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19

30 Days of SkamFic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译者:-初笙-

 

关键词:transformation

 

Day 19: you canlay me down (to dreams of you).

 

注:本篇為day 8的後續,沒有看過前篇的小天使可以先去看完前文,不然可能不知道這篇在說什麼orz


————————————————————

 

Even一发现自己已经导致Isak失眠好几个星期后,就做出了一些改变。首先,那些半夜的噪音消失了,这要么是因为他确实如他承诺的那样把地毯铺了回去,要么就是因为他为了Isak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惯;第二,Isak因此终于能睡个好觉了,这让他的教授对他印象也好了不少,而他的朋友们也开心了不少,因为他不再那么暴躁了。

 

第三,Isak开始在各种时间、各种场合遇到Even了。

 

他们在咖啡店偶遇过,而之前Isak完全不知道Even就在那里打工;他们在洗衣房偶遇过,而之前Isak也从未在那里见过他;他们还在楼下的长椅上偶遇过,在从学校回公寓的电车上偶遇过……Eskild仍旧邀请Even去加入他们合租房的电影之夜,而作为回报,Even就为他们做晚餐,甚至还开始在白天断断续续地给他发短信,说些生活中的小事。这些短信总能让Isak笑出来,有时甚至还会让他有些脸红,因为他的朋友们总是会在看到他蠢兮兮地低头看短息的时候调侃他。

 

几周过去了,Isak不得不承认,他要把对Even的感情从“有些心动”升级为“完全迷恋”了。

 

但是,在Eskild无休止的干扰下,在Linn好像永远都待在合租房里不出门的情况下、在Even的室友Mikael、Yousef和Elias总是跟他待在一起的条件下,Isak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跟Even独处的机会。倒不是说Isak很渴望有这种机会,不过,如果老天愿意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能够静静地盯着Even而不被两人的室友发现,Isak倒是很乐意的。

 

然后,就有那么一天机会来了,Isak不小心把自己锁在了公寓外面。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平时他从来不会忘记带钥匙,然而他的钥匙链好像在他的包里断掉了,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就只找出了公寓大门的钥匙,却怎么也找不到打开他们那户公寓的那把钥匙了。然而,Eskild正在上班,而Linn碰巧回家去了,所以Isak只能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抱着厚厚一摞有机化学课本,没穿外套,而且手机只有百分之二的电了。外面还下着毛毛细雨,所以他真的不想出去找个地方待着,然而就眼下这种情况来看,无处可去的他还是得走出公寓大楼,找间附近的咖啡店,然后拉着Jonas听他抱怨。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这样。Isak还没转身离开自己的那间公寓门口,就突然看到Even从楼梯下方走了上来,而Isak毫不犹豫地就叫住了他。

 

“Isak!嘿!”Even也马上就热情地回应着,看起来他见到Isak还挺高兴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Isak暗自思忖着,毕竟Even平时看起来也总是很热情。Even跳上最后几级台阶,在Isak面前站定,两人的距离有些近,比那种普通朋友之间该有的距离更近,当然,这还是有可能是Isak自己的错觉。“哦靠,被锁在外面了是吧?别担心,我差不多每周都要被锁一次,要不要上去坐坐,等Eskild回来了再下来?”

 

这就是Isak如何第一次走进Even的公寓的故事。

 

这里和Isak的合租房结构差不多,但是装修风格完全不同,甚至让人有种Isak的公寓是在另一个宇宙的感觉。Isak在门口打量着屋子,仔细欣赏着每一处不同:他们在Eskild安了书柜的壁炉位置放了把扶手椅;厨房的方向与他们正好相反,所以冰箱被放在了床边……然而,他们刚一脱下鞋子,Even就径直把他领向了自己的卧室。

 

好吧,Isak想着,他能应付这个的。

 

一走进Even的房间,Isak就有种踏进了某种神圣领土的感觉。过去的整整一个月里,Isak都在脑海中想象着头顶这一小方带来那么多噪音的天地究竟是什么样的,但当他真正踏入此地,却发现其实看起来也很普通。一张大床顶着墙摆放,没有整理过而显得有些凌乱。房里还有几把吉他,Isak敢肯定这就是有几次凌晨三点他听到的音乐的源头。然而,这里并没有什么蹦床,也没有什么钻孔设备,所以Even仅仅靠着这些正常的东西就发出了那么多噪音,这让Isak有些怀疑人生。

 

接着,Isak的注意力就被墙上的画作吸引了,看起来是些信手涂鸦,也有些剪贴画。Even之前说过自己是个艺术家,然而Isak还从未想过他到底是哪方面的艺术家。他靠得近了些,细细端详着,发现那些小漫画真的很好玩。

 

“这些画真的很棒啊!”他说着,看向Even,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而Even也正看着Isak,回了一个微笑。

 

“真的吗?谢啦,这不是我的主业,实际上我是拍电影的,还画油画,不过——好吧,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只有这种信笔涂鸦能让我的大脑安静下来。”

 

Isak明白这种感受。虽然他并不是什么艺术家,但他的脑子也经常陷入一团乱麻而难以控制的状态。

 

“好吧,我挺喜欢它们的。”他的笑容变得温柔,而Even的笑容也因此更加灿烂,让他的眼角都皱出了些许细纹,整张脸更加可爱了。

 

Isak的心瞬间如雷鸣般鼓动起来。

 

“想看电影吗?”Even问道。

 

----------

 

他们之前坐在一起在Isak的合租房里看过不少电影了,但是两人单独相处,肩靠着肩坐在Even的床上看电影,就完全是两码事了。

 

Isak完全没看进去,整个大脑里充斥着Even美好的味道、他温暖的气息、还有每次大笑的时候传来的震动。

 

电影结束了,Even转过头来问,“你喜欢吗?”

 

他这么一转头,两人的脸就挨得太近,太近了。

 

“嗯,”Isak说着,这也不完全是在说谎。整个看电影的过程他都无比享受,虽然他连电影的名字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这部片子很棒,谢谢你。”

 

----------

 

从那以后,Even就更加频繁地给他发短信了,而他们两人偶遇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让Isak几乎有些受不了。每次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Eskild都会露出那副“我懂”的表情,而Isak对此只能干瞪眼。事实上,有时候好像、大概、可能、也许Isak的心动并不是单方面的,但是Isak曾经有过不少次把友好的直男当做对自己有兴趣而闹出过尴尬的事件,而他也从没听Even说过他的性取向,除了有那么一次他提到了自己的前女友,所以Isak对此也并不敢抱太大的期望。

 

一天,Isak正在厨房刷碗,Eskild坐在他身后的小桌子旁缝着一条紧身裤上的小洞,Isak想了想,决定还是装作随意地问出那个他想了很久的问题。

 

他清了清喉咙,头还是没有抬起来,说道,“呃,Eskild?那个,那个Even有没有,呃,我是说,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的,他的性取向?”

 

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然后突然一双手臂从他身后紧紧抱住了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把洗碗池里的水都拨到了Eskild的身上,来不及收回手上的动作。

 

“嗷,宝贝儿!我就知道你爱上他了,我就知道!我对这种事情总是有一种人生导师自带的第六感,对吧?”这可不见得,大概只是因为Isak表现的太过明显了。Eskild继续道,“他没跟我说过他的性取向,但是我可是注意到了他那件性感的不得了的单宁夹克上别着的那个泛性恋旗帜的小徽章,你难道没注意到吗?”

 

Isak当然没有注意到,但至少他还是获得了点有用的信息的。他甩开趴在自己肩上的Eskild,努力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然后嘟囔了几句自己只是好奇,虽然他自己都知道这毫无说服力。

 

不过,当他们又一次在楼梯上偶遇,Even又一次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比普通朋友更近、使得他的手指能刚好划过Isak的手臂时,Isak还是留意到了他夹克上的小徽章。

 

----------

 

这天,Isak正在准备一场挺重要的大考,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一小时后,他从书本中抬起了头,准备吃一袋Doritos,顺便看一眼手机,就发现满屏都是新的短信,而且来自同一个号码。他露出了一个对自己绝望了的笑容,然后点开了短信,看着Even最开始发的那些蠢兮兮的表情包,还有后来关于“晚饭吃了什么”的这些小事的消息,当然,还有对Isak这么长时间不回消息的抱怨。

 

[ 19:02 – 来自: Even 4B ]

我是不是应该对着地板大声放音乐才能让你理我一下?哈哈

 

Isak看完立刻觉得,学习这事儿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 19:13 – 发送给: Even 4B]

我之前没意识到你这么渴望得到我的关注,真是抱歉啦;P

 

最近,Isak开始尝试发一些带有一丁点儿调情意味的短信了,到目前为止,Even对此还什么都没说,所以Isak打算继续这么做,直到他的心思表现的足够明显,被对方察觉。

 

[ 19:13 -- From:Even 4B ]

Isak,你都认识我几个月了,你当然应该知道我总是非常渴望得到你的关注!

 

Even几乎是立刻就回复了,看来他真的是守着手机等着Isak的短信。Isak咬了咬嘴唇,把短信又读了一遍,感觉自己心跳加快了。手指在屏幕上轻点着,想要回复他,然后写完就觉得写得不好,退格,重写。一分钟过后,大概是觉得他回复的太慢了,楼上突然响起了一首流行音乐。

 

Isak笑出了声,把自己整个人抛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就像是自己能透过天花板看到Even。

 

[ 19: 15 – 发送给: Even 4B]

我的天,好啦你得到我的关注了,能不能别放Gabrielle了!要一起玩吗?

 

学习的事儿可以等等再说,人生只有一次,有些事情不做就后悔了,一个这么可爱的男生正竭尽全力想要吸引你的注意,这种事情可不是每天都能发生的,还是抓紧机会吧!这样想着,Isak发出了这条短信。

 

----------

 

音乐声停止了,三分钟后Even就出现在了Isak门口,笑容颇为得意。Isak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领着他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他想独自占有Even的时间,所以必须在Eskild发现Even来了然后霸占他整个晚上之前,把Even带回自己的房间。

 

Even之前来过他房间几次,但还没有久留过。Isak突然就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收拾一下房间,然后慌张地扫了一眼,发现幸好没有留什么脏盘子或是穿过的袜子在显眼的地方,只不过是地上堆满了皱巴巴的衣服和笔记。

 

“呃,所以,”他有些尴尬地开口了,两人站在那里,Even和平常一样离他很近,让他几乎无法思考,“你想做些什么呢?咱们可以一起打FIFA,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或者,呃,我们还可以叫外卖,不过不能让Eskild发现了。”

 

Even看起来有些被愉悦了,笑着看向Isak。

 

“听起来不错,”他轻松地耸耸肩。为什么他完全不像Isak那么紧张?这也太不公平了!Even继续道,“但是我觉得我们坐着聊聊天应该也挺好的啊。”

 

Isak的心脏在胸口猛烈地跳动着,但他佯装自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坐在了他的床上,Even的长腿交叠着摆在被子上,两人的距离刚刚好够他们的膝盖彼此轻触。Even说起了自己电影课上的那些长长的故事,Isak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分神看着Even的神态,醉心于他讲述时手晃动的幅度和夸张的肢体语言。

 

故事讲完了,房间里陷入了沉默。Even看向了Isak,像是在估量着什么,眼神温柔。他的一只手垂了下来,放在了两人中间,之间轻轻搭在了Isak的膝盖上。

 

“对了,你今天很好看,”Even说着,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Isak在脑中骂了一句脏话,然后不顾一切地靠近了Even,捧住了他的脸,吻了上去。

 

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而Even一反应过来就热情地回应了他,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放在他膝盖上的手一路向上,最后停在了他的臀部,Isak又一点点靠近,靠近,直到手臂紧紧缠绕在Even的脖子上,两人最终跌在了床垫上,腿纠缠着,身体也紧挨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几个小时,Isak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整个人都在狂喜的眩晕之中,因为这个吻而感到缺氧,不得不停下喘气。而Even则是用鼻子蹭着他的脸颊,沉吟着。

 

“看起来我确实吸引了你的注意力啊,”Even说着,听起来愉快而餍足,让Isak忍不住笑了起来。

 

整个晚上,他们都腻在一起,而在一夜的缠绵与情话之后,Isak最终还要给Even重新定位一次,这一次,他将“疯狂迷恋的对象”变成了“男朋友”。

 

大概这个定位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变了。

 

————————————————————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