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 Cactus (Chapter 1)

原作者:bellaciao

 

译者:Z_z_萌_

 

Summary:Isak从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那些与爱有关的无聊玩意儿,然而有一天,他终于开始相信了。

*灵感来源于一株仙人掌。


Chapter 1

 

Part 1

 

Isak想都不用想就能说出他人生中真正爱着的事物:Jonas,他从高中以来的最好的朋友;Eva,他相处最久的朋友,也是他现在的室友;还有他桌子上的那一株仙人掌,它已经陪伴了Isak整整四年,而且相信还会陪伴他更久。总的来说,没错,就是只有这三样了。谁还需要更多爱的东西呢?

 

他对现状颇为满意,生活并不复杂,他也无意让生活变得复杂。他跟那些被大多数人称为”鸭”的男孩儿鬼混,因为那样比较简单直接,一夜欢愉之后第二天清晨大家就各自忙碌去了,不需要介入情感,不会心碎,没有累赘。什么都没有,太简单了,这就是Isak所需要的。无所期望,无所收获,无所伤感。这句话已经成为了Isak的座右铭。这大概是在经历了家里那些操蛋的事情之后,他的大脑自动生成的某种防御机制。

 

除去那些他为了找人鬼混而参加的party,他的社交圈子着实不大。他跟Eva或者Jonas的朋友们出去玩,甚至有时候还跟他从前的室友出去,但他并不会把这些人称为朋友,而是叫他们”朋友的朋友”。好吧,他好像确实有点铁石心肠,但他已经在试着不伤害别人了,他不愿得到任何人的期待,以免在无法达到那些期许的时候让他们失望。他在高中的时候已经受过太多伤害了,父母离婚、渴望新家、出柜……在长久的挣扎之后,他终于坚定地出柜了,而且自那以后,他发誓再也不会让别人痛苦了。一切事物似乎都正常地运转着,直到有一天,有什么事情不一样了。

 

----------


Part 2


Isak现在是一个在奥斯陆大学读生物化学的大一新生,为了能住得离学校近一些,他现在和Eva住在一起。他花了很多时间学习,虽然有时候他并不需要这样,大概是因为他真的享受这个过程吧,学习生物化学大概是他做过最好的决定了。

 

那是期中考后的一天,图书馆里几乎没剩什么人了,学生们都在校外享受着生活,对Isak来说,这就是他独享图书馆的最好时刻。他找到了一张大桌子,然后愉快地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个金发男孩坐在了他的身旁,简直让他有些难以置信,图书馆里那么多空桌子为什么他非得坐在自己身边?他心里咒骂着,瞥了一眼这个刚刚坐下的人。妈的,这个人真是太好看了。他的头发服帖地梳向了后面,穿着一件白T恤,戴着耳机,看起来很陶醉。Isak知道自己已经盯了这个人好一会儿了,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一双眼睛对上了他的视线。

这真是太尴尬了。你被人家发现了,能不能快点把头转过去别再继续傻傻的盯着了。那人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而这让Isak在害羞地转过头之前也回了他一个微笑。老天,任何一个称赞Isak的绿眼睛很漂亮的人都应该看看这个人深邃的蓝眼睛,尤其是再配上那一对酒窝,简直太美了。

 

 

你他妈的在想什么!他质问着自己,试图找回自己的理智。这下好了,他也不能换个地方坐了,因为那一定会让这个人很内疚,而Isak一点也不想伤害别人。所以他直挺挺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待了十分钟,却完全无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不仅仅是因为身边这个男孩太可爱了,也是因为他耳机里漏出来的声音干扰了自己。声音还没有大到让人分辨出是什么歌,但已经很明显会影响到他身边的人了。不能再这样了。

 

“不好意思,”Isak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那人从手中的画板里抬起了头,对上了他的视线,然后摘下了一侧的耳机,等着Isak开口。

 

“你能稍微把音量调小一点吗?”

 

“难道你不喜欢Nas吗?”

 

“Nas?Nas?”

 

“你没听过他的歌吗?”

 

“我当然听过!”Isak在撒谎,太明显了。

 

“看起来可不太像啊。”那人笑了起来。

 

“我完全听不出来你在放什么,只是有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你能把声音调小一些吗?不然我没法专心学习了。”

 

 “那我觉得我倒是应该把声音调大一点,你居然在音乐方面这么没有品位,真应该听听。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会对Nas的歌不感兴趣,他可是这十年来最伟大的艺术家!”

 

“我真不知道你居然还兼职帮他卖专辑,行啦,我买还不成吗?”

 

听着他这句讥讽的话,Even笑了,”我可以让你无偿试听一下,你确定你现在真的必须要学习吗?我以为大家的期中考试最迟也都在上周五结束了。”

 

“我只是很喜欢学这门课。”Isak脸有些红,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想在这个人面前看起来酷一点。

 

“那你会喜欢我在你旁边跟你一起吗?我觉得我们可以买杯咖啡喝,然后我好好给你普及一下我关于音乐的广博知识,这样你的生活就能更有意思了。”

 

“好吧。”犹豫了几秒,Isak同意了。他收拾好了东西,就跟着这个初次见面、甚至不知姓名的陌生人一起走了。

 

“顺便说一句,我叫Even。”那人简直像是有读心术一般,解答了Isak的困惑。

 

————————————————————

 

Part 3

 

Even带着他走到了一家学校附近颇有艺术气息的咖啡店,两人先前聊过几句之后,Isak此刻居然一点也不意外自己从未去过这家店了。这里很安静,环境极佳,Isak祈祷着自己卡里的钱够在这种地方买上一杯咖啡。Even还在等着他找地方坐下,他指着一个角落里的桌子,两人便落座了。那是一张亮棕色的桌子,玻璃台面下画满了素描,有好玩的、可爱的、暗黑的,每一副小小的素描右上角都写着EBN。Isak四处看了一圈,发现其他桌子都干干净净的,有些疑惑地看向了Even。

 

Even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抬起了双手,说道,”好吧被你发现了,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我画的。”

 

Isak也笑了,”我会保守你这个最深处的秘密的,EBN.”

 

“Even Bech Næsheim。”Even说出了自己的全名。Isak轻声重复了一遍,声音微不可闻。

 

“那么,你喜欢喝什么咖啡?”Even问道。

 

“我平时还是更喜欢喝茶一点。”Isak又有些脸红了,为什么他就不能沉着地面对Even呢?

 

“那么我想你该出去了,请吧。”Even装作严肃地说。

 

“好吧,很高兴认识你。”Isak也配合着他站了起来。

 

Even握住了Isak的手拉着他坐下,不过没有再放开,”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让你见识一下这个你从未涉足的人间天堂,就从最美妙的咖啡开始。”

 

Isak挣开了手,心里思忖着”我靠这个人在干嘛”,然而脱口而出的却是”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

 

Even给他点的咖啡并不像他想象得那么糟糕,甚至非常对他的胃口,不过他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毫无意外,跟Even待在一起真的会让他感到时光飞逝,他有那么多令Isak惊叹的事情,他们聊得越多,Isak就越觉得他是个完美的人,老天,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完美呢?

 

Even Bech Næsheim,一个传媒学的大二学生,想要成为一个导演,赢得短片竞赛,而且还很擅长画画,好像是与众与生俱来的天赋。

 

此刻,Isak简直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他的双唇移开,它们也和它们的主人一样,完美极了。

 

“你在盯着我。”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你想要,呃,想不想出去了?”

 

“好啊。”

 

“所以?”

 

“呃,咱们可以去我那儿。”

 

Even并没有回答,而是倾身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在Isak回应他之前便结束了这个吻,”只是想确认一下。”

 

“好吧,不过还有一件事,不要爱上我。”Isak严肃地说,不过他有些不确定Even知不知道他说这话是认真的。

 

“别傻了,怎么可能会有人爱上音乐品味这么糟糕的人?”Even调笑着,不过Isak倒是希望他是认真的了。

 

——————————

 

回家的路明明只需走十五分钟,此刻却看起来格外的长。Isak没有勇气在电车上就跟Even来一个缠绵的深吻,而Even好像也并不想逼他,毕竟他应该不喜欢让别人感到不自在,他能忍住的,对吧?不过当Isak打开了公寓门进去之后马上就被Even推在了门背上啃了起来,这也确实不能怪他太饥渴了,毕竟先前他已经忍了那么久。Isak在接吻的间隙笑着,意识到其实对方也跟自己一样急切,”怎么?”看到他笑了,Even问了一句,不过也不等他回答,就又将Isak带入了一个缠绵的吻中。

 

“谢谢你请我来进来。”Even开口了。此刻两人的双唇都因那些吻而变得有些酥麻,稍稍分开试图平复一下。

 

“是啊,我们不过是才刚刚进来。”Isak指了指他们的位置,确实,两人不过刚刚进房门。

 

“那,就带我看看你的住处吧。”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Isak说着,走向了客厅。”这间房子里还有一个厨房、一个洗手间,走廊右边是我的房间,左边是Eva的房间。”

 

“Eva是?”

 

“我的一个朋友,准确的说,是我认识最久的朋友了。我大概八年前就认识了她,她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了。所以当初她说想跟我一起住的时候,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们这学期开始就住在一块儿了。”

 

“哇哦,要是能见见她就好了,不过我猜她可能不在家。”

 

“她说她今晚不会回来了。”而Isak为此暗自开心,Eva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人,除了她总是期待着Isak能找到一个真命天子然后幸福地生活。她根本不赞同Isak的那些一夜情,而Isak也早已厌倦了两人之间那些关于”爱情”、”真爱”的争执。

 

这世上没人能证明永不磨灭的爱是存在的,虽然童话故事总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作为结局,但谁能说Isak觉得爱不存在就是错的呢?不过他倒是能肯定,欲望是存在的。而对于Isak而言,有欲望就够了。

 

“我们要一直站在这儿吗?还是我们要去你的房间?”Even的问题将Isak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我房里有点乱,提前给你个预警。”

 

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乱。垃圾桶满满当当的,毛巾掉在了地上,衣服丢在桌子上,书本摊开在椅子上。Isak试图稍微收拾一下,把毛巾和衣服丢到了角落,把书本丢到书桌上离他的仙人掌稍远一点的地方,然后打开窗户透气。

 

“你确实该洗洗衣服了。”

 

“我知道,但是我之前没时间。”

 

“又或许你只是个小懒虫,现在还试图掩盖这个事实。”看到Isak因此有些暴躁,Even愉快地笑了起来。

 

“去你的,我没料到你会来,所以根本没时间收拾。”

 

“无意冒犯,但是你这么生活居然还没死真是挺厉害的,你这是进化得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环境了吗?哦我的天,看看,你居然还种了植物!”Even靠近了那株仙人掌,轻轻抚摸起来。”我能明白你有多痛苦,”他冲着仙人掌说道,然后就被刺扎到了,”Ouch!”他的手弹了起来。

 

“真是活该!别想在我的仙人掌面前侮辱我。”Isak大笑起来。

 

“你居然这么喜欢看我痛苦的样子,这太冒犯了,Isak。”

 

“我冒犯你了?明明是你冒犯我了,刚刚你可是叫我小懒虫啊。”

 

“好吧好吧,如果你承认你养仙人掌是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好养的植物、不管环境多差都能活下去,承认的话我就收回我刚刚的话。”

 

“操你的。”Isak说着,但看起来并不生气,事实上这些戏弄挑逗只是让他感到更加渴望得到对方,他俯身向前,吻上了Even,左手的手臂牢牢环住了他的脖子。

 

“我觉得把这房间变得更乱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Even说着,脱下了Isak的T恤。Isak笑着引他走向了那张床。

 

————————————————————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