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17

30 Days of Skam Fic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译者:-初笙-

关键词:pink

Day 17: somebody in here,
it's your birthday.

————————————————————

“Iiiiisak.”

“唔……”

“Isak.”

天还没全亮,但Isak耳畔的声音却怎么都不停下,半梦半醒的Isak把脸埋在枕头里,嘟囔了一句“再睡五分钟。”

“宝贝,不行,你该起床啦。”

Isak轻吼了一声,眨眨眼,一脸的暴躁。这是什么日子?为什么他这么早就被叫起来了而他却完全不想起来?然后他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么不想起床,棉被下酸痛的肌肉提醒着他昨晚和Even做了多久,当时Even坚持要用这种方式为他庆生,两人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这么早就被叫起床了,毕竟今天是——

“生日快乐!”

没错,就是这个。Isak打了个哈欠又躺下了,然后花了简直整整十秒钟来消化眼前的情景:Even穿着短裤和T恤,当然T恤又是偷Isak的,他的笑容无比灿烂,抱了满怀包装得乱七八糟的礼物,口中还叼着一个亮紫色的派对小喇叭。

看到Isak睁眼了,Even就用力吹起了那个喇叭,房间里瞬间充满了巨大的噪音,把Isak最后一丝困意也赶跑了。

“我的天,”Isak说着,手肘撑着上身坐了起来。他试图假装自己还在生起床气,然而装了两秒钟就装不下去了,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起来,“能不能至少先给我来个豪华的‘床上早餐’啊?”

Even摇了摇头,顺便把那个刚刚可能唤醒了整栋楼的小喇叭甩到了地上,然后把礼物都堆在了床尾。Isak看了一会儿,目测了一下盒子的数量和包装,那些礼物盒的包装住大部分不同,而且看起来乱七八糟的,有些盒子上还贴着画有Even涂鸦的报纸,看起来是想掩盖没有被包装到的盒体。Isak知道Even并没有给他准备什么大礼,但光是用这种方式被叫醒就已经让他感到无比的愉悦。对Isak而言,过生日向来不是什么大事,但Even显然不是这么觉得的,而这一点真的太可爱了:因为他比Isak看起来还要激动。

“我最亲爱的十八岁少年,今后你就可以自己买啤酒了,不用再来烦我了。”Even说着爬上了床,吻了吻Isak。

“唔,对不起啦,我才不会放过你呢。”Isak皱了皱鼻子,假装要躲开Even,“你要一直一直替我买啤酒,这是我跟你签订的那份超长的男友合约中的一项,你可别想逃过去。”

“哦,真的吗?”Even调笑着,开始挠Isak,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怎么不记得有这种东西?我怎么不记得啊?”

接下来的几分钟,他们两个人纠缠着笑成一团,然后又吻了起来,直到Even克制住自己,退后一些, 结束了他们的吻。

“嘿,回来!”Isak抗议着,伸手想要抓住Even,不过身体还维持着那个裹在毯子里的舒服姿势,“你要去哪儿?这可是我的生日,我想吻你多久你就要吻我多久!”

“哦是吗?难道这个也是写在那个什么合约里的?”

Isak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等着Even回来继续吻他,因为他知道让Even呆在床上简直太容易了。然而,并没有感觉到熟悉的身体回到自己身边,Isak疑惑地睁开了眼睛,这时一大堆礼物也都被抛在了他身上。

“嘿!”Isak笑着曲起四肢以免自己被砸到,然而始作俑者却丝毫没有一点歉意。

“哦?难道你不想拆开你的礼物吗?反正吻什么时候都可以有嘛。”

好吧,这下Isak倒真的开始有些好奇了。他本来以为那个“秘密派对”就是Even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了,所以这一堆盒子应该也是背着Isak准备的了,而且Even的样子看起来异常期待,说明这里面装的肯定不是新袜子之类的简单东西。不过,Isak也还是个固执的人,所以他坚持索了个吻,才终于坐起身来开始拆礼物。

Even盘腿坐在了他的对面,笑着看他拆礼物。第一个盒子装的是套子,第二个盒子装的还是套子,第三个盒子装的是润滑油,Isak嗤了一声,看来这就是这次礼物的主题了。

“我该跟谁一起用完这么多啊?”Isak嘟囔着,继续着手头拆礼物的动作。终于,这次有了点不一样的,这是个小小的彩虹徽章,和Even别在自己丹宁夹克上的小旗子应该是一对。接下来还有几条巧克力,然后十一小瓶cardamom,接着是几双新的洗碗手套,因为Isak已经抱怨了好几次家里的手套太旧了。这时,Isak发现自己漏掉了一个小小的盒子,他打开一看,发现里面装的是一个鼻夹,就是那种小孩子刚刚学游泳的时候戴的鼻夹。这使Isak想起了他们的第一个吻,忍不住笑了起来。接下来,当他打开了最大的盒子,发现里面装的居然是一件Even的卫衣,而且还是从脏衣篮里直接拿出来的,Isak就真的大笑起来了。

“你总是偷偷穿我的这件衣服,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找机会正式把它送给你,”Even调侃着,脸上的笑容让他的眼角都有了些许细纹,这是Isak最喜欢的表情,看起来能点亮整个宇宙。

"这就没有意义了,我偷穿这件衣服只是因为上面有你的味道,"Isak翻了个白眼说道,不过还是把那件卫衣穿在了身上。这就是全部了,Isak把那些包装都揽在一起,才钻出被窝扑到Even身上,一下又一下地吻着他,然后说,"谢谢你,我很喜欢。"

Even轻轻地点着头,让两人的鼻子摩擦着,Isak多希望能够把Even拉着躺下来,让后在床上腻味一整天,但他们毕竟有事要做,所以他叹了口气,从Even身上爬了起来,挑了挑眉,有些期待地问:"所以,我难道没有生日特别早餐吗?"

"哦,所以你现在又要吃早餐了?你可真是个难伺候的男朋友。"

"是啊是啊,我想吃早餐啦!我估计你从来就没有读过那份男友合约,靠,难道你不知道生日特别早餐是每次生日都必备的吗?"

好吧,Isak确实是在开玩笑,不过他相信今天一定有一份特别生日早餐的,毕竟他都已经看到厨房台面上放着的食物了——有时候房子小一点、能直接从床上看到厨房里的景象也是有好处的。

Even佯装思考了一阵,说,"好吧,我觉得我可以搞点淡奶油华夫饼什么的,毕竟我这么可爱。"

"你最可爱了,"Isak笑了。

"嗯,"Even也冲他温柔地笑了笑,然后下了床,迈开长腿去了厨房,边走边说,"在吃早餐之前,我还要告诉你,其实我还有另一个礼物。"

"真的吗?"Isak假装自己并不知情。他知道Even指的是那个party,虽然他看起来很想把这作为一个惊喜,但他确实没藏好,Isak已经知道晚些时候朋友们都会来了,而且他以为Even不会说的——这时Even已经拿着华夫饼和两把叉子走了过来,但却并没有来到他身边。

"没错,我为你做了部短片。"

Even手里拿着华夫饼站在床尾,一脸骄傲,而Isak则呆住了。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幸运,他一定是用尽了这世间所有的好运才能与Even相遇,每一天他都要为此感激不尽。

"一部短片?"他犹豫地问着,而Even点了点头。

"没错,一部短片,不过你得自己把它找出来,大概是某种形式的生日狩猎了,提示你一下,在YouTube上。"

等等。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Even只是挂着那个蠢兮兮的神秘笑容,转身走回了厨房,在小餐桌旁坐下。Isak蹬开毯子跟着他走了过去,"Even!这不公平!我的天哪你要知道YouTube上有几十亿个视频呢!"

"好吧,那你就需要猜猜它叫什么了,"Even本来想冲他挤挤眼睛,但因为他的笑容太大了,最终他只是眨了眨眼,见此,Isak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Even接着说,"我保证这不会很难的。"

"我恨你,"Isak说着,不过连他自己都听得出自己声音中的喜爱都要满溢出来了。他哼了一声,也坐在了桌边,接过叉子开始思考这部短片的名字可能是什么,甚至开始想象里面的内容会是什么。可能性太多太多了,Isak强迫自己把这些事情先放在一边,好好享受一下早餐,"如果我今天结束之前都没有猜出来,你会告诉我吗?"

"你一定会猜出来的,"Even向他保证。Isak塞了满嘴的华夫饼,瞪着Even,沉默不语。

"我爱你。"

最终,Isak还是开口了。早餐差不多吃完了,Isak还没有从自己男友的优秀中缓过神来。Even闻言笑了,又是那种让眼睛都弯出皱纹的微笑,简直要迷晕Isak。

"我也爱你,"Even伸出手点了点Isak的鼻子,"生日快乐,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