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5)

[原作者已授權]


原作者:Bellakitse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86633?view_full_work=true


译者:Z_z_萌_

 

Chapter 5

 

————————————————————

 

Sana正坐在位子上复习着生物书上关于稳态的一章,Isak走了过来,然后坐下,把头靠在了她的肩上,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叹息。她忍了一会儿,还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你要知道,幸好你已经出柜了,不然你这个动作可就很容易被人误解了。”她随口说道,环视四周,有好几个人都在往他们这边看。“要是你没出柜,那大家说不定还以为咱们对彼此有意思。”

 

Isak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你说得好像这有什么不好的一样。”

 

“这简直太可怕了,”Isak为此瞪了她一眼,而Sana只是调笑地说,“要是人们觉得我有可能会对你那瘦得病态的屁股有意思,那简直会毁了我的名声。”

 

“我只是比较苗条,”Isak抗议道,“而且我魅力非凡,我要是个直男你肯定不能抵抗我的魅力。”

 

Sana嗤之以鼻,看到Isak噘嘴后又忍不住一笑,“那就说说吧,你们昨天的学术约会怎么样啊?”

 

 “Ugh,”Isak又开始呻吟了,还把自己的脑袋砸在了桌子上。

 

“看起来很好啊,嗯?”Sana被愉悦了,“那就都跟我说说呗。”

 

“真是八卦,”Isak枕住了一个手臂,然后把头转向Sana。

 

她耸了耸肩,“反正你终究要告诉我的,还不如我直接问你呢。你们昨天是真的在学习了还是全程对骂又偷偷互瞄?”

 

Isak疲惫地叹了口气,“我们真的学习了,学历史已经快要了我的命了,我没那个精力跟他对骂。”

 

Sana挑了挑眉,有些不能相信。

 

Isak又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们确实发生了点口角,但是没有你想的那么多。”

 

Sana以为Isak还会继续,但是他没有,所以她有些困惑,“这不是挺好的嘛?你们两个人居然能一起学习了,有进步啊。”

 

“是啊是啊,”Isak含糊地说着,让Sana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她坐直了身体,发现Isak都已经不看她了,脸还有些发红。

 

“Isak,”她笑着说,“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Isak在自己的臂弯里嘟囔了几句,然而Sana一句也没有听清,她翻了个白眼道,“不好意思啊,你这样嘟嘟囔囔,我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Isak抬起头有些不开心地看了她一眼,“我说他昨天赞美我了。”

 

“哦!”Sana听了很高兴,然而Isak还是一脸不爽,于是她顺着问下去,“那很好啊,他说了什么?”

 

“那一点也不好,因为他根本就是想要惹恼我!”Isak抗议着,回避了她的问题。

 

Sana狡黠地笑了,“Isak,他说了什么?”

 

一时间,Isak沉默了,盯着Sana,而Sana也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最终,Isak开口了,语气痛苦又纠结,“他说我很好看,而且……”

 

“而且?”Sana继续问着,她有预感不论Isak嘴里接下来会说出什么,都一定特别好玩。

 

“而且我的屁股也很好看,”Isak说完整张脸都变得通红。

 

Sana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她试着憋住笑容,她真的努力尝试了,然而笑容还是无法抑制地从她的唇边展开,然后变成了一阵大笑。Isak则一脸受伤地看着她。

 

“我的天,”Sana喘着气,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真是绝了,这个人太不要脸了,我喜欢!你怎么回应他的?”

 

没想到Isak的脸居然变得更红了,“你做了什么?Isak?”

 

Isak简直带上了点哭腔,“什么都没做,我,我好像尖叫了一下,然后拿着我的东西就跑出了图书馆。”

 

Sana笑得脸都疼了,“你还尖叫了!”

 

“那是一种很爷们儿的尖叫!”

 

Sana对此不置可否,“你真的太好玩了Isak,说真的,还没有哪个朋友给我带来过这么多欢笑的。”

 

“那真是谢谢你了,”Isak吸了吸鼻子。

 

“不不不,我应该谢谢你。”这句话又赢得了Isak的一个瞪眼。

 

“那我们能不再说这个了吗?”

 

“好吧,”她又开始笑了,“我真的忍不住想象那个画面:你从图书馆里跑出来,惊慌失措跟个小兔子一样,就只是因为Even说你的屁股很好看!我的天,我到死都忘不了这个画面。”

 

“你真是个超级烂的朋友,”Isak说道,“又烂又刻薄。”

 

“我以后能叫你小兔子吗?”Sana仿佛毫不受影响,Isak绝望地吼了一声,让她又乐不可支,“好啦好啦,我不说啦。”

 

“你才不会不说了呢。”

 

“好吧你说对了,我才不可能不再提这件事呢,”Sana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Isak盯着她,试图维持自己不高兴的表情,但是在看到她脸上那么开心的笑容之后,也还是无法控制地弯了弯嘴角。“真是个恶魔。”

 

“可能吧,”她随意地说,“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在他毕业之前都一见到他就躲起来?”Isak充满希冀地说。

 

Sana啧了一声,“别这么懦弱。”

 

“我觉得这是自我保护!”他辩解道,“就目前的情况看我完全可能因为尴尬而被自己尬死!”

 

“没这么糟吧?”

 

“我当时可是跑掉了,”Isak提醒她,“他绝对会拿这个是笑话我的。”

 

Sana咬了咬下唇,防止自己笑出来,“也许吧,但是在他这样做之前,你应该运用你的那些小诡计让他自乱阵脚。”

 

“第一,我才不会什么小诡计,”Isak竖起了手指,“第二,谁说我要让他自乱阵脚啊。”

 

“你真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他了,”Sana直截了当地说,在Isak意欲辩驳的时候翻了个白眼,“你这样否认确实很可爱,但是真的够了,是时候面对现实了,你喜欢他,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总是蠢兮兮的,你当然可以说那是因为你受不了这个人,但这纯粹就是浪费时间,所以咱们还是省了这一步吧,现在来好好说说怎么才能让你们俩在一起。”

 

Isak想要辩解,然而老师进来了,要开始上课了。

 

“咱们待会儿再好好说说这个事。”Sana耳语了几句,然后打开了书,结束了这场谈话。

 

----------

 

他们下课了也没有好好聊聊这事,Sana摆摆手走了,丢下了一个因为她的话而脑子里一团乱麻的Isak。他独自走向了自己的储物柜,今天它又不听使唤了,他的人生中真的就没什么能顺他的心意了吗?在他同储物柜斗争的时候,脑子里回响的都是Sana的话,他想要把它们赶出自己的脑海,然而只是让它们愈发清晰。

 

“天杀的,”他冲着储物柜吼道,“让我歇歇吧!”

 

“你为什么总跟这个储物柜过不去啊?”

 

Isak闭上了眼。果然。

 

他转身面向来者,那个造成他这么混乱的祸害正冲着他微笑。

 

“Hey!”Even轻轻地打了声招呼。

 

“Hey!”Isak也轻轻回了一句,努力在Even的注视下不显得那么焦躁。

 

“要帮忙吗?”Even说着,指了指储物柜。

 

Isak后退一步,给Even腾出了位置,柜门打开的瞬间她翻了个白眼,“我的柜子不喜欢我,只喜欢你。”

 

Even笑了起来,靠在旁边的柜子上,Isak则开始翻找东西,“大概是因为你在里面塞了太多东西让它不喜欢你了。”

 

“因为我记了很多笔记,”Isak辩解道。

 

“听起来你还很好学嘛,”Even调侃了一句,而Isak只是冲他笑了笑。

 

他们沉默着,看着对方,然后同时移开了视线。

 

 “听着——”“昨天——”

 

“你先说——”

 

“不,你先——”

 

两人停下了,然后一起大笑起来。

 

Even清了清喉咙,然后站直了身体,这让Isak不得不抬起头看他,“我只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昨天说那些话让你不自在了,我不是有意的。”

 

“我也有点反应过度了,”他耸了耸肩,“你知道的,逃跑什么的。”

 

Even笑了,“你溜得确实很快,让人印象深刻。”

 

“混蛋,”Isak嘟囔了一句,红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如果你还想让我帮忙的话,我很愿意继续辅导你,”Even真诚地说着,“我保证不会再对你的屁股评头论足了。”

 

Isak翻了个白眼,问,“为什么?”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还愿意帮你?”Even明白了他的意思。

 

Isak点头。

 

Even耸了耸肩,“因为你需要啊。因为你有太多东西要复习了而我正好可以帮你,因为——”

 

他突然向前一步,表情温柔,让Isak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此刻突然又想起Sana,她真是什么都知道。

 

“因为,”Even继续道,“因为我喜欢跟你呆在一起。”

 

————————————————————

 


评论(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