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10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

原作者:Bellakitse

译者:-初笙-

Chapter 10

————————————————————

Even坐在Nissen校园外的长椅上,皱着眉头、牙齿轻咬下唇,看着Isak的短信。

Isak
(7:30)
我妈妈出了点事情,我要出去一阵子,晚点给你打电话。

这就是了,仅仅二十五个字,什么都没说。周日那天,共度了一个愉快的周六后离开Isak公寓时,他就已经有所察觉。Isak吻着他说再见的时候笑容不似平常那么愉快,现在想来,Even真后悔没有早点看出这背后的原因。

“嘿兄弟!”

Even循声抬头,冲脸上挂着大大笑容向他走来的Magnus扯出了一个微笑,他总是这么热情过头了,Mahdi和Jonas则平静地跟在他身后。

“有小道消息说‘evak’这对cp终于做到最后一步了呢,”Magnus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恭喜啊,你跟我们那个暴脾气的朋友之间的这场拉锯战终于胜利了。”

Even挑了挑眉,“哪里来的小道消息?”

“Eskild说的,”Mahdi挤挤眼睛,“说起来,Isak去哪儿了?我们还以为你们在经历了最后一步之后应该会如胶似漆啊。”

Even愣了愣,看着这群朋友们,扫了一眼一直沉默着、但看起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Jonas,然后开口了,“他今天没来上学。”

“你昨晚把他折腾得太累了?”Magnus不怀好意地说,让Mahdi也笑了起来。

“我可不喜欢八卦别人的私生活,”Even玩笑地说着。

“那你就是承认了,”Mahdi笑了,“今天有华夫饼,要不要一起去餐厅吃点东西?”他说着和Magnus迈开了步子,走向了校园。

“我们会跟上来的,”Jonas开口了,两人点点头,先行离开。

Even看着他们渐渐走远,直到他确定他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然后转身看向Jonas,“你都知道些什么?”

Jonas皱了皱脸,Even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语调比自己想象得更凶,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抱歉了,”他嘟囔着,有些后悔。

Jonas摇了摇头,“别在意,兄弟。”

“我能不在意吗,Jonas?”他自己都能感受到语气里的绝望,“星期六的时候我们还待在一起,那一天过的非常完美,结果今天我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说他妈妈出了点事情,他要离开一阵子。他今天还有一个考试呢,到底怎么回事啊?”

Jonas叹了口气,在他身边坐下,他挠了挠那本来就很乱的头发,Even意识到他此刻也非常烦躁,这让他原本就紧张的心情更加不安了,他试探地问了一句“Jonas?”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的妈妈又发病了,而且从医院跑了出来,Isak和他爸爸现在在家陪着她。就我跟他通话的那么短短几秒钟,我都能听到他妈妈在电话那头尖叫的声音。”

Even瞪着Jonas,有些不可置信,“医院就这么让她出来了?”

Jonas耸了耸肩,“她当初也是自愿进医院接受治疗的,如果她现在不想待在那里了,他们也没有权利强行把她留下。”

“那Isak呢?”Even问着,他此刻心情感到无比沉重,为这个早已占据了他整个世界的男孩担忧着。

“我只跟他说了几秒钟的话,”Jonas又叹了口气,“虽然这样说让我感觉很不好,但必须承认,Isak对这种事并不陌生,他这辈子都在处理这种事情,虽然很不容易,但至少已经不陌生了。他妈妈总是会经历这个周期,而他们父子两个——或者说Isak一个人——毕竟他爸爸从来都派不上什么用场——总能把她送回医院,让她接受药物治疗,然后渐渐平静下来。这次的事情有可能是因为她给自己断药了,大概她觉得自己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善了。”

Even理了理头发,叹了口气,“老天啊。”

“是啊,”Jonas回应着,“更令人难过的是,Marianne按时吃药、没有发病的时候真的是个很棒的人,非常棒。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种事情对Isak来说特别痛苦,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妈妈原本可以成为一个多么好的人。”

“我能做什么呢,Jonas?”看着Jonas露出了一个悲伤的微笑,Even就知道自己能做的并不多了。

“现在的话,什么都做不了,”Jonas打断了意欲争辩的Even,接着说道,“Isak需要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他需要帮助的话,他会说的,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会第一个向你寻求帮助。”

“你怎么知道的?”Even说着,想起了那条语义含糊的短信。

Jonas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正的微笑,“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我对他的了解简直就跟了解我自己一样。当这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他一定会非常需要你的,Even,他对你的依赖就和你对他的依赖一样深。”
----------

Even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没有了Isak对于他的日常生活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Sana找他来问她的生物课搭档去哪里了的时候,和他简单交谈了几句。她一听到Isak的妈妈出事了,就露出了伤心的表情,然后保证会替Isak记笔记。走之前,她坚定地握了握Even的手臂,然而不幸的是这并没有让Even感觉好受一点。他站在自己的储物柜旁,视野里还能看到Isak的柜子,这让他的心口感到了一丝疼痛。也许他以前从未意识到,但此刻这疼痛让他明白,自己究竟有多爱Isak Valtersen。

----------

“怎么这么不开心呢?”

Even闻声,从半小时来只字未写的作业中抬起了头,看到了妈妈Clara正倚在他房间的门上看着他。Even扯了个笑容,听见她低声吹了个口哨。

“有这么糟糕吗?”她说着走了进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今天过得不太好,”他承认了,希望这场问话就此打住,然而Clara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是有关Isak吧。”

他看向自己的妈妈,后者不由自主地笑着说,“我喜欢他。”

Even也笑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说道,“我也是。”

Clara扑哧一声笑了起来,Even有些脸红地抬头看着她,而她只是一脸“我懂”的表情,说,“我觉得‘喜欢’这个词对你来讲可能不太够啊,孩子。”

“好吧好吧,”他叹了口气,不情愿地笑了,“我比‘喜欢他’更喜欢他,你满意了吧?”

“嗯,对感情坦诚直接是很重要的,”她故作严肃地说着,然而Even都能看到她眼中的笑意,“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Even深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地吐了出来,接着说出了一切。他的妈妈只是静静地听着,但他能看出,他讲的时间越长,她的表情就越发凝重。当他终于说完了之后,看着妈妈,突然就有了一种回到童年的错觉,就像小时候那样,不论发生了什么,妈妈都能帮他想办法解决。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重重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她轻声说道,“他得多么坚强才能一个人经历这么多事情啊。”

“他真的经历太多了,”Even说着,妈妈闻言也点了点头。Even轻咬着下唇,一个在他脑海中盘旋了一整天的念头此刻越发清晰。

“你说——”他顿了顿,忍住内心的恐惧,“你说他会不会已经够多烦心事要处理了,我和我的这一堆事情对他来讲其实也是负担?”

“Even!”她厉声打断了他。

“不你听我说完,”Even继续道,“他已经要处理这屎一样的人生了,而很显然他还有个不靠谱的爸爸,这已经够他受的了。”

“这确实已经够他受的了,”他的妈妈温柔地说着,Even听了情绪低落了下去,他垂下了头,此刻的无助感堪比他第一次被诊断出躁郁症的时候。然后Clara继续道,“所以,”她伸出温暖而柔软的手捧住了Even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所以如果有你在身边,就能让他在这么多破事中感觉好受一些,你不觉得吗?毕竟你是这么爱他。”

Even的脸红了,但他并没有否认,妈妈见此露出了微笑。正当Even打算感谢妈妈解答自己困惑的时候,他们公寓的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她说着站起了身,“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吗?”

Even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她走出了房间。他低头看了一眼腿上的书,啪的一声合上了它,倒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缓缓地呼吸着。

“我是不是来的时间不太对?”

Even猛地睁开了眼,这次门口站着的不是妈妈,而是Isak。他的头发乱糟糟的,黑眼圈也异常清晰。“Isak,”Even站起身,绕过桌子,站在了Isak的面前。

“我的人生真的太痛苦了,”Isak轻声说着,表情破碎得让人心疼,“你是唯一能让我生活变得好一点的人了,所以我就过来了,会打扰到你吗?”

Even看着眼前的男孩,明明个字已经很高,此刻看起来却是那么小,让他的心又破碎、又盈满了爱意。他向前跨了一步,消除了两人之间最后的距离,紧紧抱住了Isak,感受到领口被Isak的泪水沾湿。“当然不会,宝贝,当然。”

他没再说什么别的,之后有得是时间让他们聊,此刻,他只想紧紧抱着Isak,让他宣泄出这些天的泪水。

————————————————————

译者注:
原作姑娘也很久没有更新了,她前段时间被确诊为白血病,希望能早点好起来。
生命真的是很脆弱的东西,希望我们都能平安健康地活下去。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