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9)

原作者:Bellakitse

译者:-初笙-

Chapter 9

————————————————————

回家的路上 ,Isak简直幸福得有些目眩神迷。在电车上,两人紧紧靠在一起,Even的手臂环住他的肩膀,呼吸近在咫尺,让Isak的每一寸肌肤、每一缕发丝都能感受到他。他在Isak的耳边低语着,双唇偶尔擦过Isak的耳尖,然后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落下细碎的吻。这感觉就像是Isak终于允许Even向他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而Even早已迫不及待。

每一秒,Isak都无比的享受。

电车到站了,他们笑着跳下车,因为抱得太紧而有些踉跄。

“嘘,”Isak傻傻地笑着,把食指压在唇上,然后打开了公寓的门,“今天周五,所以Eskild肯定出去玩了,但是Linn可能还在她房间里睡觉,咱们最好不要吵醒她。”

Isak转向Even,又露出了一个蠢兮兮的微笑,Even环着他的腰,点了点头。“来吧,我房间在这边,”他带着Even走向了自己的卧室,让Even先进去,然后在他身后跟了进去,关上门靠了上去。

“这就是我甜蜜的小窝了,”见Even正四处打量着他有些空荡的房间,他开玩笑地说着,“我知道这房间看起来挺无聊的。”

Even面向他,露出了一个无比轻佻的表情,“有你在的房间,绝对不可能无聊。”

Isak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笑着说,“真够老套的。”

“真高兴,虽然我们已经接吻过了,但你对我的态度还是没有改变,”Even调侃着走向了他,把他堵在了墙上。他稍稍屈起膝盖,让两人的视线在同一水平线上,呢喃着、双唇蹭着Isak的唇,“如果见不到你那样可爱的翻白眼,我该怎么活啊?”

Isak又翻了个白眼,两人都笑了起来。

Even把额头轻轻抵在了Isak的额前,直直看进那双眼睛,而Isak则因这双蓝色的眸子中此刻只有自己而感到心跳加速。他之前怎么能忽略这个呢?每当这双蓝眼睛看向自己,都让他的血液沸腾起来,然而以前他却不懂这意味着什么,还一味的否认自己动心了。

Even磨蹭着Isak的鼻尖,说道,“你真的太可爱了,Isak,简直就是个完美的人。”

Isak闭上了眼,这太超过了,Even的话语,还有他真诚的声音。他牵起Even的手,带他走到床边,然后爬到了床的中央躺着。而Even也跟着他到了床上,双臂撑在他的两侧,渐渐俯下身去,直直地看着他,表情无比的温柔。Isak想,这胸腔里的跳动,这席卷全身的酥麻,大概就是爱情吧……

----------

第二天早上,Isak先醒了过来,背后温暖的胸膛仿佛一堵有温度的墙,带给他安全感,颈上还有规律性的湿热的呼吸,其实这算不上什么好的体验,但Isak却傻笑着,也紧紧抱住Even环着他的手臂。然而,他其实算是被尿憋醒的,所以还是要起身。他花了些时间,才从Even的怀抱里钻了出来。他拾起地上的两件脏衣服穿上,走出了房间。

上完厕所,他就顺便洗漱了一番,虽然他的心渴望着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次躺进Even的怀抱,但他的胃却抗议着,而这时他才意识到他上一次吃东西已经是在Vilde的抱抱团活动上吃小面包了。她走进了厨房,发现Linn和Eskild也已经起床来找吃的了。

“早啊,”他冲他们打了个招呼,Linn只是有些疲倦地看了他一眼,而Eskild露出的微笑则让Isak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要走进厨房。

“早啊,Isak宝宝,”Eskild的笑容越来越大,他早就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坐在餐桌旁的样子让Isak不由得想起从前每个周六早上他都要对自己进行的一番说教,“睡得好吗?”

Isak闭上了眼,感觉自己一定是脸红了,热气从胸口直升到脸颊上。他还没来得及开口,Linn就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相信他在被他的‘床伴’折腾得累的够呛以后睡得肯定不错,”Linn的声调听起来没有表情那么糟糕,“我靠Isak,你可真是够吵的。”

Eskild啜了口咖啡,闻此啧了一声,漏出了几滴咖啡。他看了眼红发的女孩,然后接着她的话说道,“有时候你说话真的太准确了,Linn,真的。”

Linn耸了耸肩,然后看向Isak,“所以以后这会是常态吗?如果是的话你最好给我买耳塞了。”

Isak瞪着他的两个室友,他确信自己的脸现在已经红得像个煮熟的虾子了。

“是啊,Linn说得对,”Eskild兴奋地鼓了鼓掌,“跟我们说说昨晚的事情吧。”

“这不是我要跟Isak说的,Eskild,”Linn无力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几乎将自己的重心全部放在了流理台上,“我只是想问问他是不是要把这个变成一种常规活动,这样我才知道我需不需要早点追备好屏蔽Isak的动静。”接着,她转了回去,面向Isak,表情还是兴致缺缺,但还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就是那种‘哦天哪,Even!’的动静。”

Isak一手捂住了脸,但他的沉吟声也没有盖过Eskild的偷笑。然后事情就变得更糟了,在他来得及离开厨房之前,他感到厨房里又进来了一个人,不消转身,他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空气安静了几秒钟,Isak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室友们,而他们只是盯着自己身后的人。

“我懂你为什么会那样了,Isak。”Eskild悄悄说了一句,然后笑了起来,身边的Linn则是哼了一声。

“Hi?”Even有些犹疑地打了个招呼。Isak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转过身去面对他,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又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因为面前的人只穿了一条平角裤,而且看起来太他妈好看了,胸口和脖子上还留着些痕迹,这让Isak既自豪又有些尴尬,毕竟他就是这些痕迹的创造者。

“Hi,”Even又重复了一遍,这一边是专门说给Isak的,笑容灿烂,眼角都有了些许细纹,“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然后才想起来咱们是在你的公寓里,所以这应该不会是什么老套的‘你起来之后偷偷溜走’的故事了,”他有些调笑地说着,让Isak翻了个小小的白眼。

“我得起来上厕所,可急了,”Isak笑着回应他,他拉过Isak,揉了揉他的头发。Isak放任他把自己的头发搞得一团糟,然后还不由自主地抱住了Even。Isak忘记了这里还有另外两个人,他此刻只想蜷缩在Even的怀抱里,感受他的触碰。

当然了,Even还有自己的计划呢,他稍稍后退,越过Isak的肩膀看向了房里的另外两个人,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你不打算介绍一下吗,Isak?”

“一定要吗?”他钻进了Even的臂弯,有些气恼地说着,让Even笑出了声。

“可是他们在盯着我们呢,”Even的笑容更大了。

“好吧,”Isak说道,“毕竟你没穿上衣啊,瞧,我也在盯着你看。”

“准确的说,你那不叫盯着,那叫眉目传情,我的gay宝宝,”Eskild受不了了,插了一句话,“当然啦,你这次还是做得不错的。”

“咱们能不能回我的房间待着啊,求你了,”Isak的声音让Even感觉自己都要融化了,然而他还是摸了摸他的手臂,拒绝了。

“你还是先介绍我们认识一下,然后咱们吃点东西吧,我真的饿了,”他说道。

“你们昨天一整晚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当然现在会觉得饿了,”这次是Linn插嘴了。

“哦我的天啊,Linn,”Isak忍不住抱怨了起来,“真的很对不起我们吵到你了,但我真的求你别再说这个了,我会给你买那该死的耳塞的。”

“那么你就是在承认这会变成一个常态性的活动了,”Eskild表情亮了起来,“那你可就必须让我们认识认识了,Isak。”

“好吧好吧,”Isak挫败地同意了,重新转向自己的室友们。Even就站在他的身后,放在他肩膀上的温暖手掌让他感到舒服许多。

“Even,这位是Linn,”他指了指Linn,后者稍稍举起自己的咖啡杯,向Even示意。“还有这个快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的,这是Eskild。”

“Hi,”Isak都能听出Even的笑意,“很高兴见到你们。真的很抱歉我们吵到你了,Linn。”

Linn耸了耸肩,“没事啦,总比Eskild带人回来的时候要好,至少你们没那么多花样。”

Eskild有些气呼呼的,“你不能这样攻击我的那些特殊爱好。”

“我的天,”Isak轻声说着,“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而Eskild只是露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你太夸张了,Isak。”

Isak瞪着他,“如果Even发现我们是这样的一群怪人,肯定会吓得跑掉。”

“他从进厨房以来手就没有离开过你,我觉得你是想太多了,”Eskild毕竟还是观察很仔细的。

“我哪里都不会去的,”Even轻声说道,环抱住了Isak,轻轻吻了吻他的耳尖,“但如果你还不给我吃东西,我可能就要饿到身体机能衰竭了。”

“他们刚刚还说我夸张呢,看看到底是谁夸张啊,”Isak嘟囔着,还是打开了冰箱的门,“吃奄列行吗?”

Even随意地点了点头。

“等等!”Eskild突然打断了他,这时Isak刚刚拿出了四个鸡蛋和一些芝士。“所以你是要给他做饭吗?你确定?”Eskild的眉毛挑得老高,“你居然有勇气做饭了?这一定是爱情的力量。”

Isak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他不敢去看Even,虽然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你是没事做了吗,Eskild?”

Eskild刚张开嘴,Linn就站直了身子开口说道,“他当然有事,”她抓住了Eskild的胳膊,“而且我也要继续去睡觉了,所以现在厨房就属于你了,别太吵啊,Isak。”

Eskild撅了噘嘴,但还是跟着Linn一起走出了厨房,让Isak和Even单独呆在了厨房里。

“不好意思啊,”Isak说着拿出了一个煎锅,“他们确实是比较怪的人。”

“他们挺好的啊,”Even走向了他,替他拿住了锅,放在了炉子上,然后又搂住了Isak,“他们挺有意思的。”

“他们有时候真是挺烦人的。”

“那是因为他们在乎你,”Even更正道。

Isak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确实,虽然是以那种有些让人尴尬的、大哥哥大姐姐型的方式在乎我。”

Even笑了,“而且他们才不会把我吓跑呢,Isak。”

“真的吗?”Isak故作怀疑地问着,然后转身面对Even,双臂环住了Even,手指感受着他发丝的轻柔。

“我现在都已经得到了我最想要的了,你觉得呢?”Even笑着说。

Isak有些羞赧地笑着问,“那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Even的笑容更加温柔了,眼神也藏着无限柔情,他解开了Isak发间的一个结,然后说道,“当然是你。”

----------

填饱了肚子,他们又回到了Isak的房间。Isak此刻无比希望能跟Even一整天都窝在床上,懒懒地什么也不做,然而Even早有打算了。

“我们真的该帮你学学历史了,”Even在半趴在自己身上的Isak额前轻轻吻了一下,说道。

“Even,为什么啊,”Isak哀嚎了一声,然而只换来Even的笑声。

“你不是马上就要考试了吗?”他提醒着,而Isak此刻真是讨厌死他了。

“我不觉得这样就能有用,”Isak试图表现的严肃一些,然而他的声音却毫无说服力,而且一抬头,他就发现Even正笑着看着自己,“那还是请你出去吧。”

Even又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Isak继续道,“我是认真的,我不喜欢你了。”

Even翻了个身,把Isak压在了身下,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承认吧,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喜欢我的。”

Isak噎了一下,还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他贴上了Even的腿,感受着两人肌肤相触的感觉,“真是个自大狂。”

Even的喉咙动了动,俯下身子吻了吻他的脖子,然后轻轻咬住了那一小块肌肤,让Isak忍不住沉吟了一声,这时,他突然在Isak耳边说道,“白金汉宫是在哪位君主即位之后正式成为皇家住宅的?”

Isak眨了眨眼,两眼无神地看向天花板,半晌,才反应过来Even是在问自己问题,“你确定一定要现在考我吗,Even?”

“嗯,”Even回答道,“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

Isak试图亲吻Even,然而却被他躲开了,让Isak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叹息,“我他妈一点头绪也没有啊。”

“答案是维多利亚女王,”Even给出了答案,笑了起来。

“那真是太好了,我相信我考试的时候一定能记得的,”Isak干巴巴地说,“那我们能好好干正事了吗?”

“如果我不尽全力教你,那我还算什么辅导老师呢?”Even调侃道。

“如果你宁愿学习也不愿跟我亲热,那你还算什么男朋友啊?”Isak嘲讽地回击着,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这时,Even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让Isak又有些心慌,“闭嘴,不许说话了。”

而Even怎么可能会乖乖听他的警告呢?他带着那个大大的笑容,眼中闪烁着愉快的光芒,“你刚刚说了男朋友。”

“闭嘴吧,”Isak又开始脸红了。

Even笑着吻了他,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吻,直到Isak脸上那种郁闷不爽的表情消失。他叹了口气,回吻了Even。

“好吧,”Even轻抚着Isak,手指渐渐下滑,“现在咱们不学习了……我的小男朋友。”

“感谢上帝!”Isak嘟囔着,跟Even一起干起了正事。

而这大概是他们之后一段时间内说的最后一段话。

----------

晚上醒来的时候,Isak就如同早上一样,蜷缩在Even的怀里,脖子上依然能感受到Even的呼吸。他微微有些出汗,身上也有些酸痛疲倦,但心情却是雀跃着的,脸上的傻笑怎么也不消失,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个新短信。

读完短信,他小声咒骂了一句,脸上的傻笑不见了。

短信写道:

来自爸比:Isak,妈咪已经自己出去买耳塞了,别担心。

————————————————————

评论(11)

热度(114)

  1. -初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