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 Cactus (Chapter 4)

原作者:bellaciao

 

译者:Z_z_萌_

 

Summary:Isak从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那些与爱有关的无聊玩意儿,然而有一天,他终于开始相信了。

*灵感来源于一株仙人掌。

 

Chapter 4: I Wanna Be Yours

 

Part 1

 

————————————————————

 

 所有事情都变得有些不同了,不过是往好的方面发展的,就好像一切都终于走上了正轨,一切都有了意义。

 

午夜,Isak从梦中醒来,花了一会才意识到他没有睡在自己的床上,而Even就躺在他身旁。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他无法确定是否还会有机会这样睡在Even身旁,一切都是纯净而未知的,Isak享受这种感觉。他可不会就这样放任时间流逝,像歌里唱的那样“如果生活塞给了你一颗柠檬,那就做一杯柠檬汁吧”。不,这有点不对头,大半夜的他居然还能这么头脑清醒地在心里引用歌词。他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赶出自己的脑袋,然后蜷缩在了Even的胸口,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再次入睡。他知道这样干巴巴地说好像没什么说服力,但他现在只想说,他太想念Even了,想念他身上的味道,他的一切。

 

希望我们不会像其他那些讨人厌的情侣一样无疾而终。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平躺在床上,Even趴在他身上,不停地亲吻着他身上的每一处。

 

“停下来,Even,你发什么疯?我还在睡觉呢!”Isak的起床气确实不小。

 

“你之前确实在睡觉,但是现在你不是已经醒了吗?”Even说着挑了挑眉。

 

“我醒了该怪谁?”Isak说着,试图推开Even,然而却悲剧地失败了,因为Even抓住了他,俯身给了他一个柔软的吻。Isak才不会承认自己一点也不介意每天都这样起床呢。

 

“我们现在不是那种炮友关系了,你知道的,对吧?所以现在赶紧去给我做饭。”

 

“我来叫你之前已经在做了。”这时房间里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声音,那人清了清嗓子说,“如果你们饿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Isak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发现一个中年女子正微笑着看着他,“你好,Isak。”

 

“哦早上好,Bech Næsheim女士!”哇哦,他们看起来真像。基因的力量。

 

“早上好,如果需要找我的话,我在厨房。”Even的妈妈说完就离开了。

 

“这他妈怎么回事,Even?为什么你趴在我身上的时候你妈妈会突然出现在门口?靠!这太尴尬了!”

 

“我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看你脸红的机会,你脸红的样子很好看,下次也穿点红色的衣服吧,这颜色很衬你。”

 

“我希望你妈妈明白刚刚是你在性骚扰我。”

 

“性骚扰你?”Even大笑起来。

 

“是的,而且那绝对是犯罪,你会被逮捕的。”

 

“好吧好吧不想听你瞎扯了,早餐还在等着我呢,你要跟我们一起吃吗?”

 

“你才刚刚成为我男朋友不到十二个小时呢,现在就已经想让我见你的家长了?照这个节奏,我们下周是不是就要结婚了?”Isak总是用调侃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太遗憾了,现在还是冬天,我本来期待着在春天办婚礼的。对了,今天只有我妈妈在家,我爸出去了。”

 

“呃,那你真是会缓解别人的紧张情绪,我真是谢谢你了!”不得不承认其实他确实放松了一些,毕竟刚才Even的妈妈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

 

“好吧,那你是想要害羞地逃走吗?”

 

“说得好像我刚刚在你妈妈面前洋相还没出够一样。”

 

“她挺酷的,真的。如果你不想跟她打照面的话,我们可以出去拿点东西进来吃,她不会取笑你的,虽然我会。”Even说完,Isak翻了个白眼。

 

 “噗。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忍受你的?你妈妈明明看起来那么可爱,也不知道你是随谁。”

 

Isak留下来吃了早餐,正式跟Even的妈妈见了一面,她真的非常可爱,而且做饭也非常好吃,甚至还给Isak讲了一些Even的尴尬小故事——这就意味着Isak接下来可以好好抓着这些把柄取笑Even了,真是美好的一天。

 

 

----------

 

开心的时光总是流逝得飞快,上一周和这一周怎么可能一样都有七天呢?这一周简直像七秒一样短暂,而上周则像七年一样漫长。难道这就是时间的相对论吗?

 

今天又是星期五了,与往常不同的是,Isak打算去参加一个kollektivet的party,这是他搬过来三个半月以来第一次去参加,显然他会带上他的男朋友一起。他简直不敢想象Eskild的反应,一定会很棒的。

 

Noora来给他们开了门,看到Isak的时候真的高兴得跳了起来,在给了Isak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她注意到了Even,于是Isak就为他们介绍了对方,“这是Even,我男朋友。这是Noora,我的前室友。”

 

Even伸出手准备握手,然而Noora直接给了他一个拥抱,“见到你太高兴了!快进来吧!”

 

Kollektivet跟Isak离开之前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现在挤满了他不认识的人,大概是因为他们共同认识的朋友都还没来吧。他四处张望着,想找找Eskild,抓着Even的手腕穿梭在人群之中,然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看起来太正了!”

 

“哦!Linn!最近怎么样?”Isak说着,吻了吻她的脸颊。

 

“除了整天听Eskild念叨你,其他一切都很好。说真的,你不会就是因为他才总是不回来的吧?”

 

“不不,只是因为我之前太混蛋了,我真的非常抱歉。Eskild在哪里?”

 

“他在放音乐呢。”

 

“好的,谢啦Linn,等会儿再聊。”

 

他在角落里找到了正在跟两个女孩聊天的Eskild,他在看到Isak的瞬间就说不出话了,他们只是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对方。Even忍不住问道,“他是你的前男友还是?”

 

“不,当然不是!你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他是我以前的一个好朋友,但是我觉得我得先去跟他解释点什么。”

 

“好吧,那我四处转转去,给你们留点私人空间。”

 

Even离开了,Isak打了个手势,招呼着Eskild跟他走,他们进了Eskild的房间,这大概是当时最安静的地方了。Eskild先开口了,“你是失踪了吗?你真的再也没有回来过!就好像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一样。”

 

“不是这样的,我在外面跟你见过几次的。”

 

“没错,但是你之前就那么搬出去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我们,你知道这会让我怎么想吗?你就这么讨厌我们吗?”

 

“什么?不!我的天哪!真的太对不起了!我没料到你会这么想。你对我而言太重要了,Eskild。你照顾我,教我怎么生活,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你就是我的一切,你简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部分了!但是我以前给自己定了一些很病态的规矩,还自以为是在为了别人好,我到现在才意识到那有多么蠢!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你是想要让我在自己的party上哭出来吗?我的天!过来宝贝,我当然原谅你了。”Eskild用力抱住了Isak,终于,Isak觉得自己回家了。

 

“我跟你说过我有多爱你吗?”

 

“Isak,停下。我有点受不住了,你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吗?”

 

“哈哈,我一旦开始释放自己的感情就停不下来了,那些感情会自己冒出来的。”

 

“这是不是要归功于刚刚那个跟你一起的帅哥?”Eskild笑了。

 

“是啊,可能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吧。我也不知道。我以前那么愤世嫉俗,现在我再也不想那样生活了,我想我开始接受生活的起起落落了。”

 

“我的心脏真的受不住了,你简直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成长得这么快,这让我一下子感觉自己苍老了。”

 

“我跟我妈妈谈过了。”Isak脱口而出。在他经历家里那一堆狗屎的时候Eskild一直陪在他身边,他理应知道这个好消息。

 

“真的吗?”Eskild看起来有些惊讶。

 

“是啊,她现在开始吃一些新的药了,情况明显好了很多。我过段时间就会去她的新住处看看她。对了,我还给我爸爸发了短信,他也挺想见我的。我想我终于可以好好听听他们的解释了。不管怎么说,发生了的事情都已经没法在改变,我也应该试着接受现实。”

 

“这真是太棒了,Isak,我真的为你骄傲!”

 

Isak冲他笑了。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或许是时候回去party了。

 

“所以你就打算待在这里然后把你那个超级帅哥男朋友留在外面被人觊觎?走吧咱们出去吧!”

 

Isak在厨房里看到了正在跟几个女孩子聊天的Even,她们靠的太近了,不论Even说什么都笑得特别大声,显然她对Even有意思,然而Even却看起来兴致缺缺。

 

这次他和Isak的处境对调了,看来是时候让Isak还当初Even帮他解围的那个人情了。

 

“嘿,宝贝。”Isak上前轻轻吻了一下Even,“你想提前开溜了吗?”

 

“非常想。”

 

----------

  

Part 2


回家的路上,他们手牵着手走着,这一切对于Isak而言都是全新的,但他不打算退缩,因为这并不可怕,毕竟有Even在身边。

 

 “你的朋友们确实挺酷的,要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那种没什么朋友的壁花少年。”

 

“壁花少年?你认真的吗?”

 

“是啊,那时候大家都考完期中考试出去浪了,你却还在图书馆学习。我就想可能你是没有能够一起出去玩的朋友,所以坐在了你身边想帮帮你。”

 

“我就知道有鬼!当时图书馆明明那么空,你却非要坐到我旁边。”

 

“是啊,我还在考虑要怎么跟你搭上话,没想到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是啊是啊,我是不是还要感激你不知道图书馆需要保持安静的规定,这样给我提供了一个让你调小音量、跟你搭上话的机会?”

 

“毕竟我不知道你是那种会在考完试还愿意学习的书呆子啊,不然我当然不会去打扰你。”

 

“一个整天讨论电影和美学的人居然说我是书呆子?”

 

“好吧,之后我就意识到你不是那种壁花少年,你分明是要把自己伪装成一棵仙人掌。”

 

“仙人掌?”

 

“是啊,你总是想要表现得很强大,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你在自己身边筑起了一道高墙,不让任何人靠近,这不就像不怎么需要阳光雨露的带刺的仙人掌吗?”

 

“我还从来没这么想过我的仙人掌,好吧,我想你是对的。但是你改变了我呀,我是说,你让我想要变得更好,我不想像以前那样强大而孤独了,我想跟你在一起,展现我所有的脆弱。”

 

Even停下了脚步,两人牵着的手让Isak也停了下来,Even说,“我希望我没有伤害到你,我真的很爱你。”

 

“我也爱你。”Isak害羞地说。

 

他们凝视着彼此,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直至两人鼻尖相触,“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从来没有,”Even又说道。

 

“我也没有。”Isak耳语道,终于两唇相碰,吻住了对方。

 

良久,二人终于分开,Even又握住了Isak的手,继续走着,“所以,你准备好要告诉我呢心里一直藏着的那些秘密了吗?”

 

“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就从仙人掌开始?”

 

“你为什么对我的仙人掌这么着迷?”

 

“真好笑,你居然说我对你的仙人掌着迷,看看你自己。”

 

 他们一起大笑起来,此刻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充满欢笑。

 

 

----------

 

 

后记:仙人掌的故事

 

 仙人掌是Isak十五岁的时候收到的一个礼物。那年夏天他还没上高中,前一个周二是妈妈的生日,他和爸爸一起去给她买了生日礼物。Isak给妈妈买了一株漂亮的兰花,因为那让他想起了妈妈情绪好的时候的样子,而他希望他们家可以回到那样的美好时光。


一开始,Isak的妈妈很高兴,但是她很快又陷入了精神恍惚的状态,三天后,缺乏照料的兰花就全死了。


他的爸爸向他解释说兰花是非常脆弱的植物,需要每天浇水、晒太阳、悉心照料,但是妈妈那几天没顾得上照顾这些小生命。Isak不停地哭,难过极了。


一周以后,妈妈给了Isak一株仙人掌,“这是我送给你的,儿子,我知道我之前情绪很糟糕,让你感觉不好,真的很对不起我也拿自己没办法。你可以把这棵仙人掌当成你的朋友,我不在或是我情绪不对的时候它就可以陪伴你了。在那些糟糕的日子里你只要看着它,就知道我会永远爱你,即使我精神恍惚自己都无法察觉。”


从那以后,这株仙人掌就一直陪伴着他,从未离开。


————————————————————

 

(全文完)

 

译者最后想说:

第四季开始啦,evak还是一如既往的甜甜甜,真是要官方逼死同人了,希望接下来还能和大家一起喜欢两个天使,比心<3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