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4)

[原作者已授權]


原作者:Bellakitse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86633?view_full_work=true


译者:Z_z_萌_

 

Chapter 4

 

————————————————————

 

"百年战争发生在哪两个国家之间?"Even问完后看着Isak眯起眼睛,试图回想起答案,他的双眼之间出现了一道小小的沟,然后眉头越皱越紧,因想不起答案而一脸失望。最后,Even看他实在答不上来,就报出了答案,"发生在英国和法国之间,是在中世纪的事情了,从公元1337年到1453年,持续了116年。"

 

"我恨历史!"Isak吼着把笔甩在桌子上,头往后一仰,一脸挫败地盯着图书馆的天花板。Even看着他,注意力全被他那纤瘦的脖颈吸引了。他今天穿了一个宽领的黑色毛衣,把他的锁骨也露了出来,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小片暗色的雀斑,如同星座般排布着,Even攥紧了手,指甲深深地掐住手掌,才能控制住伸出手触碰那些雀斑的欲望。

 

"真是太无聊了,"Isak对Even此刻的煎熬却一无所知,"谁会打上整整一百多年的仗啊?太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可是有些人就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啊,"Even的回答仿佛在暗示着什么,让Isak微微有些脸红,坐直了身子。Even继续道,"有些国家就是会这样,这场战争之所以打起来,是因为法国的查理四世死后没有子孙,而爱德华三世觉得自己可以通过自己母亲与法国王室的血缘关系成为法国的新国王。"

 

"我怎么可能记得住这些东西啊?"Isak失落地说,举起一只手撩了撩头发。Even的手又开始疼了,因为他实在是他想触碰这个男孩了,可是他却不能,只能通过掐自己的手掌来控制自己。他想知道Isak的皮肤是否和看上去的一样那么柔软,他的头发是否和看上去的那样柔滑。如果抓住他的头发,他会发出声音吗?他的双眼会不会变得温柔而迷蒙?就像今天在走廊储物柜靠近他的时候那样?Even想知道,从他第一次见到Isak,甚至是从他第一次在他朋友们那里听说这个男孩开始,Even就不可抑制地想要知道他的一切。

 

从他第一次听说面前的这个男孩,他就有预感,这会是自己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个人。虽然他也不止一次地从朋友们那里听说Isak是一个多么乖戾的人,而且他见过Isak之后,也算是亲身体验过好几次了,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是听说了一些关于他童年生活的传闻,以及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在学校的原因。很快他就搜集到了很多情报,越来越了解Isak,直到他真的见到了Isak,他才终于有种世界都重新对焦了的感觉。他对这个男孩如此好奇是对的,因为他值得自己这么上心。

 

"Even,你在听吗?"

 

Even眨眨眼睛清空自己的思绪,看着眼前微微有些皱眉的Isak,"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是想问我怎么才能记住这些,你是怎么记住的啊?"Isak幻缓缓重复着自己的话,双眼直直盯着Even,让他的心跳好像有些加速,"你刚刚神游到哪里去了?"

 

"没什么,"Even摇了摇头,"只是在想你今天很好看,这件毛衣很衬你。"然后露出了一个调戏的笑容,在看到Isak翻了个白眼之后他的笑容更大了,即使Isak一脸恼怒,也难掩双颊浮上的两朵红云。

 

"你真是个混蛋,"Isak嘟囔了一句,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课本,试图掩盖自己的窘迫。

 

Even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叹息,"你这样说太刻薄了!"

 

"你那样调戏我才很刻薄呢,"Isak回了一嘴,看到Even对自己挑了挑眉,他的脸更红了,急忙补上一句,"我是说,你那样调戏别人很刻薄,不只是对我,不管对任何人都不好。"

 

Even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也无法克制住笑容,"我不是在调戏你。"

 

Isak嗤之以鼻,"得了吧,你就是。"

 

"我真的没有,"Even争辩道,看着Isak一脸"我才不信"的表情,他真的是很难不笑出来。"好吧好吧,"他让步了,"我确实调戏你了,但调戏的成分没有你想的那么多,因为我真的觉得你很好看。你只是不相信我罢了,还觉得我是在欺负你。"

 

"得了吧,"Isak翻了一个更大的白眼,"那这么说每次你说出这样的话都是因为——"

 

"因为我真的这么觉得,"Even接过了他的话,对一脸震惊的Isak点了点头。"你真的很好看,我可以很大方地告诉你我被你吸引了,现在有问题的是你,是你无法接受我的赞美还觉得那是调戏。"

 

Isak盯了他好一会儿,双唇张张合合,试图重新组织语言。Even状似随意地靠回了椅背上,祈祷着自己现在露出的表情没那么紧张,因为实际上他的心已经紧张地跳得飞快了。

 

"那......谢谢你?"Isak终于开口了,害羞的样子让Even回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他注意到Isak的眼睛变亮了,双颊的颜色从未那么美丽。

 

"不用谢,"Even答道,突然也不知怎么的有些害羞,就好像心思被戳穿了一般。他们沉默着,像是在玩一个比谁先开口的游戏,又悄悄地看向对方,眼神几次撞在了一起,每次都让两人的脸更红一些。终于,Even发出了一声有些自嘲的笑声,"好啦,我们这样真的好好笑啊。"

 

"是你起的头!"Isak条件反射一样地说,看到Even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也笑了。

 

"怎么是我?"Even有些好笑地问。

 

"你刚刚太真诚了,"Isak像是为了让自己更有说服力一样抬起了手,"我们只是十几岁的青少年啊,你知道的,我们哪里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么直白的赞美。"

 

"才不是呢!"Even一脸开心地反击着,Isak别开脸又忍不住笑容的样子让他简直心花怒放,"我就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啊。"

 

"真的吗?"Isak眯起了眼,"那我如果告诉你你也很好看,你能丝毫不尴尬地接受我的赞美?"

 

"当然,"Even耸了耸肩,看着一脸不屑的Isak笑了起来,"要知道你才是会对这种事感觉尴尬的那个,不是我。"

 

"随便吧,"Isak嘟囔着又打开了自己的课本,"那咱们现在能学习了吗?"

 

"当然,"Even也不再取笑他,只是露出了一个微笑,让Isak有些怀疑他怎么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Even静静地等待着,看着Isak的肩膀渐渐放松,开始认真地读书。

 

Even舔了舔嘴唇,带着些期待和愉悦开口了,"所以,你觉得我很好看?"

 

Even用尽了全力才没有笑出来,因为Isak满脸通红,猛地抬了起头。

 

"这就是你刚刚想说的对吧?"Even在看到Isak瞪了自己一眼之后笑得更欢了,"那我真是受宠若惊,谢谢你,虽然我觉得外在美并不是我的全部,不过能被赞美感觉还是不错的,你是想说我的头发还是我的眼睛?人们一般都比较喜欢说这两处。"

 

Isak气恼地低吼了一声,站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等他把自己的椅子推回桌子底下,再瞪Even一眼的时候,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那副笑容,"你真的太臭屁了,Even。"

 

"你是想说你想赞美的是我的屁股吗?人们确实也会赞美这一处。"Even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而且我想说我的真没什么好的,"Even不在意地挥挥手,然后向Isak露出了一个暗示般的笑容,"还是你的更好。"

 

Isak像是被噎住了一样,"我——"

 

Even抓住这个机会站起身,靠近了Isak,愉悦地看着Isak 的眼睛瞪大了,"难道你想否认吗?"

 

————————————————————

 

译者注:最后小天使说的是"You are an ass",原本是要骂Even的,但是被Even强行理解成了赞美,还反过来又调戏了他一次,唉,这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老母亲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