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Love Me Harder(part1)

新年第一翻,獻給小天使和e神

算是半AU,也許在那個有黃色窗簾的平行世界,Even和Isak這樣相愛

(原作大大過了大半個月也沒回復我,就先把這渣翻po上來,有授權以後會補發)

OOC或糖不好吃都怪我

 

原文戳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165364

原作者tech_ftw

最后火车头,食用时请注意(顶锅盖逃。


星期五

未知1(11:20):咱们这群人多久没群聊过了?

未知1(11:21):那就欢迎来到

未知1(11:21):美好人生网聊开放论坛(Besties for Life Open-forum Windows-based MessagingExperience)

未知1:(11:21):简称口我(BLOW ME)

未知1:(11:23):咱们今晚应该还有活动吧?

未知2:(11:25):今晚要干啥?

未知1:(11:25):老兄你……

未知2:(11:26)::D

未知1:(11:27):Even和我会搞点事情

未知2:(11:28):那大家一起来吧

未知4:(11:30):一定去

 

Isak斜眼看着自己的手机,好像这样就能让突然冒出来的群聊看起来说得通一些。

然而这并不能。

在Isak坐在咖啡厅等Jonas等人的时候,他的手机就疯狂地震动起来,简直像是要咬掉他的屁股。起初,Isak以为是Eskild在搞鬼,毕竟他生活中最诡异的事情几乎都与Eskild有关,但是他似乎并不是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而且,当Isak手指划过屏幕上断断续续的聊天时,他就更加确定自己完全不知道这群人是谁了。又进行了几分钟的寒暄和调侃之后,消息停止了。

Isak无聊地想着要不要退出群聊,手指无意识地敲动着手机屏幕的边缘,最终还是觉得退出群聊会对他的手机话费账单好一点儿。Isak手指划过屏幕,按下退出群聊的按钮,正当他准备点击确认键的时候,Magnus冲到了他身边坐下,开始求他借挪威语作业给他抄。

Isak得意地笑了笑,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向后一靠,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里。

 “你要知道,如果你不自己做作业的话,你永远也什么都学不到。”Isak洋洋自得地嘲笑着他。Magnus听到后哀嚎着把自己的头撞向了桌子。

 “没了这个我就要挂科了。”Magnus哀求着,他眼里的疯狂预示着下一秒就要把Isak的作业本拽过来了。

 “那么这就是另一个你应该自己做作业的原因。”嘴上这么说着,Isak却已经倾身去包里拿自己的作业了。与此同时,Jonas和Mahdi也来到了桌边,Isak彻底把那个神秘的群聊忘得一干二净。

 

星期二

Eskil(15:13): 为什么UoO是给成绩最不好的?

Eskil(15:13): 我待她那么好,我把我的灵魂都给了她

Eskil(15:14): 可我唯一得到的就是这屎一样的成绩!

Even(15:16): 考试很难?

Eskil(15:17): 有史以来最难的

Even(15:18): 别担心,我明天还要参加Laerer的考试呢

Even(15:18): 我们可以一起借酒消愁了

 

又看了几天群聊里的对话,Isak已经叫得出群里的人的名字了,除了在他们的交谈中了解到各种各样的信息,他甚至还知道了其中几个的地址。

他们都上的是奥斯陆大学,但是在Elvebakken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Mikael和Even以前是室友,而且都主修传媒研究,而Eskil和Anders主修的分别时生物科学和语言学。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怪癖,不过他们几个相处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Mikael喜欢发布一些像山寨版野生动物纪录片一样的视频。通常来说,主角是Even,他或痛苦或急切地经历着宿醉,最后抬手关掉摄像机,视频就结束了。(Mikael的这些视频为Isak带来了一些罪恶的欢愉,而Even漂亮的眉眼和双唇总在提醒着Isak,这样真的非常非常gay)

Even总是把话题扯到一些晦涩的电影,滔滔不绝直到其他几个人不得不把他踢出群聊才能消停;Eskil总是在说他的女朋友,直到大家用表情刷屏才能制止他;Ander相对来说比较正常,但是一旦有人用了一个比较少见的俚语,他就要开始讲解语言史了。

看起来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了Isak在他们的群聊里。

Isak考虑着是不是该退出。有时候他的手指都已经停在了退出键的上方了,想到这些日子看到的对话却又止不住地发笑,所以他……没有退出。

 

 星期三

Mikael(15:45): 所以说,我和Even星期五会开一个party

Eskil(15:46): Even同意开party了?

Eskil(15:47): 那不会跟你的睡眠时间冲突了?

Even(15:49): 因为Mikael已经跟别人说了

Even(15:49): 而且还没告诉我

Even(15:49): 而我如果拒绝就太混蛋了

Mikael(15:50):  ;_;

Even(15:51): 不过没关系啦,我没事的

Even (15:51):如果玩得太晚,我会让Mikael把人赶走的

Mikael(15:52): 为你做什么都行 (´ε` )♡

 

 “我们应该多交点朋友,交点那种开party会叫我们的朋友。”Magnus说着把头仰在了沙发靠背上,气鼓鼓地向上盯着,就好像天花板怎么冒犯了他一样。Jonas在这个错误的时间点清了清嗓子,让Magnus以为他有什么建议,转向了他,瞪大了眼睛等着他发言。然而Jonas只是摇了摇头。

 “这真是个寂寞的周末啊,伙计们。看起来什么都不会发生了。”Jonas喝了口啤酒。Isak的大拇指在手机边缘摩挲着,把指甲扣进塑料壳的缝里。Magnus又转向了Mahdi,后者给了他一个差不多的回答。

 “Isak,我的老兄,”Magnus开口了。Isak撅起了嘴,这短暂的犹豫让Jonas和Mahdi的注意力也被他吸引了。

 “今晚在Elvebakken有一个party,”Isak含糊而缓慢地说着。在紧接着的沉默之后,Isak又低声地说:“那是个大学的party,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让咱们去。”

 “一个大学的party?你怎么还认识大学生?”

 “是你男朋友吗?”Magnus问。

 “只是一个朋友罢了,”Isak坚定地说,“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party了。”

 “那咱们还等什么?”Magnus说完就喝光了啤酒站了起来。他把没开过的啤酒揽进一个塑料袋里,走向前门去穿鞋。Mahdi就保守一点,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Isak和Jonas,才跟上Magnus。

Jonas还坐在那里。“是Eskild的朋友吗?”

Isak耸了耸肩,他的手掌都出汗了,在裤子上抹了两下。“不是。”

 “我以为Eskild是你认识的唯一一个大学生,”Jonas说道。Isak再次耸了耸肩。Jonas站了起来,在他跟上Magnus和Mahdi之前,最后又给了Isak一个疑惑的表情。

 

星期五

Mikael(21:46): 你们到了没有?

Anders(22:03): 我在路上了,刚刚有点事

Eskil(22:05): 被Elise耽搁了一下,我们马上就来

Even(22:07): 等你们来了party都结束了

Mikael(22:09): 而Even你是出来玩的最差劲的对象

Mikael(22:10): 然而就是

Mikael(22:10): 最差劲的Even

Mikael(22:10): 拯救了我

Even(22:11): 滚

 

 “Hey,小孩子不能进来。”门口站着的人嚷嚷着。那人穿着过紧的T恤,充满肌肉的双臂抱在胸前,这人让Isak想到了保镖之类的人,尤其是他身后的房子里还放着震天响的音乐。

Isak被推到了朋友们的前面,说:“我们是被邀请了的。”

那人嗤了嗤鼻子,“哦是吗,赶紧滚吧。”

Isak皱了皱眉,将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指滚过屏幕上的对话,找到了被标注了UoO的群聊,将手机递给了门口的人,“Mikael邀请了我们。”

那人瞥了眼手机,冷笑一声,但还是让开了,转而加入了门边一群吵闹的男男女女。

 “混蛋”,Isak喃喃自语着,把手机滑进了口袋里,转向了同伴们。

Magnus和Mahdi在经过他身前的时候跟他击了个掌,进门去了,但Jonas却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Isak不清楚自己想不想回答、甚至知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可能问出的问题。在Jonas开口之前,Isak突然转过身,跟随着Magnus和Mahdi进了房子。

 

房子里比Isak想象的更拥挤,音乐声震耳欲聋,入口处通向了一个过道,一侧是厨房,另一侧是一个紧闭的房门。Isak发现Magnus和Mahdi在厨房里喝酒,于是他继续往前走,希望着Jonas会加入他们两个,这样就不会来问他问题了。

过道的尽头是客厅,左侧有洗手间,厅后还有一个稍短些的过道,穿过整个客厅。灯是关着的,但Isak还是分辨出了过道的两侧各有一个房间,他猜那就是Even和Mikael的卧室了。

在他意识到之前,人群已经裹挟着他进入了客厅的中央,周围全是喝醉了的大学生,不停的邀请着他一起跳舞。Isak好不容易僵笑着摆脱了一个高个子金发女孩的纠缠,试图在人群中找到一个出口。

他发现了右手边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试图礼貌地在人群中开出一条路。第三个他试图推开的人却没有动,相反地,他定定地站在Isak面前,充满期待地低头看着他。

Isak认出了那张脸,他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在Mikael的“动物世界”视频里看到那张脸正常的样子。唯一的一次,Even没有看起来醉酒、失眠,或是烦躁,相反地,他的头发被精心打理过,皮肤发着健康的光泽,笑容闪亮。Isak抬头盯着他,而他摇摇晃晃地递过来了一瓶酒。

他的眼角因微笑而有了些细微的皱纹,说道:“你看起来需要喝一杯。”

Isak点点头接受了那杯酒,他不确定如果自己开口说话的话会不会说出什么非常尴尬的东西而使得Even离开。Even伸出了他半空的酒瓶,要与他碰杯,他也伸出了手中的酒杯,敬了一下,喝了口酒。

 “对了,我是Even。”他说道,咧嘴笑了笑。

我们会提供些酒。Even和我会开个party。Even是出来玩的最差劲的对象。

老天,看着Even轻松的笑容以及友好的态度,Isak严重怀疑世界上会有人觉得他不是一个约出去玩的好对象。毫无疑问,Even很帅,帅到每次Isak看着他,都会意识到:没错,我确实有喜欢的类型,我的类型就是Even。

而这个人正在盯着Isak,等着他介绍自己。

 “呃,Isak,我是Isak。”Isak回答道。他迅速灌下去一口酒,以免需要再说些什么。

 “我觉得我以前应该没有见过你。”

 “呃,是的,你确实没见过我。”

Even微微偏头,“那么,你是奥斯陆大学的学生吗?”

 “不是,我是一个Nissen的三年级学生。”Isak说着,在被一个人用力推搡着的时候扮了个鬼脸。他重新开始向墙边那个没有那么拥挤的地方挪去,而Even跟上了他,一步步地跟着。

 “Nissen吗?我本身是Bakka的,但是在几乎快要毕业的时候转学去了Nissen。”

“哦。”

Even继续与Isak以一种醉酒的人会有的轻松氛围闲聊着,而Isak则绞尽脑汁地想着说点什么有趣的话。待在Even身边让他难以思考,所以他只能集中注意力让自己挤出人群,在离开了那群疯狂的人之后长舒一口气。

Isak转身靠着墙,身边有一个摆满杂志的茶几,Even站到了茶几的另一侧,将肩膀撑在墙上,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Isak。“你有朋友一起或者——?”

Isak点点头,视线与Even相接了几秒,就移开了。“哦有的,呃,就是几个听说了这个party的朋友,但是我们现在分开了。”

 “那真可惜。”Even说道,但他的语调和微微上扬的嘴角却暴露出他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安静地站着,Isak盯着地板的时间比看向Even的时间还要多,直到Even清了清喉咙,又问:“你喜欢听什么样的音乐?”

 “反正不是这种,”Isak脱口而出,挥手示意着房间里嘈杂的音乐声,Even笑了。“我,呃,我是个90年代嘻哈音乐迷,喜欢一些,呃,像NWA这样的。”

 “听说过Nas吗?”Isak短暂地犹豫了一下,而Even继续说道,“我有一些他的专辑,我可以借你听听,这样你就可以告诉我感觉如何了。”

 “好啊。”Isak说道,第一次试图抬头与Even对视更久。目光触及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就好似触电的感觉,热量奔腾在Isak的血管里,涌向腹部。当Even越过Isak倾身将手中的酒瓶放在他们身侧的茶几上时,扫过了Isak手背裸露的皮肤,那块皮肤瞬间烧灼起来。

Isak甚至来不及确认这是不是自己的单相思,因为在Even放下酒瓶后,马上改变了自己的姿势,站在了Isak的正前方,他们之间的距离比身后跳舞的男男女女还要近。

Even将自己的一只手撑在了墙上靠近Isak屁股附近的某处,另一只描摹着他下巴的轮廓,眼神随着手所到之处移动着。“你有女朋友吗,Isak?”

 “没有,”Isak用气声说道。为了撑住自己,他整个人贴在了墙上,用迷蒙的双眼盯着Even,膝盖微微颤抖着。

Even微不可见地靠的更近了些,直到他们从胸口到大腿都完全贴在了一起,他的腿伸进了Isak的两腿之间。“那你有男朋友吗?”

Isak的手指麻木地握着啤酒瓶,由于冰冷而慢慢下滑。他将瓶子放在了茶几上,跟Even的摆在了一起,抬起手环绕着Even的上臂,“……没有。”

 “我可以吻你吗?”Even问着,靠得更近了。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让Isak无法自已地盯着他,沉醉在能看到Even明亮眼眸的狂喜之中。

不敢确定自己此刻开口会不会激动地打破了此刻的魔咒,Isak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感觉就像慢动作一样。

Even身体前倾,一只手轻轻扣住Isak的下巴让他不会乱动,目光锁定了他的双唇。Isak的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声,他能感受到Even的呼吸喷涌在自己的嘴唇上,而这让他紧张得胃都绞了起来。

Isak从没和男孩子接吻过。

但是,老天啊,他一直都想试试。

一感觉到Even的双唇压上了自己的,Isak的心就如雷鸣般鼓动着。那感觉就像喝得烂醉时的吻一样慵懒,但Even将自己的手指滑进了Isak的发间轻轻偏过头找到一个更好的角度,但那简直太他妈糟糕了。

Even的手顺着Isak的脖子滑了下来,他分开了两人的双唇,看着自己的手指在Isak的皮肤上游走。他的嘴唇泛着光泽,眼神更加深邃,Isak感受到了一股热量迅速冲向腹部,让自己更加兴奋了。Even微微弯腰,直到自己的呼吸就在Isak的耳旁。

 “想去我的房间吗?”

没等他回答,Even就亲上了Isak耳后的皮肤,手指则轻轻抵在了他的嘴唇上。Even随着音乐轻轻晃动着,但保持着与Isak近得分享呼吸的距离,额头相抵。Isak将自己的手指埋进了Even的头发,着迷于指尖的触感,以及它不再那么整齐的样子。

Even一路向下吻去,这些吻已经让Isak感觉自己要燃烧起来了,然而当Even轻咬着、吮吸着那片皮肤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低吟,靠着墙的身体扭动着,死死抵着Even的脖子,撑住自己的身体。

Isak的头轻轻撞向了身后的墙壁,插在Even发间的手指不可抑制地蜷了起来,而这个举动让他分明感受到自己脖颈上的那一双唇弯曲出了一个微笑的弧度。他失神地望着天花板,直到他越过Even的肩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Jonas,Mahdi和Magnus在房间的那一头发现了他:Jonas瞪大了双眼,而Mahdi和Magnus则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不是很清楚他们是什么意思,Isak只是点点头,而那三个人看到后,就开始击掌庆贺了。

Isak轻咬了嘴唇,喉咙干得像是被塞满了碎石,“好。”

 “什么?”Isak能感受到他喉咙的震颤,紧接着他又用舌头划过他的皮肤。

 “好啊,我想去你的房间。”

Even稍稍后退,向Isak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抬手握住了Isak放在自己颈后的手,将两人的手指紧紧相扣,半拉着他穿过人群,走向他先前看到的那个阴暗的、没什么人的过道。

接进房间,Even显得更加急切了,双手抚摸着Isak的身侧,将他的上衣从裤子中扯出来。有人(可能是Mikael)在Even带着Isak穿过客厅的时候发出了嘘声,而Even只是越过Isak的肩膀向那人竖了个中指,就继续用双唇描画Isak下巴的曲线了。

他们被地毯绊到,有些失去平衡,Isak狠狠撞向了一扇门。Even摸索着找到了门把手,门开了,Isak踉跄着退后了几步,正好给了Even空间把门关上,锁好,然后再次转向Isak。

 “天哪,你真是太他妈性感了,”他轻声说着,在Isak下巴的一侧留下一个吻,鼻子在他的脖子上摩挲着。他拉开了Isak的连帽衫然后用力扯下,任它落在地上,一只手臂环住Isak的腰,让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然后轻舔着Isak的双唇,在这双唇张开的时候,他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呻吟。

两人跌跌撞撞地走进这间灯光昏暗的房间深处,他们的吻越来越湿、越来越深,Isak甚至可以Even这相对安静的卧室里听到两人嘴唇相触的声音,而这让他的血液愈发沸腾起来,指甲掐进了Even发后背。

Even轻叹着停下了那个吻,环在Isak腰侧的手稍稍收紧,将额头靠在Isak的肩上。“操。”

站在房间的正中间,Isak在黑暗中辨认出了房间里的一些东西:门边靠墙放着的一个橱柜,角落里藏着的一个桌子,几乎被长长的窗帘挡住的一个窗边椅。

正当他疑惑Even晚上在哪里睡觉的时候,他的背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向后一瞥,一个伸向Even的床的梯子映入眼帘。而Even手指拂过他衬衫的下摆,意图将它脱下。

在黑暗中,脱掉自己的衬衫并扯着Even的夹克对于Isak来说容易一些。他踢掉了自己的鞋子,手指在解自己的皮带时与Even的手指纠缠在了一起。Even喘着气笑了,抬起Isak的脸带着笑容给了他一个吻。

抽出了自己的皮带,脱掉裤子,Isak转身爬上了梯子,在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等着Even上来。他听到了地面传来一阵沙沙声,木床轻微吱哑了几下,Even爬了上来,双腿横在Isak屁股两侧,压下身子,吻上了他的唇。

Even将手臂伸了出去,在Isak的头顶上方摸索着,啪嗒一声,灯开了。上方的灯光直直地照进Isak的眼睛,让他脸皱了起来,用一只手捂住了眼睛,另一只手拼命地想要关上灯。

 “哦,天哪,对不起对不起,”Even边说边将灯扭向了天花板。灯光亮得足以让他们看见彼此,但不至于照到房间的角落,Isak瞪着那个被固定在床头杆上的小台灯。Even亲吻着他紧蹙的眉头,低声说:“对不起,我平时拿这个灯看书,真的没想到要烧穿你的视网膜,我保证。”

看着Even脸上掠过的阴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放在什么地方、他们穿的衣服有多么少,Isak感觉到了一丝不适应。他不自在地动了动,“我们一定要继续吗?”

 “难道我丑得不忍直视了?”Even问,轻快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戏弄。Isak将头转向一边,Even的手搭在了他未着片缕的臂膀上轻抚着。“Hey,如果你不想开灯,那我们就不开灯。但如果你不想开灯是因为你不希望我看到你的样子,那我就真想问问你有没有照过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

Isak将头转向Even的时候脑袋下的枕头皱了起来,他看向了Even。

 “因为你真的太火辣了,我的意思是,”Even继续说着,嘴角带着微笑。他的手指轻轻拂过Isak的脸庞、耳廓、鼻梁、双唇。“像哈瓦那辣椒一样,像太阳一样,像Vivian和Edward的初吻一样。”

 “我的天,你真他妈是个怪人,”Isak说着,虽然不是特别懂他的意思,但还是笑了起来。

Even也笑了。“我真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Isak在他身下开心地笑了,但Even突然嘘了一声,房间好像一瞬间缩小到只能容纳他们二人,Even将两个人的手指牢牢相扣,把他的手腕按在了床垫上。他舔舐着Isak的嘴唇,轻喘着说:“你还想把灯关上吗?”

随着Even磨蹭着他,薄薄的内裤再也无法掩饰他们的欲望,除了这个正盯着自己的漂亮男孩,Isak再也无法自考任何事情了。

Isak吞了吞口水,试图让自己喉咙不要那么干,“就让它开着吧,至少暂时可以开着。”

 “暂时,”Even无意识地重复着,又一次将两人的双唇紧压在一起。Isak用双脚撑住床垫,抬起自己的胯部,试图得到更多Even挑逗性的摩擦。Even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感到血脉喷张,急促的呼吸更加失去了规律。

鼻子磨蹭着Isak的脸颊,Even分双手一路沿着他的腹部向下探去,勾住了他内裤的边缘,两根手指滑了进去,把一边拉了下去,露出了苍白的臀尖。他的唇停在了Isak的脖颈处,呼出了一口气,“想要我干你吗?”

Isak呻吟着,在Even的身下扭动着,将他拉进了又一个深吻里。Party的音乐声在Even的房外重重地回响着,但Isak唯一能注意到的就是两人唇间的触感和Even在他双腿间的轻颤。

Even抬起身,用腰撑着自己,手指划过Isak的胸膛,“你要知道,那可不能算是一个回答。”

“什么?”

Even在他的胸口一个字一个吻地说出,“你。想。要。我。干。你。吗?”

Isak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

评论(35)

热度(40)

  1. Sue-初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