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Meeting Place (session 8: Home)

原作者:bellaciao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32573?view_full_work=true

译者:Z_z_萌_


Isak从Jonas家喝完酒,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早上,他原本坚持想让Even跟他一起去的,但是Even拒绝了,“我觉得你应该多花点时间单独跟你的朋友们相处。”

 

Isak解释道,“你是我们唯一会讨论的话题了,我觉得你应该跟我们一起,这样就可以亲自回答他们的一些问题了。”

 

Even笑了,“那我更不应该去了,毕竟这样他们就可以好好说说我的坏话了。”

 

Isak翻了个白眼,“他们都很喜欢你,你明明知道的。”

 

Even微笑着说,“但我总得回家给我妈报个平安让她知道我还没把自己折腾死,别担心啦,咱们很快就会再见了。”

 

Isak叹了口气,还是放他走了。

 

所以此刻,他只能在黑夜中一个人走回家,毕竟他的男朋友是个自私的混蛋,老天他真的好想他,好吧虽然他们才分开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别提这个行吗?Isak什么时候变成这么黏腻的人了?

 

他翻了好久,终于掏出了钥匙,打开家门进去,他的男朋友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笔记本上画着些什么。Even确实说过他们很快就能再见,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他笑了起来,“你好呀,陌生人。”

 

----------(开始陌生人初遇模式)----------

 

“哦你好,我叫Even。”

 

“大家都去哪里了?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Linn说她有个约会,Eskild和Noora不相信她,所以就说要去送她,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有约会。”Even笑着说。

 

“Linn居然有约会?世界末日是不是要来了?”Isak嚷嚷道。

 

“哈哈,随你怎么说吧,说真的你真应该看看她今天的样子,她真的看起来很不错,还精心打扮了一番。”

 

“你认识Linn?”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Isak。”

 

“你到底是什么人,Even?”

 

“我是Eskild的大学同学,他整天跟我说你们的事情,说的我都感觉自己已经认识你了,所以我就跟他说想来见见你,今天他正好请我教他弹吉他,所以我就来了。”Even伸手示意了一下另一个沙发上的吉他,“很显然,他是想弹吉他来吸引我们传媒课上的另一个男孩。”

 

“所以说,你就是他的那帮怪咖朋友之一咯,”Isak也笑了起来,“你在画什么?”

 

“任何事物,一切事物。我也不知道啊,我能画你吗?”

 

“什么?我?不不不,不。”

 

“我知道‘不’是什么意思,你说一遍就够了。”Even大笑着。

 

“你会画画、会弹吉他,你还会做什么?”

 

“我其实还是个好厨子,说不定你也有机会见识一番。”

 

“你知道Eskild在利用你吧?他绝对找了个什么借口让你做他的吉他老师。”

 

“说不定我也在利用他呢?我是因为想见见你所以才来的。”

 

“你想见我?”

 

“是啊,我一直都很想认识你,虽然我总是向Eskild打听你的事,但我总是觉得不够,我觉得我必须亲眼见到你。”

 

“为什么啊?”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我觉得咱们今天一定会弄清楚的。”

 

“我去厨房拿些喝的,很快就回来,你可别趁我不在的时候偷东西啊。”

 

“除了你的心,我不会偷走任何东西的,宝贝。”Even大笑起来。

 

Isak拿着两瓶苏打水回到了客厅,Even见状疑惑地看着他,Isak一脸无辜地说,“怎么?难道你想跟一个未成年人喝酒?”

 

“当然不了。”Even笑着接过了苏打水。

 

----------(结束陌生人初遇模式)----------

 

“你知道吗?要不是有你,Eskild一定会试图撮合我和他认识的每一个人的,绝对会。”

 

“是啊,Eskild很在乎你,他可想让你跟人上个床然后不再那么暴躁了。”

 

“闭嘴吧。说起来,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其他可能的平行宇宙初见方式呢?”

 

“我们可能会在电影院相见,我会聊一聊电影里的场景,做一些精辟的点评,跟你分享我的激动。”

 

“那我估计我应该就是坐在座位上,趁着你喋喋不休的时候偷吃你的爆米花。”

 

“闭嘴吧,你很喜欢我的陪伴的。”

 

“也许吧。又或许我们的初见会是这样,你会在我骑着单车的时候突然跳上单车的后座,你可能会说‘求求你继续骑吧!我惹上麻烦了!求你带我走!’而我只有乖乖服从,因为你的声音是那么的令我难以抗拒。”

 

“我能想象,”Even大笑起来,“又或许会是这样,在一个雨天,为了让你能把伞借给我一起撑而不淋湿我完美的脸蛋,我会走向你,假装我们曾经一起参加过一个party。”

 

“你当时在游泳池里的时候可一点也不担心弄是你的脸。”

 

“如果我能亲到你的话,那在这个雨天的平行宇宙里我也不担心,而且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你的伞还可以成为整个画面的背景。”

 

“你要知道自从你唱过Gabrielle的歌以后就没有什么事情能惊讶到我了。”

 

“好吧,我本来不想提这事的,这是你逼我的。有人跟我说你去年完全沉迷于那首‘I’m yours’无法自拔,甚至有几次还非要别人弹这首歌,你承认不承认?”Even大笑着反击。

 

“我要杀了Jonas!他绝对他妈的完蛋了!”Isak大叫起来,脸涨得通红。

 

“你想让我也给你弹一弹吗?”

 

“操你的,那可是首好歌,我可不想让你毁了它。”

 

“是啊是啊,那是你跟Jonas的歌,我会弹点别的,然后那就是我们的歌了。”Even拿出了自己的吉他放在腿上,弹了起来,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

 

Baby, I'm yours
And I'll be yours until the stars fall from the sky,
Yours, until the rivers all run dry
In other words, until I die
Baby, I'm yours
And I'll be yours until the sun no longer shines,
Yours, until the poets run out of rhyme
In other words, until the end of time
I'm gonna stay right here by your side,
Do my best to keep you satisfied
Nothin' in the world could drive me away
'Cause every day, you'll hear me say
Baby, I'm yours
And I'll be yours until two and two is three,
Yours, until the mountains crumble to the sea
In other words, until eternity

Baby, I'm youuuuurs

 

Isak有些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会有人对一个人爱的这么热烈而深沉?然而Isak就是这么的爱Even,他拿过Even的吉他,轻轻放在桌上,然后捧起他的脸,吻上了他的唇。一瞬间,他们好像飞到了空中,于他们而言再无重力的束缚。良久,他们终于分开,Even仍然轻轻啄着他的唇,笑着说,“那么,我就当做你喜欢这首歌了?”

 

“总比那首‘umbrella ella ella ee e’要好。”

 

“哈哈,那首歌的歌词也很不错啊,You're partof my entity. Here for eternity”Even唱了出来。

 

“这个世界真实太他妈不公平了,如果你的脸已经很好看了,那你就不应该还拥有好听的嗓音,毕竟有些人这二者都没有呢,Evi。同时拥有这两样真是太贪心了。”

 

“我就把这当成一句赞美了,我猜?”Even露出了一个有些困惑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在这么多可能的初遇之中,我最喜欢的还是我们的故事,你知道的。”

 

“Sana把我拉进了kosegruppa的黑名单就为了还给我那些大麻,然后你递了支烟,陪着我,跟我说那些药会让人上瘾的。是啊,这个真是个好故事。”Isak调笑道。

 

“你这样说真是太浪漫了!不过我还在我们中看到了更多不一样的故事。”

 

“你总能用你那永远光明无瑕的思想看清一切,我真想知道你还看到了什么。”

 

“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我们的故事。”Even说着,揽过了Isak的肩膀,两人依偎在了一起。他的右手环住了Isak,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迷恋地摩挲着他的食指。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认为可以导演自己人生的男孩,他在开学的第一天就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另一个男孩身上移开,当那个男孩终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他决定是时候按下自己人生的开机键了。他的第一次尝试壮烈失败了,那时他们在厨房里,他想开口的时候却被人打断了。但是他是那么坚决地想要得到那个男孩,所以第二次,他在水下吻住了他。但是事情并没有一帆风顺地发展下去,生活总有起起落落,他们之间也有误解,但是他还是拯救了那个男孩,而男孩也拯救了他,他们帮助对方一起对抗心魔。而最后,她们解决了一切问题,走在了一起,还在厨房里完成了那个当时没有完成的吻,虽然后来还是被人打断了。你知道的,生活有时就像是有轮回那样。”Even拿起自己的素描本,画下了一个圆的左半边,说道,“这是Isak,”然后画出了圆的右半边,“这是Even。只有我们能让彼此完整,我就是你所需要的那一半,而你也再也无法离开我独自生活。”

 

“就像是灵魂伴侣那样吗?”Isak被这样的Even迷住了。

 

“你相信灵魂伴侣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要说,在遇见你以前,我不相信。”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人拥有命定的灵魂伴侣,那我们一定是其中的一对,Isak,而且在这么年轻就能够相遇,我们也一定是最幸运的。”

 

“你说得对,”Isak笑了,“我们自己的故事也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但是如果一个故事不能以一个如诗般的吻结束,那还算什么好故事呢?”Isak微微偏头。

 

“那就让我们写完这个故事吧。”Even说着,吻住了他的唇。

自此,他们的圈,终于圆满。

 

————————————————————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