发了一次短信,确认他一定会参加,而且再三强调必须要给他们带任何礼物。她真的太可爱了。

不管怎么说,Isak还是买了一些鲜花,空手参加party这个主意还是算了吧,如果那样的话Isak大概会紧张死。

另一件让Isak非常紧张的事情——当然也是Even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其实没什么所谓的事情——就是参加party的着装。Even的父母都是那种很酷很随性的人,但这毕竟是一个正式的party,不是那种穿一件不带格子花纹、领口带扣的衬衫就能敷衍过去的party。Even会穿一身套装,他也确实像是那种会买套装的人,毕竟他有一个庞大的家族,经常需要参加婚礼什么的。

然而,Isak可不是那种会有套装的人。

所以,在这个下雨的星期六,他本应该做点作业、吃点小煎饼、打个小盹,然而却拉着Even在商场不停地逛着。当然,有Even陪着他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Isak还是对逛街这事深恶痛绝。

"就那个吧,"Even说着指向了一家店的橱窗,"你穿那个一定很火辣。"

Isak的眉毛挑了起来,"穿去你父母的结婚纪念party?"

Even刚刚指的是一件露脐装,Isak发誓那是个女款。而Even只是毫无歉意地耸了耸肩,Isak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拽着他走向下一家店。

"好吧我能挺过去的。但是说真的,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哪家店有卖那种真的能帮上忙的男朋友的吗?"

"可能有吧,但他们肯定都没有我可爱。"

好吧,这倒是真的。Even轻轻摆着他们紧握着的双手,Isak锲而不舍地希望找到一套价格合适的正装,然后赶快离开,然而Even却不停地指着那些搞笑的衣服来干扰他。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最多也就只是一起去过超市或是家具市场,一起来百货商场逛街倒是个从未有过的新体验,对Isak来说,在挑衣服这么无聊的过程中,能有Even帮他分神其实也挺不错的。

还没买到合适的衣服,他们就先买了一个椒盐脆饼一起分享了,之后,他们一起走进了H&M。Isak并不想要那种特别夸张的套装,再说他也买不起,他爸爸给了他一千克朗,而且说明了希望他能买一套在毕业典礼、公司面试、或是其他正式场合都能派上用场的正装,所以Isak当然不能浪费这笔钱。如果他花的不到一千块,那剩下来的钱还可以买些啤酒大麻什么的,供他参加完party享用,毕竟他很确信这场Even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会参加的party一定不会太好过,所以他大概需要在结束之后马上借助酒劲或是烟草来忘掉那些事情。

"我觉得你穿红色的不错!"Even说着指向了他们经过的一家店,橱窗里的模特身上穿着一件紫红色的夹克。

"Even,我可不想做一个不管参加什么活动都穿着那种亮瞎眼的红色套装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接下来的这几年不管参加什么正式场合应该都要穿这套正装了,那万一我哪天正好要去参加葬礼呢?这个颜色绝对不行。"

Even撅了撅嘴,但至少他选择的下一件无比夸张的衣服的颜色变成了黑色。Isak没理他,走过几排衣架,去找那些款式简单些的衣服,不过选择好像还是太多了。他只是想要一件普通的黑色西装外套、一条普通的西裤、一件普通的白衬衫,然而,整整两排货架上挂的全部都是这些看起来几乎一样但又有着那么些许不同的衣服。

Isak只好随手抓起两套合他码数的衣服,反正说实话他也不在意那些细微末节的不同,然后他冲Even喊了一句:"我打算试试这些!"

更衣室里,Isak飞快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牛仔裤和T恤,正当他把外套穿了一半的时候,身后的帘子突然被拉开了,一个身影挤进了这个狭小的空间。Isak一瞬间非常惊慌,还差点尖叫出来,然后他才发现来者是他那个愚蠢的男朋友。

"你该不会为了找我就这么掀开了每一个隔间的帘子吧?"这里面至少有十五个隔间,而Isak是在比较尽头的一间里试衣服的。

Even闻言笑了,亲了亲他的脸颊,"别担心啦宝贝儿,我从帘子下面认出了你的鞋子。"

"但是你进来之前还是应给跟我说一声的,"Isak嘟囔着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在镜子前转了转身,"你觉得这一身怎么样?"

沉默。通常来说Even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赞美Isak的机会的,当然这不是说Isak是故意想引Even赞美自己的,他只是挺在意Even的看法。然而此刻Even只是站在他的身后,表情一片空白,直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他。

"怎么了?"Isak问着,无意识地玩弄着扣子。他知道自己的衬衫下摆伞的不是特别好,而且也没有打领带,但他不觉得自己看起来很糟糕啊,不过是穿了一套正装罢了。"有那么难看吗?"

Even好像终于回过神来,说,"你开玩笑吧?我靠!宝贝儿,你绝对不能穿这一身去参加我父母的party!"

"为什么?"Isak的眉毛皱了起来,有些担心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时,Even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沉吟着将他转过来面向自己,然后紧紧抱住了他,在他脸上印下了几个重重的吻。Isak好像明白了。

"因为,如果你穿了,那我就完全没法思考别的,只能全程想着要把这身衣服扒下来了。"

Isak笑了起来,一只手稍稍推开了Even。

"真是个混蛋!"他嘟囔着脱下了外套,显然,另一套衣服他是不需要试了,"那我就买这一套了!靠,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刚才是觉得我在你眼里再也没有魅力了什么的。"

"你永远都那么有魅力,"Even抚慰着他,然后两人一起出去结账。"如果连你穿着一件前襟沾着披萨酱汁的卫衣的时候我都觉得你有魅力,那你穿正装的时候当然超级有魅力了!"Isak翻了个白眼,等着Even重新组织一下语言,走到了结账的队伍末尾,Even又开口了,"当然,正装把你的魅力值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穿正装的Isak,唔。"

"你别想让我穿着这身衣服跟你来一发,赶快把这个念头从你的脑子里删掉!你是不是忘了我接下来的几年参加任何正式活动都要穿这身衣服?"

Even大笑了起来。他们最后还是没有穿着这身衣服来一发,但Isak确实在公寓里再次换上那身衣服的时候纵容了Even,放任了他过于绵长而火辣的吻。其间,Even手指缠上他的领带时,还报复似的对他呢喃了一句,"穿着正装呢。"

Isak其实一点也不介意。

————————————————————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