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Lørdag 23:57

原作者:manicExpressive

 

译者注:作者是一个日本妹子,希望我get到了她的意思,虽然文章翻译起来还是感觉有些地方比较生涩XD

 

看到这篇文的时候已经过了Even的生日了,所以这篇翻译算不上是生贺,只是一个日常翻译的小甜饼,祝大家食用愉快 <3

 

Summary:2017年2月11日的晚上,Isak在等着Even二十岁生日的到来。

 

熬夜到凌晨天快亮才睡对于他们两个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总的来说,Isak和Even待在一起时比分开时能够少制造不少麻烦,不管是在手机上还是平时跟人面对面的时候。而Isak如今仍然在试图找到平衡Even和自己一帮好友的方法,最近这两方的事情越来越容易撞在一起,而他乐意无视朋友们对自己和恋人之间的过度依赖发出的善意调侃。好吧,他们当然没有过度依赖对方,他们各自都是健全的人,只是待在一起能够变得更好,而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所以毫不意外地,在二月十一日这个星期六,他们两个人又是腻在一起度过的。他们裹在Isak的被子里,床头灯散发着柔和的光亮,两人耳鬓厮磨,鼻尖相抵,手指描绘着对方颧骨、下巴、脖颈的曲线,轻轻拨开额前的碎发——此刻即是永远,如夜色般温柔。Isak简直要在这样的温存中坠入梦乡,但他强撑着保持清醒,凝视着自己的恋人。

 

他迅速抓起放在Even脑袋后面的手机瞄了一眼:

 

23:57。

 

当Isak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Even的脸上,Even挑了挑眉,露出了疑问的表情。

 

Isak以一种无辜得不能再无辜的表情耸了耸肩:

 

“怎么了?”

 

Even微微偏了偏头,发丝仍留在枕上:

 

“你这是在等谁的电话吗?”

 

Isak又耸了耸肩,将手机放了回去:

 

“差不多吧。”

 

Even呼吸一滞:

 

“躺在我臂弯里的时候居然在等别人的电话,”他搭在Isak腰间的手收了收,以使自己更有说服力,“这真是太糟糕了。”

 

“我可以一心多用的,”Isak厚着脸皮说道。

 

“真的吗?”Even眉毛挑得更高了。

 

这下Isak也装作惊讶了起来,每次Even怀疑那些他自称满点的技能的时候,Isak都会露出这种惊讶的表情。“你居然不信?我在这方面简直是个天才!我甚至能边学习边吻我的男朋友。”

 

 “好吧,你最多坚持一小会儿。”Even想象着那个画面,声音听起来少了几分不快。

 

 “嘿!”Isak轻轻推了推面前无声地笑着的男孩,却还是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

 

 “我不是在抱怨。”Even笑着说。

 

Isak佯装生气,又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

 

23:59。

 

Even叹了口气,拉回Isak的注意力。“难道你的手机比我还有吸引力吗?”他挤得更近了,轻轻将鼻子按在了Isak的面颊上,这让Isak险些把持不住自己。

 

Even的动作让Isak胸口涌起了一阵熟悉的温暖,但他还是尽力让自己点了点头,半是玩味半是挑逗地说了一声:“Mmm,是啊。”

 

“Ouch。”

 

 “好吧,真是对不起。”Isak状似随意地说,“不过你真该看看我那非常迷人的手机屏保。”

 

Even裂开嘴笑了,“哦?真的吗?”

 

 “真的。”Isak努力绷住不让自己笑出来,然而失败了。“我手机的屏保就是这个让我分心的超级帅哥。”

 

 “所以你真的对别人动心了。”这可真是个严肃的话题,然而Even轻快的语调却暴露出他有多么不当回事。

 

 “你如果看到他,就能明白了。”Isak暗示性地说道。

 

 “那他可真幸运。”Even露出的那种微笑永远都能让Isak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感到一阵温热。他从来不敢想象,居然真的走到了这一天,这个宛若电影里走出来的男孩近在咫尺,与他对视的双眼满是柔情。他们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对方,眼神充满了爱意。

 

“那当然。”

 

这次他没有再试图绷住自己的微笑。

 

00:01。

 

哦靠!过点了!

 

毫无预兆地,Isak迅速前倾,在Even的双唇上落下一个吻。他的手终于离开了手机,滑入了Even的发间。而Even沉吟一声,拉过Isak的腰,直至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他任由Isak掌握着这个吻的节奏,享受着那双唇熟悉的韵律。当Isak终于分开了两人的唇,Even的双眼都有些迷蒙了,一时间难以聚焦在男孩的脸上。

 

 “早上好。”Isak的声音有些不由自主的紧张,他清了清喉咙,Even笑了。

 

 “已经是早上了吗?”Even手指沿着Isak的尾椎骨摩挲着,悄悄探进了衬衫里。

 

 “Mmm,”Isak轻轻哼了一声,在Even的唇上落下了一个更加温柔的吻,“生日快乐。”

 

Even怔住了,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有些僵硬,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接着,他笑了,笑意蔓延到了眼睛里,然后散开,眼角的每一个细纹都闪烁着愉悦的爱意,让Isak的每一寸肌肤都因这个笑容而温暖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不对劲儿的原因了?”他的眼神充满了柔情。

 

 “Mmm,”Isak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想做第一个跟你说生日快乐的人。”小脸上带着些许骄傲。

 

听到这句话,Even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真是太甜蜜了,你真可爱。”

 

 “我才不可爱。”Isak发出了一个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轻哼。

 

 “非常惹人喜爱。”

 

Isak又哼了一声,挤了挤Even的肩膀,玩起了他脖子后面的碎发,“你都已经二十岁了,不应该这么说话了。”

 

 “哦?还有这样的规矩?”Even挑了挑眉。

 

Isak舔了舔嘴唇,点点头,但是一开口就没忍住笑意:“是啊,你已经不再是少年了,你现在开始就是个老男人。”

 

Even假装思索了一阵,然后耸耸肩,“好吧,不过鉴于我还有一个性感的小男友,我觉得我可以接受这个规矩。”

 

“Oh my god。”

 

他听出了Even的弦外之音,“所以说从现在开始我要叫你‘daddy’了吗?”

 

Isak脸上嫌恶的表情让他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我可告诉你,要不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早就踹你了。”

 

 “那我可真是幸运。”

 

Isak翻了个白眼,又在Even的嘴角印上了一个吻(虽然他好像并不应得),“那当然,你幸运死了。”

 

Even笑了,“Isak。”

 

 “怎么了?”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日。”

 

 “Wow,到底是谁比较可爱啊?”

 

 “还是你。”

 

 “不。”

 

 “我以为我们已经不能再用‘可爱’这样的形容词了?”

 

 “哦,我还可以的,毕竟我还年轻。”

 

 “好吧我懂了,看起来我会慢慢接受自己变老了的这个事实的。”

 

“Hey, Even。”

 

“怎么?”

 

“我爱你。”

 

他们之间出现了片刻的宁静,却并不显得尴尬。Isak的眼睛闪烁着光亮,凝视着枕头那一边的Even,而Even也以同样的目光注视着他。手掌抚过Isak的后背,Even倾身,在他的唇边落下一个温柔如羽毛的吻。

 

 “……这句话,就是我此生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

 

作者注:我就是想要写一点又可爱又愚蠢的小短篇来庆祝Even的二十岁生日!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合格啦!生日快乐,Even!

 

哦,为了避免我没有解释清楚,在这里再说一下,Isak的手机屏保当然就是Even啦:)

 

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在tumblr上找到我:isakyakiniku.tumblr.com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