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12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738348

译者:Z_z_萌_

关键词:knowledge

Day 12: our holographic universe.

作者注:这里Isak提到的全息宇宙理论是真的存在的!我对这个还有弦理论很感兴趣,但是这一章纯粹是由我这个六年没学过理科而且语言表达能力也不好的文科学生写出来的东西,所以如果你对这些感兴趣的话,建议自己再去查查资料哦!

————————————————————

Isak真的是个书呆子。

在Even看来,这也是他身上最怪异而可爱的一个闪光点之一了。毕竟单从外表上看,Isak就是一个普通的吊儿郎当的高中男生,带着平舌帽,穿Vans鞋和运动夹克,一看就是很会抽烟的人,而且还有一群看起来就比较混的好友。Isak完全不像是那种一眼看到就让人觉得这是个能门门功课拿六分、每个周末都认真学习的男生。

Even进入Nissen第一天,第一次见到Isak的时候,就被他迷住了。帽檐下支楞出来的小卷毛,如丘比特之弓一般的唇形,那种有些疏远、像是陷入自己的思绪的坐姿,一开始这一切只是让Even觉得这个男孩很可爱,接下来才觉得他可能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但是直到那天快结束了,Even才决心一定要认识这个男生,因为当他下午经过Jonas和Isak的时候,听到了Jonas调侃拿着一堆厚厚的物理课本的Isak说,“老兄,你少学一分钟物理也并不会让你从此听不懂理科的课了啊。”

Even一向对于那些实际上和外表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同的人有很大的好奇心。

而当他真正认识了Isak之后,他就觉得这个男孩简直是个如梦一般的神迹:他是那么的完美,充满了爱与希望,散发着无穷魅力,安静时是那么温柔,活泼时又是那么的有趣,当然,还有满脑子的关于宇宙的有趣理论。有些夜里,当Even大脑昏昏沉沉,被悲伤的情绪填满,他就需要暂时脱离现实生活,这种时候,他就只想听Isak给他讲那些科学理论。每每谈及那些高深的知识,Isak都是那么的有魅力,让艰涩的科学都如诗歌般动听。

“你听说过全息宇宙理论吗?”一天晚上,他们一起窝在床上,Isak的脑袋枕着Even的肩膀,两人一起看着月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听到Isak的问题,Even把玩着Isak的卷发,装作思考了一下。

“呃......”他若有所思地回答,“是不是某种哲学理论,大概是 '我们并不是装在罐子里的一个个大脑,我们经历的一切也并不是某种更高级的智慧生物用全息影像投射在我们意识中做的一个实验' 这样的理论?”

Isak笑了起来,热气喷在了Even的胸口,“不,我说的是科学,你总听说过弦理论吧?”

“呃,听说过。”Even听说过这个,至少,他听过这个词。这是某种只有很聪明的人才能搞明白的终极科学,他觉得这八成是爱因斯坦提出的,要不然就是艾萨克·牛顿。

想到这里,他偷偷在心中又给Isak准备了一个昵称:Isak Newton。

“好吧,全息宇宙理论跟这个有点联系,”Isak的声音平静而柔和,但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却显得异常清晰,占据了Even的思绪。“这个理论是说——好吧,我就当你是学过一点宇宙理论的了,不管是哪一部分,那么根据全息宇宙理论呢,你所掌握的这部分知识的分量取决于那个将它投射在我们这个世界的粒子的表面积大小。这么说吧,全息宇宙理论认为我们所处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由更高等维度的粒子投射出来的投影。比如说,你可以想象你是住在一间房子里,而房子的每个角落都安装了摄像头,从房子外的墙上可以看到里面一切动静的投影像——不是那种简单的萤幕投影,而是能投射房间里每一寸空间、每一个信息的一种投影,明白吗?”

Even只是点点头,这个动作让紧靠着的两人都跟着晃动了几下。其实,每次Isak说这些事情的时候,Even从来不会费心去理解这些东西。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弦理论,甚至不是很确定他们科学领域对“信息”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更复杂的定义,毕竟他并不是总能准确接受并理解Isak试图传达给他的这些“信息”,不过这也无妨,他还是可以理解这些知识带给Isak的那些奇妙感受,以及Isak以自己的方式将这些科学的理论应用于生活的那种体验。

“我想说,单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考虑这个理论就已经很有趣了,但是如果我们联系现实生活呢,就会发现这个理论更加神奇了。我觉得这从某种程度上还带着点哲理,就好比我们所见、所知、甚至所感都仅仅是一种投影,而实际上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比我们想象的深奥几千万、甚至无穷倍的高深事物所左右着的。”

Isak停了一下,而Even并没有打算插话,他也不想说什么,此刻他只想享受着Isak的声音。所以,他只是静静地等着Isak继续,大手在Isak的背上轻抚着。

“但是我很喜欢这个理论,”Isak说着,稍稍平静了一些,不再像刚才那样带着那种被Even称为“为深奥的科学而产生的狂热激情”,当然,Even也说过这很可爱。Isak继续道,“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你知道的,就好像茫茫宇宙中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事情发生着,而我们却一无所知。我觉得人一旦认识到自己不可能掌握这世间的所有知识,其实也就不会再逼着自己去抓住那么多了。你可以平静地坐着,然后简简单单地证明我们有能力证明、有能力掌握的那些知识,享受这个过程。”

Isak说完了,向Even靠得更近了些,平静地呼吸着,温热的气流吐在Even的锁骨上。

“我真爱你的大脑,”Even静静地开口。他抽出两只手,捧住了Isak的脑袋,用一副受到致命吸引的样子挤着他,直到Isak笑了起来,想拨开他的手。Even停了下来,在他的发际线上印上几个吻。

“肯定没有我爱你的大脑那么多,”Isak的声音无比温柔,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放松而毫无防备的状态,一般只有在深夜时分才能听到他这样的声音,因为只有在这时他们不需要担心任何来自他人的恶意中伤。想到这里,Even突然有些心疼。

“不不不,”Even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一些,但效果不太明显,“你的大脑可比我的可爱多了。”

“才不是呢,”Isak不假思索地反驳着,他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直直看进Even的眼睛,“这才不是事实呢,你的大脑是无与伦比的。”

而Even呢,不论他在自己的大脑多么混乱的时候,都无法反驳一个如此认真地说着这样的话的Isak。

“我爱你,”他喃喃道,蹭了蹭Isak的鼻子,轻轻地吻了他一下,“你就是我的小书呆子。”

————————————————————

译者注:虽然译者是个理科生,但一年没接触物理了看到这理论也有点懵逼(捂脸)查了很多资料,然后翻译的时候基本采用了意译,才让句子读起来没那么别扭。感兴趣的姑娘可以去网上找找,还蛮有意思的❤️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