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 Cactus (Chapter 2)

原作者:bellaciao

 

译者:Z_z_萌_

 

Summary:Isak从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那些与爱有关的无聊玩意儿,然而有一天,他终于开始相信了。

*灵感来源于一株仙人掌。

 

Chapter 2: Do I Wanna Know? 

 

Part 1

 

——————————————————

 

Isak在温暖的被窝中醒来,太阳刚刚升起,他被Even的右手圈在了床上,两人双腿交缠着,Even的头埋在了他的颈窝,他简直就是把Isak当成了一个抱枕,这样的亲密令Isak有些窒息,他想把Even从自己身上推下去一些。

 

这个床明明就他妈是个双人床,你后面还有大把空间呢,赶快滚回去!

 

他尽可能轻地把Even推到了他的那一侧,然后长舒一口气。

 

他开始回想起过去的这一夜,个美好的夜晚。他们做了两次,那真是太美妙了,而且Even直至破晓都仍在轻抚他,相信他和Isak一样,也觉得这一夜是美妙绝伦的。当他们精疲力竭倒头大睡的时候,一切都并不尴尬,当然了,睡着的时候能有什么尴尬的?但是此刻当他清醒过来,却不得不考虑应该如何避免现实生活中马上要遇到的尴尬境况了。

 

Even呢喃了几声,企图靠近Isak,而Isak只能转过身去蜷缩起来让自己的占地面积近可能的小一些,然而只是徒劳,Even还是靠近了他,从背后环抱住他。

 

好吧,现在我成了被抱在怀里的那个了?

 

他扭了扭肩膀,想要从Even的臂弯挣脱出来,但是很显然,他失败了。他只好在心里咒骂了两句,然后就放弃了。

 

你这么好看这么幸运,一定不会遇到那种醒来之后的尴尬境况的。

 

这样想着,他又陷入了梦境。

 

当Isak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是中午,床的另一侧也空了。他先前确实希望Even能自己悄悄离开,来避免任何可能的尴尬境遇,不过现在这样也有一点尴尬,不是吗?他不愿深究这种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毕竟这样的速战速决也挺好的。

 

他穿上一件白色的T恤,套上条灰裤子,走出了房间。接着,他就听到了厨房传来的声响。

 

是Eva回来了吗?哦操,当然不是!那是Even!他在准备早餐,嘴里还哼着一首歌。Isak怔怔地站在门口,整个人都不好了。

 

注意到了门口的Isak,Even走了过来,轻轻吻了他一下,”早安!”他听起来可真是有活力。

 

“Gabrielle?”Isak原本想要问些别的,比如”这他妈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可是有原则的,绝对不伤害任何人,所以他还是先问问这首歌是怎么回事吧。

 

“算是我的一种罪恶而隐秘的欢愉吧。”Even笑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Isak状似无意地说,好吧,他其实更想说”我本希望你已经走了。”

 

“昨天我好像向你夸耀了一番我的厨艺,所以我觉得如果不给你露一手,可能不太有说服力,别忘了,我可是要带你见识人间天堂呢。”Even说着回到了灶台前,继续做着煎饼。

 

“昨天你还向我夸耀了一番你的音乐品味呢!可是现在呢?看起来你哼的可不是什么高端的东西啊,”Isak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调笑别人的机会,”我想我现在对早餐可没什么指望了,来吧!”Isak居然有些享受这样的时光,要知道,他先前走进厨房的时候可绝对没有想到能有除了尴尬之外的感受呢。

 

显然,Even不仅仅能用欲望诱惑别人,也能用他那有感染力的情绪诱惑别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他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聊天对象了,如果Isak愿意的话,应该也会是最好的倾诉对象,幸好Isak并没有倾吐一切的打算,他此刻只想偷走Even盘子里最后一块煎饼。

 

“为什么你不会长胖啊?”Isak真心有些好奇。

 

“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是个好厨子?”

 

“噗,那你还真是谦逊啊。”

 

“不要以为我没有看到你偷吃了我盘子里的煎饼,Isak。承认吧,我就是个好厨子,我不长胖只是因为我经常在Marienlystparken走路。”

 

“看起来我好像又掌握了你的一个秘密。”

 

“可是我却对你心里的那些小秘密一无所知。”Even撅起了嘴,挑了挑眉。

 

“好吧,我觉得你确实是个好厨子。这就是我心底的一个秘密了,求求你一定要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别让别人知道了。”

 

Even大笑起来,”我可真是喜欢你这种——”

 

Isak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打断了他们。

 

Eva *)

15:38

 

我现在回家

需要我帮你带什么吗?

 

  “是Eva的消息,她在回家的路上了,问我要不要她帮忙带点什么。”Isak解释道。

 

“现在几点了?”

 

'15:39'

 

“下午三点三十九分了。”

 

“真的吗?时间过得也太快了!我觉得我该走了。”如果他希望Isak让他留下来,Isak也不会挽留的,他送Even出了门。

 

“很高兴认识你,我想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Even问道。

 

“我们上的可是同一所大学,所以——”Isak如此答道,Even领会了他的暗示,没有进一步索要他的号码。

 

他笑了笑,便转身下楼了。”对了,谢谢你的早餐!”Isak在他身后最后冲他喊了一句。

 

几分钟后,Eva进了Isak的房间,”这真是太奇怪了,我刚刚上楼梯的时候有一个超帅的男生跟我打招呼,说了句”have a nice day, Eva”,他居然还知道我的名字!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头发是金色的吗?”

 

“对对,没错!”

 

“可能是Even,他昨晚在这里。”Isak耸了耸肩。

 

“哦!他真是太帅了,Isak!你可真是好样的!所以,他怎么样啊?”

 

“你还真是从不放弃让我获得爱情的任何机会啊,Eva。他挺好的,不过仅此而已,我跟他不可能有更深一步的发展了。”

 

“可是为什么呀?他看起来真的很不错。”

 

“他确实不错,但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不会让我的生活变得复杂,也不会在结束的时候心碎。我真的不想那样。”我也不能那样。

 

 ————————————————————

 


Part 2

 

Isak正跟Jonas和他的朋友们在一个大学同学聚会上玩,确切地说,他是被Jonas强行拽来这里的,用他的话说,Isak”需要参加社交活动,过正常的大学生活”。说实话,其实他原本并非那么抗拒,他享受着他们的陪伴,喜欢Nahdi对Magnus那些愚蠢问题的毒舌回答,跟他们相处都很轻松。他们不随意评判他的性取向,还在高中的时候帮他反击那些肆意取笑他性取向的人,他们真的是再理想不过的朋友了。不过Isak却并不需要更多这样的真心朋友,他已经有两个了。

 

在他们几个去围观Magnus撩妹的时候,Isak借口离开了大部队,去厨房拿酒,这时一个深色皮肤的姑娘靠近了他。

 

“Hey。”女孩笑着说着,在他身边站定。

 

“Hey。”Isak挤出了一个微笑。

 

“我以前从没见过你,你是这里的学生吗?还是被人邀请来的?哦对了,我叫Elise。”

 

“哦,我叫Isak。我在这儿学生物化学。”

 

“这样啊,我学的是挪威文学,我刚刚看你一个人待在这里,所以想来请你跳支舞。”

 

“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跳舞真的很糟糕,如果你明天还想走路的话,我强烈建议你放弃这个想法然后跑得远远的。”

 

这让Elise笑的不行,她靠得更近了,甚至侵入了Isak的空间,碰了碰他的胳膊说,”你真是太好玩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就站在这多聊聊天。”

 

然而Isak可不太喜欢这个走向,”你要知道,我是个gay,我不希望你误解些什么。”

 

“哦,好吧,”Elise说,”我是说,那太棒了!我一直都想交一个是gay的朋友,他们都超级好玩!”

 

Isak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样也比面对现在的情形要好,或者,至少让Jonas来解救他于水火之中。他在心里暗自祈祷,虽然他也不觉得这样的祈祷能有什么用。

 

不过,在长达十分钟关于对gay的刻板印象的尬聊之后,还真的有人来救他了,但那不是Jonas,而是Even。

 

“Hey,宝贝,我到处找你呢!”他说着环住了Isak的腰,亲了亲他的脸颊。

 

Isak看起来大脑要当机了,所以Even转向Elise继续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带Isak走了,我的朋友们还等着见他呢。”

 

“哦,当然,请吧。”Elise善解人意地说着,看着他们走出了厨房。

 

 “这算怎么回事?”他们一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Isak就甩开他的手质问起来。

 

“你的眼睛刚刚在发出求救信号啊,所以我就来救你了。”Even无辜地说。

 

“哦,这样啊,谢谢你了。说真的我刚刚确实是被困在那里了,我完全说不出口伤害她的话,可是我靠,她简直就是说个不停,我都快要切腹自尽了。”

 

Even笑了起来,”你要知道,别人太喜欢你也只能是你的错,毕竟你今天看起来也太他妈好看了,看看这法兰绒巾和平舌帽。”

 

“你这是又想跟我调情吗?说真的我们上次上床才只是三天前的事情啊。”

 

“而且那一次简直太棒了,想要再来一次有什么错吗?”

 

“你完全可以随便找个什么人的。”

 

“但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点什么,虽然你可能还没有发觉,但是我觉得我之所以会认为那一次那么棒,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这种化学反应,那简直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次了。”Even真诚地笑着。

 

“呃,闭嘴。”Isak脸红了。

 

“我只是想说,我们可以再来一次,然后再一次,再一次。想要享受美好的时光有什么不对呢?你知道的,不谈感情。”

 

不谈感情。Isak无声地重复着。

 

“所以,你觉得呢?”Even在等着他的回答。

 

“好吧。”Isak思索一阵之后,答应了。

 

操他的,反正不谈感情就不会有问题。

 

“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只要你能闭上那张嘴别再废话了。”

 

Even笑着消除了他们之间最后的一点距离,两人双唇相触。Isak拉了拉他的头发,找了一个更好的角度,Even吮吸着他的唇,想让他张开双唇,而他也顺从了,双臂环着Even的脖子,Even的手则握着他的腰。他们吻了好久好久。

 

也许,我们确实挺适合的。

 

“好吧,我觉得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希望你不要被吓到。”在他们终于分开之后,Even开口了,”那边有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Isak转过头去,看到了Jonas,Mahdi和Magnus。Jonas向他竖起了大拇指,Mahdi正在大笑,而Magnus的脸上则挂着那种宛如身处天堂的蠢兮兮的微笑。

 

“Oh,fuck me!”Isak低声咒骂着,尴尬地把头转了回来,额头撞向Even的肩膀。

 

“那就如你所愿了。”Even轻笑着在他耳边低语,让Isak无法抗拒。

 

这也就是为什么接下来的整整一个月他们都待在一起,当然,是在那个”不谈感情”的协议之下。

 

直到一切都失控了。

 

——————————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美好到让人觉得一切都不可能会出错。Isak正听着Illmatic,敲门声响起,Eva走进了他的房间。

 

“你今天要做什么?我应该会顺道去一下Noora那里,你要一起吗?他们都很想你。”

 

“我去不了了,我已经给Even发短信让他过来了。”

 

“哦,那很好啊。所以你们两个现在到哪一步了?”

 

“什么意思?你知道我那个不谈感情的规矩的。”

 

“但是他基本上现在每天都过来了啊。”

 

“我们不去他那里只是因为他还跟他父母住在一起。”

 

“不,我是说你们两个这种如胶似漆的状态都有一个月了,而且他还整天跟你的朋友们一起玩,你们每天也睡在一起,哦别惊讶,我跟你就隔了一条走廊我什么都听得到,而且他还给你做早餐,这是不是太居家太恋爱了一点?”

 

“好吧,我知道我们最近经常在一块儿,但也仅此而已了,不会有事情发生的,Eva。”

 

“放屁。你有没有照过镜子啊?你知不知道有他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看起来有多开心?我只是想告诉你,他真的会是一个超棒的男朋友,Isak。好好想想吧。”

 

“我不想谈恋爱。”

 

“我得说你已经在谈了。”

 

“没有,谈恋爱是要互相有感觉的,但是我们没有。”

 

“你这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Isak。我只是想从好朋友的角度帮你一把,如果我说的都不是真的,那谁会帮你揭开真相呢?你知道的,我只想让你开心。”

 

“我知道,谢谢你。”

 

“好吧,那你们好好玩吧,但下次我一定要拉你去kollktivet。爱你啊,拜拜~”

 

Isak一动不动地盯着墙,整整十分钟,直到Even打电话让他开门,才将他从思绪中扯了出来。

 

 

“怎么了?”一看到Isak的表情,Even就担心地问了出来。

 

“没什么。”

 

“Isak,你现在对我而言就像一本摊开的书一样简单易懂,你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

 

“只是在担心待会儿你又要让我看什么无聊的电影了。”

 

“你可喜欢看那些电影了!”Even笑着脱下了丹宁夹克,随手丢在沙发上,然后坐了下来,”今晚我们要看Mr. Nobody,你绝对会爱上这部片子的!”

 

“好吧我相信你。”

 

...... 

 

 “我靠!这真是又让人迷惑又意外的带感啊。”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Infinite possibilities, as long as he doesn't choose, anything ispossible。”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啊?恐怕我应该早点杀人灭口了。”

 

“你不会的,不信你试试。”Even的微笑更大了。

 

“试就试,Even。”Isak不可抑制地回了一个微笑。

 

Even将两人的鼻尖相抵,”那你想把这个尝试留到床上吗?”没等Isak回答,他就吻了上去,只是轻轻一吻,像是在宣告:在这样一吻之后,你还能抗拒我吗?

 

好吧,又又谁会想要抗拒你呢?

 

现在他们对对方的身体早已无比熟悉,他们知道如何让对方舒服,知道自己那样做了之后对方会发出怎样的声音,知道如何能让对方燃起欲火。他们一天比一天更了解彼此,而且永不餍足。

 

所以,毫不意外地,即使此刻已经是凌晨四点,Even仍然留在他的身体里,口中呢喃着什么,吻着他身上的每一处。去他妈的睡觉,反正明天是周末了。

 

这仅仅是欲望,别无其他。

 

“我要承认一件事情。”两人终于睡下的时候,Even突然开口了。

 

Isak确定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承认什么?”他的内心惊慌起来,难道Eva真的说中了吗?

 

“我有躁郁症。”

 

“哦,好的。”好吧原来是这样。都怪Eva之前给他洗脑,搞得他刚才那么紧张。

 

“好的?”

 

“你现在有吃药吗?”

 

“有啊,我定期看医生,看起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不过有些事情谁也说不准,所以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我很高兴你这么信任我,愿意跟我分享这些,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你知道的,你还是我当初见到的那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精神问题并不是一个人全部的定义。”

 

“能够这么想,你几乎是非常酷了。”Even的手轻轻地抚上了Isak的脸颊。

 

“几乎?”

 

“是啊,非常非常接近的几乎。”Even笑着看着Isak翻了个白眼。

 

Even双手捧住了Isak的脸,吻上他的唇,一下,两下,三下。”怪不得我会爱上你了,你真是太可爱了。”

 

什么?这就真的让事情变质了。

 

“什么?!”Isak立刻把头向后倾了倾。

 

“我靠我居然说漏嘴了。别慌,真的。我没指望你能也对我这么说。”

 

Isak坐起身来,”我说过别爱上我!”

 

“Isak,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的,只能感受它,接受它。”

 

“那你就应该早点告诉我!你说过的,不涉及感情!”

 

“我不会为我自己的感情道歉的,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但我真的不求什么,也不会给你压力,咱们能不能忘了这事然后好好睡一觉?”

 

“我永远都没法接受的,Even。我不想要伤害你,现在结束对我们两个都更好,长痛不如短痛。”

 

“你想要结束这一切仅仅因为我爱上你了?”

 

“你没有爱上我,你只是以为你爱上我了,而这会毁了一切的,真的,结束了。”

 

“可是你不能摒除一个人的感情啊,这他妈算是什么事啊?只有我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Even从床上起身,开始翻找自己的衣服。

 

“你可以留下的,我是说,现在他妈的是凌晨四点啊,这张床能躺下两个人的,还是先睡吧,等你醒了再走。”

 

Even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躺了下去,背对着Isak。难以忍受的寂静。这是这个月以来Even第一次睡在了自己的那一边,这样想着,Isak睡着了。

 

——————————

 

Isak是被一个闹钟吵醒的,”搞什么啊,Even?这他妈是周末!”他说着睁开了眼,早上七点,Even不见了踪影。他自己的手机已经关机了,那究竟是谁他妈设置了闹钟?

 

很显然,Even已经走了,他想着,穿上一件T恤去查看厕所。突然他发现他的仙人掌不见了,取而代之,桌上多了一张留言。搞什么?

 

他拿出手机想打给Even,但是通讯录里却没有EBN这个名字了。短信也没有了,通话记录也消失了,完全没有了Even的痕迹。

 

他冲进了Eva的房间,”Eva,快起来!你有没有Even的号码?”

 

“没有,怎么了?”

 

“我们吵了一架,我跟他说我们应该结束了,而且显然他走之前还把自己的号码从我手机里删掉了。”

 

“哦Isak,你都做了些什么啊?”

 

“我都做了些什么?他妈的他可是偷了我的仙人掌啊!”Isak咆哮着,把那张留言条丢给了Eva。

 

真好笑,你居然说你不想伤害我,那今天凌晨你说的那些话又算什么?你自己不相信感情不代表感情就不存在,如果你想要一个人待着,那你就一个人待着吧。我把你的仙人掌带走了,作为报复。反正不管怎么说,你也不配得到它。

 

————————————————————

作者注:章节题目来自Arctic Monkeys的歌,去听听吧!

hva kan jeg si, min kaktus er en av bestevennenemine :)

(大意:我还能说什么呢?仙人掌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啊)

 

译者注:Arctic Monkeys的歌真的很好听哦,推荐!

评论(8)

热度(62)

  1. 是啊屎啦-初笙-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