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 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10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738348

 

译者:Z_z_萌_

 

关键词:silver

 

Day 10: anotherbreath and i'm up another level.

 

————————————————————

 

Even的个人物品很多,不过大部分都不是他特别在乎的东西:一叠一叠的旧书、看起来都差不多的卫衣、还有在他们有了Netflix账号之后就失去了作用的DVD光盘等等,这些东西堆积在他们小小的公寓里,让房子显得有些混乱,当然是可爱的那种混乱,就像Even这个人一样。他们同居的时间越来越长,Isak也渐渐发现了几件Even真正珍视的东西。

 

比如那个银质的Zippo打火机,那曾经属于Even的爷爷。

 

当然,这个打火机原本是他的爷爷过世前送给他爸爸的,算是一个传家宝了。但是Even的爸爸并不抽烟,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打火机。所以虽然他大概当时也不知道Even抽烟、而Even其实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但当年少的Even问爸爸能不能将打火机送给自己的时候,还是顺利地得到了这个打火机。

 

“我当时跟我爸爸说的理由可傻透了,大概是‘我想用那个打火机来点蜡烛和香薰’之类的。不过我爸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好像说了什么‘没问题,反正你确实挺喜欢点香薰蜡烛的’这样的话。”一天晚上,当两人坐在小阳台的门边抽烟的时候,Even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打火机,讲述了这个故事。

 

Isak和Even一起笑了起来。他的爸爸确实很可爱,不过有的时候对一些事情也的确是有些漫不经心,就像Even一样,当然,这样也非常可爱。其实Isak有点怀疑那个打火机根本就不是什么传家宝,只不过是Even为了让自己在从单宁夹克的口袋里拿出这个老古董的时候显得更酷一点。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毕竟Isak可是爱死了自己这个时髦而骄傲的男朋友了。

 

Even长长的手指将打火机开开关关,无意识地摆弄着那个银色的机壳。终于,他点燃了烟卷,而Isak只是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他,感到无比满足。

 

这样坐着,让Isak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嗑嗨了的情形,那是几个月前,Even还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时候。唯一的区别就是,当时他们坐在窗沿上,而此时他们则是坐在小阳台的玻璃门前。这是他们的窝,而不再是Isak需要被邀请才能进入的“别人的家里”了。

 

好吧,生活确实有了很多不同,不过当他靠在那里,看着Even深深吸了一口烟卷,他就知道有一件事是永远也不会变的,那就是像此刻一样席卷他全身每一个毛孔的爱意。

 

他们沉默地传着烟卷,直到两人都觉得有些眩晕。这是个凉爽的夏夜,算不上冷,但从门外吹进来的风还是有些许凉意。他们就那么坐着,没有任何事情需要担心,此时此刻,他们可以完全放松,做自己。

 

这时Even开口了,“想来一次shotgun吗?”

 

Isak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在柔和的晚霞和屋内昏黄的灯光呼应下,Even的眼睛黯了几分,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Isak的旧T恤,领口已经有些松了,露出他美丽的锁骨。Even大概是Isak此生见过最性感的人了,靠,他当然想来一次shotgun。他们确实不经常玩这个,毕竟现在Even不常抽烟了,即使要抽烟,一般也都是在party上,周围都有很多人,他们不能在那种时间那种场合玩这个,毕竟这总会让Isak头晕脑胀无法呼吸,像是要发烧了一样,比抽了五根烟卷还要嗨。

 

不过,现在他们窝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了。

 

Isak撑起身子,靠近Even,他晃晃悠悠地凑近,直到两人的膝盖碰到了一起。Isak在Even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他已经感到一阵眩晕了。

 

银质的Zippo掉在了地上,因为Even原本握着它的手松开了,穿梭在了Isak的发间。烟卷还在他的另一只手上静静燃烧着,所以Even没有浪费时间加深这个吻。

 

突然,Even转了个身,背对着阳台门。Isak有些困惑,不过也跟着转了个身,仍跟他面对面。

 

Even伸出了手,以一种折磨人的速度缓缓将Isak按到了地上。

 

Isak顺从地倒下,躺在了地上,信任地看着Even。见状,Even在他的双膝间呆了一秒,然后深吸了一口烟卷,倾身靠近Isak,没有拿烟的那只手抚上了他的脸。他就撑在Isak的两腿之间,光线渐渐暗了下来,整个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他们两个周围的小小空间。他们身上都还穿着至少两件衣服,Isak躺的地板也并不是很舒服,但两人曾在这个姿势下做过那么多次,让Isak此刻止不住地浑身发烫。

 

Even用大拇指轻轻撬开了他的嘴唇,然后低头,两人的唇只是轻轻扫过,但Isak仍感觉到一阵电流从接触的皮肤蔓延到了全身,令他不可抑制地颤抖着。突然,Even将口中的烟全部呼入Isak的嘴里。

 

Isak觉得自己被包围了——包裹在这烟雾之中、在这一阵眩晕中、在Even的臂弯中。他觉得自己仿佛与世界都隔绝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把烟雾都吸进肺里,下意识地把一条腿缠到了Even的腰上,手臂也紧紧环上了Even的脖子,然后将烟雾轻轻地吐了出来。

 

Even闭上了眼睛,轻咬嘴唇,露出了一个微笑,“我靠,Isak,你太性感了。”

 

“别说话,吻我。”Isak用气声说着,将Even的头拉了下来,两人的唇终于碰到了一起,Isak是那样的急切,甚至有些疼痛和眩晕,这大概并不是因为那些烟草,而是因为Even吧。

 

身边的地板上,被他们遗忘了的烟头静静地燃烧着,余烬星星点点,照亮了Even那个银质的打火机。要是Jonas知道他们这样浪费烟草,肯定会很恼火,可是Isak呢?Isak才不在意这些。

 

————————————————————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