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30 Days of Skam Fic - 15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译者:-初笙-

关键词:order

Day 15: take me over, take me in.

————————————————————

在这家披萨外卖店打工大概是Isak这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了,尽管当时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选择,毕竟他爸爸总是不太靠谱,生活费总是会迟一段时间到账,所以Isak需要自己赚点钱。这份工作时间正合适,离他的大学也比较近,而且这家店的经理还和Isak住在同一个公寓,没费什么力气就帮他搞到了这份工作。

但是当然了,这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工作,这段时间以来,Isak踩着单车把这座城市的路都摸熟了。他确实不是做服务业的一块料,这天当他叹着气钻进后厨的时候,脑子里就是这个念头。他今天的工作时间差不多结束了,如果接下来的几分钟没有新的订单的话,他就可以直接回家——

“Isak!有新的单子!”Eskild朝气蓬勃的声音从店里传来,让Isak绝望地沉吟了一声。Eskild的脸从帘子后面钻了出来,啧了一声,冲Isak说,“讲真的,你可不能再这样躲在这里了。”

好咯,反正比起躲在后厨,Isak更喜欢躲在店里的料理台后面。

“你就不能让别人送吗?我还有十五分钟就应该下班了,Eskild!”

“对不起宝贝儿,这我可真没办法了,客人指名让你送。”

Isak眨眨眼,内心咒骂起来,这时Eskild把那张订单举到了他眼前,哦,好吧,在“配送要求”那一栏里,写着“让那个可爱的外卖男生来送”。

这就是为什么Isak这么讨厌网上订餐系统了。如果是电话订餐的话,就不可能提出这种神经质的要求了。然而,自从一个美国佬在网上发了一张这种奇奇怪怪的网上订餐的订单之后,人们就开始疯狂地跟风,现在基本上每个星期都有这种智障会留下类似“让那个可爱的男生来送”之类的特殊要求了。

“Eskild,别这样,”他可怜兮兮地说,而Eskild只是无情地笑了,把快递单塞给了他。Isak继续求情,“求求你让别人送吧,我真的太讨厌这种人了,就是那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烦人得不行,而且连小费都不给!”

“对不起了,Isak,顾客就是上帝,我们必须满足他们的要求。”然而Eskild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抱歉,反而是一脸幸灾乐祸。不过他还是尚存一丝同情心,马上补了一句,“你看,至少这次的地址和回家是顺路的,而且他们已经在网上付过钱了,所以你也不用回店里交钱,送完就直接回家吧。”

Isak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无奈地接过了订单,看了眼地址。

“好吧好吧,”他叹了口气,往外走,“但这次要算你欠我的了。”

Eskild没理他,只是开心地在身后冲他摆摆手,“等会儿家里见!”

----------

实话说,这一单的地址确实不算远,但是Isak搬着两大盒披萨去按门铃的时候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一群爱情电影看多了、疯狂迷恋帅气的快递小哥的小姑娘们,然而,门开了之后,进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很高、很帅的男生。

更正,那是一个很高、很帅、而且看起来对于Isak的到来很惊讶的男生。

“呃,你好?”他的视线在Isak的面庞和他手中的披萨间来来回回,这时,Isak认出了这个人。他算得上是他们店里的常客了,这倒是挺不寻常的,毕竟他们的披萨其实做得并不怎么样。

“呃,这应该是您的外卖?”Isak努力让自己不要结巴,毕竟他在见到帅哥的时候都会有点无法自控。

“我没有叫披萨啊。”

Isak眨了眨眼,又看了一眼订单。

“呃,您是Even Bech Naesheim吗?”

那人——或者应该叫他Even——点了点头,看起来更困惑了,Isak只好把订单递给他,让他自己看,看完Even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哦,这是我朋友Mikael付的钱,我最近情绪比较低落,他应该是想要帮我订点披萨,让我开心一点。”Isak什么也没说,但内心却有些触动,这真的很可爱,毕竟他的朋友们中可没有那种会在他情绪低落的时候帮他叫披萨的人。虽然有时候Eskild也会从店里给他拿一点饼干,但是事后他能念叨好几年,以此表现自己的大方,所以这显然跟Even的朋友不是一个概念。

然而,Isak忘了订单上还显示着那个“配送要求”。他发誓Even一定是注意到了,因为他有些慌乱地睁大了眼睛,咬着嘴唇看向了Isak,双颊也有些发红,而Isak呢,也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我猜可能你这个可爱的朋友还希望能有个可爱的男生同披萨一起让你开心一点吧,”Isak开了个玩笑,然后马上就后悔了,这听起来就是在自夸啊,唉,为什么他就这么不会跟男孩子沟通呢?

“可能这比披萨更管用吧,”Even的双颊也还是有些红晕。

理论上说,Isak此刻就应该微笑,致谢,祝他享受美味,然后回家,冲个澡,找点吃的,忘掉这一切。然而,他做不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动心过了,尽管他们才交谈了几秒钟,Isak已经完全不想离开了。然而,Even看起来却并没有主动的意愿,Isak不打算操之过急。

“哦,里面放的是Nas吗?”他听出屋里的音乐声,然后问了出口。

Even的表情有些惊喜,他点点头,“是啊!你知道他?”

“当然知道,呃,不过我是最近才开始听他的歌的,所以……”他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下去,索性就没再往下说。实际上,他上周才第一次听Nas的歌,是在一个youtube的失眠必备歌单里听到的,不过他听完就马上下载下来了,因为那确实很和他的胃口。现在得知Even也在听Nas的歌,让他有种“这都是命运的安排”的错觉。当然了,他知道这不过是Baader-Meinhof效应,只要你开始接触到某个特定事物,你就会发现好像到处都能见到这个事物了。

不过,这确实让他们打开了话匣子,聊了起来。Even开始给Isak推荐一些其他的乐队,然后又变成了推荐电影,然后又说起了他是主修电影专业的,然后又变成Isak说自己是主修理学专业的,最后Isak说起了关于Nas和Baader-Meinhof效应的事情,终于把话题绕回来了。Even看起来很开心,开心得过头了,所以尽管他们是站在门廊里聊了快二十分钟,Isak的心情也没有变得很糟糕。

最终,他们陷入了沉默,这让Isak开始自责,刚才就不应该把话题绕回去的。不过,他也不需要太着急,尽管他此刻非常不愿意离开,但Even过不了多久就总会去他们的餐厅吃饭的,对吧。

“好吧,我不能在占用你的时间了,不然等会儿披萨就凉了,”Isak笑了笑,“我该回家了。”

“你不用回去继续工作吗?”

“不用啦,我差不多——”他看了看表——“十五分钟前就下班啦。不过咱们以后应该还会再见吧?”

兴许是他的语气过于期待,还没等他转过身去,Even就把披萨盒转移到了一只手上,用空出来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手臂上传来的触感让Isak心跳加速,他真是需要好好学学该怎么冷静了。

“你知道,我一个人应该也吃不完这么多披萨,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留下来帮我一起解决?当然如果你想回家的话,也完全没问题。”

好吧。理论上说,他们才刚刚认识,而Even甚至还有可能是个杀人狂,Isak当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就这样因为一个有着不错音乐品味的陌生人说要请他吃披萨就走进人家的家门,可是Isak毕竟是个学生,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免费披萨的诱惑呢?他想了想合租房橱柜里自己少的可怜的存粮,只有一些薯片能吃,至于即食面就吃不了了,毕竟上周他们的微波炉就坏了。Isak打住了自己的思绪,看了看那两个超大的披萨。

“好啊,当然好啊,”Isak接受了。去他的呢,就算Even真的是个杀人狂,Isak至少也能吃饱了再死。“谁能拒绝免费披萨的诱惑呢?”

Even闻言笑了,向后退了几步,侧身让Isak进门。

Isak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

两周后,当Isak躺在Even的床上,结束他此生最棒的一次性事之后,Even开口了,“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情。”

正常来说,听到这样的开场白会让Isak非常惊慌,可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是软软地问,“什么事?”

“Mikael那次替我订披萨纯粹是因为我在大概六个月之前就喜欢上你了,我觉得他应该是被我拖去你们那家店吃披萨吃到要吐了,而且当时我每次都只知道盯着你看,却完全不敢有任何行动,所以他才帮我做了一次助攻。”

————————————————————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