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Romeo, Romeo Wherefore art thou Romeo?(part2)

本章是Isak的POV

 

Isak很紧张,他有些不安地走在去咖啡店的路上,逃也似地提前了几站下车,试图靠深呼吸平静下来。今天只有他一个人,Jonas在Isak小心翼翼地让他今天回去陪陪家人、不要陪他去咖啡店的时候,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不过Jonas并没有揭穿他,不像其他的几个朋友那样总是没什么心眼地谈论他和Even之间奇妙的化学反应。

 

Even,Even,Even就是他今天独自去咖啡店的原因了。在第一次见到Even之后,Isak就一直不敢再自己去咖啡店了(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不单独去买咖啡也是因为他不想承认自己其实很喜欢那家咖啡店)。Even已经跟他调情一个月了,Isak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但他却一直没有向自己提出约会。后来Isak才明白说不定Even是在等着自己先开口,鬼会知道两个男孩之间到底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规则相处。

 

一般来讲,男生会先开口约女生,但是两个男生的流程应该是什么样的啊?这种不确定性让爱简直成了一种精神折磨,说不定这从头到尾都是他误解了对方的意思呢?他简直花光了自己所有的勇气,来接受自己喜欢男孩不喜欢女孩这个事实,这是因为对Isak来说,男孩跟女孩是不同的,自己只会对前者产生好感;也许也是因为他发现在自己被女孩子拒绝的时候从来不觉得难过。

 

一个月之前,他被Jonas拖着去了一间据说很“新潮”的咖啡店。那一天天气很棒,他却被迫要窝在某个过分装饰的咖啡店里,周围坐着的都是些会花一百克朗买一杯咖啡、听The Smiths的歌、谈论资本主义的种种坏处的人。没办法,Jonas发现他平时都喝速溶咖啡之后,就非要带他来这种地方见识见识。看起来在如今这个世道,速溶咖啡简直能跟谋杀罪画上等号。

 

走进那家咖啡店,他怀疑地环视着周围环境,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真的挺酷的,尽管他肯定不会向Jonas承认这一点。他站在那儿研究着菜单,试图搞明白那都是些什么东西:为什么咖啡总是用意大利文写啊?是意大利人发明的咖啡吗?这是,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维,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雀跃过头了:

 

 “你们好!两位今天想喝点什么?”

 

 “咖啡。”Isak直白地说。这就是家咖啡店,他们不来喝咖啡难道还能喝什么别的东西吗?不过那个人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那你们确实来对地方了,不过这种奢华的万能妙药有很多品种啊,你们想要什么样配方的呢?”

 

于是Jonas就开始嘲笑他了:

 

 “他想要的万能妙药啊,”他戳了戳Isak,“还真是有毒,所以我才带他来这里,让他摆脱那些有毒的速溶咖啡。”

 

 “那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金发男孩柔柔地说,“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你们那种觉得咖啡非要放在镶了珍珠的圣杯里才能喝的人。”

 

“速溶咖啡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不是咖啡。”深发男孩回击道。

 

“法布奇诺是个什么鬼?”金发男孩骂了一句,终于将目光从菜单上移开了。我靠。一看到那个人Isak就倒吸了一口气。他从前见过不少可爱的男孩子,但是这个真的帅得他几乎忘了呼吸。他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大多少,和自己一样有一头金发,但是梳到了后面去,看起来还有些凌乱,个子也很高。而且他看向Isak的时候还眨了眨眼。操。

 

“法布奇诺,我的朋友,差不多就是咖啡界的奶昔。”他笑着回答道。等等,他说什么?

 

 “那为什么不直接叫它咖啡奶昔啊?”Isak有些困惑。

 

“好吧它像奶昔但不是奶昔,它是用咖啡、奶油、调味剂——只有奸商会加这个——还有冰块做成的,这些东西混合以后搅拌成的口感柔滑的美味冰饮就是法布奇诺了。”他这么解释道,虽然在Isak听来跟奶昔没什么差别。

 

“听起来还是像奶昔。”他脱口而出。

 

 “听起来你从来没喝过真正做得好的奶昔,”他戏谑地说着,一脸惋惜地转向了Jonas,“真遗憾你的朋友好像完全误解了这种冷饮。”

 

好吧,看起来今天全世界都要跟Isak对着干了。

 

 “Woow,很抱歉我不是个冷饮迷!”Isak翻了个白眼,“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当然,”那人回答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从基本款开始尝试,你知道的,毕竟你没什么经验。”

 

 “我靠!行了!”男孩哼了一声,“看来我在这件事上就没有什么决定权了,干脆你直接帮我选一个吧。”

 

 “我要一杯白巧克力法布奇诺。”Jonas下了单。

 

 “没问题,”Even打出了订单,“你的名字是?”

 

 “Jonas。”

 

 “好的,你这杯是六十八克朗。”那人手指灵巧地操作着收银机。花六十八克朗买一杯咖啡?这也太过分了。

 

 “那我的呢?”Isak问。

 

 “别担心,你的那杯就算是我邀请你进入咖啡世界的一个礼物吧。”他冲面有疑色的Isak笑了笑。这又算是什么意思?

 

 “好吧,呃,谢啦,虽然我并不觉得咖啡对我来说会有你们描述的那么好。”他耸耸肩。“哦,呃,是Isak。”

 

那人看起来有些不明所以,“什么?”

 

 “点咖啡不是要说名字吗?”Isak挑了挑眉,在看到那人双颊发红之后心中涌起一阵喜悦,“我叫Isak。”

 

 “哦,好的。”

那人走后,Jonas戳了戳Isak。

 

 “我觉得他在跟你跳情啊,”他调侃道。

 

 “闭嘴吧,他才没有呢!”他的脸有些发烫。

 

“好吧那就没有吧,但刚刚我就站在你旁边,而且我明明是咱们两个人里长得更好看的那个。”Jonas笑着说,Isak也随之大笑起来。但他的内心深处,却为那样帅的一个男孩有可能对自己感兴趣而充满了欣喜。

 

最近,他渐渐意识到自己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那家咖啡店,这甚至成为了他和朋友们的一个习惯。那确实是一个小聚一下的好去处,但对Isak而言,这只不过是去看Even的借口罢了。通常Even会亲自来招待他,在不是那么繁忙的时候他们还会站着聊上几句。不了解Nas让他感到有些尴尬,而且Even居然还让他回去Google一下,这就更尴尬了,简直让他的脸红得像是被Even发现自己一直在网上偷偷搜集他的信息,尽管这确实是事实。

 

尽管如此,他还是乐此不疲地在网上搜索着Even,虽然他从Even的工作牌上知道了他的名字,但是这个名字有些大众化了,让他很难缩小范围。所以在一次Even没有上前招呼他们的时候,Isak就问了他的同事,那个金发女孩。她叫什么名字来着?哦,Sonja。他问了Sonja那人的全名是什么,而女孩在听到他的问题之后眼睛都亮了,还露出了一个微笑。不过,她还是装作不知道他问Even全名的用意,好心告诉了他。Even Bech Næsheim。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在网上找到很多信息,这个年代了不用社交媒体,开玩笑吧?不过他还是找到了一个Even高二的时候拍的视频,知道了他比自己大两岁。那个视频真是搞笑得可以,美国队长和普京?老天。然而,即使这样Even还是看起来完美极了,穿着简单的运动衫,带着一顶棒球帽。Isak看这个视频都有二十遍了,知道Baz Luhrman是Even最喜欢的导演之后,他甚至下载了那个人导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来看,简直跟Magnus一样为爱情而自甘堕落了。

 

不过,面对面跟看着Even,跟他聊天就是另一回事了。他看起来确实很酷,不过有一部分就他妈是装出来的了。他确实跟Isak喜欢一样的音乐,但Isak后来发现他居然也听Gabrielle的歌,这让他为自己不知道Nas而感受到的羞愧稍稍减少了一些,毕竟这样他们也算是半斤八两了。

 

 “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喜好并没有错呀,Isak”,他笑着,丝毫不为自己的品味感到害羞。

 

 “那是当然!但是Gabrielle的歌,Even?你认真的吗?”

 

他喜欢看着Even跟不同的人聊天,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自然的开朗与友好,人们总是能被他和他迷人的微笑吸引。他总是笑得很灿烂,眼角都挤出些许细纹,那样的笑容简直能照亮整个房间。不仅如此,他的笑容还很真诚,这种服务行业非常需要友好的态度,而Isak早就习惯了他们做作的态度。但Even是不同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做作,他能让跟他说话的人感受到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当然了,他对Isak的态度确实是不同的,Isak很快就发现Even天生就很会调情,但对Isak调情得最为频繁,这已经明显到每次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都看起来完全是一种旁若无人的状态。这也大概是Jonas得知Isak今天想一个人去咖啡店时没有显得非常惊讶的原因吧。

 

现在Isak已经在路上了,心中一遍遍地梳理着接下来要怎么做,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了巴士,走到咖啡店的。不过,他现在已经站在咖啡店门口了。深呼吸,Isak,你知道他喜欢你的,加油啊!

 

走向收银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站在那里的不是Even,而是Sonja,这让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突然就少了。但是Sonja回头看了一眼,竖起一根手指请他等一等,接着就钻到后面去了。Isak紧张地站着,不停地把重心从一只脚转移到另一只脚。终于,Even从后面出来了。

 

 “Hi,”Isak羞涩地冲他笑了笑,他看起来还是跟平时一样帅。

 

 “今天想喝点什么?”他口中问着,向前靠在柜台上,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所有该说的话他都早已烂熟于心,他要做的只是开口,然而此时他的舌头却完全不听使唤了。

 

“呃,我觉得还是跟平常一样吧。”他最终回答道,感到挫败极了。

 

 “巧克力摩卡,加巧克力,加奶油,加一小杯意式浓咖啡,再洒一点肉桂?”

 

Isak惊讶地瞪大了眼睛,Even笑着说:

 

 “你不会以为我到现在连你平时点的东西都记不住吧?”

 

 “好吧,毕竟我只是最近才开始经常这样点的。”Isak也笑了,心中为Even如此留意自己而感到有些轻飘飘的,他感到自己的勇气又回来了,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Even先开口了:

 

 “稍等一下,马上就做好。”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操。

 

现在Isak真的有些迷惑了,会不会其实Even对自己没那么感兴趣?他到底确定不确定啊?说不定他真的没有喜欢自己。当Even带着那杯咖啡回到Isak面前时,Isak已经失去了勇气,道了声谢就离开了咖啡店。

 

他走上了回家的路,杯子里的咖啡尝起来依旧是那种苦涩的甜蜜。他突然决定:操他的,他们两个人之间一定互相有感觉的,他一定要回去!他丢掉手中的咖啡,迈开步子向咖啡店跑去。他知道自己看起来像疯了一样,在城市的中央狂奔着,但他不在乎,他已经决定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不再躲藏,不再伪装。也许Even会拒绝他,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他不能完全不尝试一下就直接放弃。

他思考得太过专注,差点没认出迎面跑过来的人。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凝视着对方。城市里的一切噪音似乎都消失了,耳中回响着的只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Even正以一种坚定的神情望着他。两人缓缓靠近,在对方面前站定,没有一个人移开自己的视线:

 

“你好呀。”

 

“你好呀。”

 

译者注:作者在故事的结局只留下了一句话,life is now.这一篇AU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对于Isak和Even而言,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Happy Valentine’s Day.愿他们的故事永远没有结局。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