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6)

[原作者已授權]


原作者:Bellakitse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86633?view_full_work=true


译者:Z_z_萌_

 

Chapter 6

 

————————————————————

 

跨过走向Even家的最后两级台阶,Isak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在两人在一次轻松的、没有互相攻击的聊天中提起了来Even家补习这个主意,就像Sana说的那样,他们之间开始有些进展了。不过说到底,之前他们都是在公共场合相处,而现在他却站在Even身后等着他开门,然后两人将要共处一室、没有旁人,这让Isak紧张得不得了。

 

“妈妈,你在吗?”Even打开门,冲着里面喊了一句,然后脱鞋走进门,Isak紧随其后,顺手把外套挂在了Even的旁边。

 

“她好像不在家,”Even转身冲Isak说,“一般她这个时候都在的。”

 

“只有你们两个人住这里吗?”Isak说着,解下了围巾。

 

“是啊,”Even点点头,“我父母分开有一段时间了,我跟我妈妈住在一起,她都是在家工作的,所以我才说他一般都在这里,估计她是去买菜什么的了。”

 

“哦,”Isak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他也不想提起自己父母的事情,或是自己一团乱的家庭,这只会让人更沮丧。

 

“我的情况就是这样了,”Even有些尴尬,对Isak笑了笑,“呃,咱们可以去我房间学习,跟我来。”

 

Isak跟着Even进了他的房间,入眼的就是一间色彩明艳、稍显混乱的卧室。她注意到了滑板、滑雪板和几把吉他靠在墙上,还有几张乐队和电影的海报装点着墙面。走进一个柜子的柜门,他细细端详起了上面贴着的一堆手绘,有些偏艺术,也有些是漫画。看到其中一张画着一个像Jonas的人在滑板上炫技,Isak笑了。

 

“要是Magnus知道你画了Jonas但没有画他,肯定要哭出来,”Isak笑着对Even说,而Even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Isak的视线又被一张年长女性的肖像画吸引了,那张脸出奇的熟悉,“这是你妈妈吗?”

 

Even走近了他,Isak甚至能感受到他在自己身后带来的热量,“是啊,是她。”

 

“你长得跟她真像,”Isak说道,痴痴地看着画中人的笑颜,眼角的细纹都是那么的清晰,让人能感受到画者的认真和细致,“你真的很有画画的天分。”

 

“你听起来很惊讶啊,”Even调笑道,Isak闻言转身,却发现二人距离竟然已经如此之近,让他紧张地吞了吞口水,Even则面色如常地继续道,“谢谢你的夸奖。”

 

Isak舔了舔嘴唇,手也握紧了,这些自然没能逃过Even的目光。而Isak的目光却完全被他嘴唇的线条吸引,看着那双唇慢慢上扬,形成一个微笑。

 

接着,他又不由自主地看向了Even那双清澈湛蓝的眸子,眼底那抹调笑的意味一如平日,Isak却不似平时对上这神色时会产生防备,胸腔中腾腾升起的,只是一种难以名状的鼓动。他别开了头,感到一阵热意升上脸颊,两人之间的张力是那样明显。

 

Even的手向他伸了过来,让Isak呼吸一滞。那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抓住了他的衣袖,其余三指在Isak的手背上轻轻摩挲着。

 

“Isak,”Even开口了,声音温和而轻柔,Isak从未听人这样呼唤过他的名字,就好像他是那么的特别,那么的独一无二。他不敢抬头,心跳得厉害,他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做什么,都一定会毁了现在的气氛。

 

他又重重地吞了口气,悄悄从睫毛下瞄着Even,虽然他的脸颊还是烧得厉害,看到Even一脸痴迷的表情,Isak还是偷偷笑了。感觉到Even正拉着自己的袖子让自己靠的更近些,Isak的笑容更大了。

 

Isak早已放弃了同Even那些无谓的小打小闹,正当他准备顺着Even的牵扯向前一步,填满两人之间的间隙之时,突然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

 

Isak一惊,向后缩了缩,他相信此刻自己的脸一定红得跟番茄一样了。他瞪大了眼睛,迎上了Even的凝视,在那双眼睛里也看到了惊讶,以及,一丝失望。

 

“是你妈妈回来了吗?”Isak清了清喉咙猜测到,正好一个女声喊了一声Even的名字。

 

“是啊,”Even喃喃道,她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我大概最好出去看看她是不是需要我帮忙做点什么。”

 

Isak点点头,跟着他一起走出了房间。

 

“妈妈,”Even喊了一声,走进了玄关,一个瘦瘦高高的女人正手忙脚乱地拎着一堆购物袋。

 

“Even,宝贝儿,”她笑着跟Even打了个招呼,让儿子接过了手中的几个袋子。“谢谢,亲爱的——哦!你好啊!”

 

Isak向她点点头,羞涩地打了个招呼,上前接过了剩下的几个袋子。

 

“谢谢,”她笑着说完,就好奇地打量起了两个男孩。

 

“妈妈,这是我学校里的一个朋友,我在帮他补习历史。”Even说着,带头走进了厨房,“Isak,这是我妈妈。”

 

“叫我Clara就好,”见Isak把袋子放下后,她伸出了手。

 

他同Even的妈妈握了握手,“我是Isak Valtersen。”

 

“Isak,”她跟着重复了一遍,那双和Even一样美丽的蓝眼睛亮了起来,嘴角也弯出了微笑的弧度。

 

“妈妈,”Even突然打断了她,语气中警告和请求的意味十分明显。而他妈妈则不以为意地冲他摆了摆手,继续笑着看着Isak。

 

“我听说过你,”她说道,看着Even在听到这句话后那副挫败的模样她笑得更开心了,“Even总是在谈论着你。”

 

Isak挑了挑眉,询问似的看向Even,而后者却双颊通红,不敢看他们两个,Isak问道,“你真的总在谈论着我?”

 

Clara替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然后说,“Even很早就提到过你了,”然后冲Even露出了一个调笑的眼神,Isak一瞬间就明白Even平时调戏他的那副模样是从谁那里继承来的了。“他是说过你很可爱,但居然没有告诉我你是个这么帅的男生!”

 

Isak感觉自己的脸红了,但他确信一定没有Even的脸那么红。他知道自己正目不转睛地盯着Even,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毕竟在他认识Even的这段时间以来,还从没看过他这么失态的样子。

 

“你居然没告诉你妈妈我很帅?”Isak问道,Even发出了一声垂死挣扎的叹息,让Isak忍不住笑了,Even的妈妈也偷偷捂住嘴笑了起来。

 

“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Even盯着妈妈,完全忽视了Isak,而他的妈妈却只是没有丝毫同情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转向了Isak。

 

“我今晚会做点鸡肉和意面,留下来吃晚饭吗,Isak?”

 

Isak有些不确定地看向了Even,毕竟到现在为止气氛都还是挺好的,但他不愿让Even不自在,“呃……”

 

“他会留下来的,”Even替他回答了,冲他笑了笑,“要是你回到你那个合租的房子里,鬼知道你还能吃什么东西呢。”

 

“你在外面跟人合租?”她边问边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盒鸡蛋,“那你可一定要在这里吃晚饭,不然我觉得你说不定就是靠方便面度日的。”说完她夸张地抖了抖。

 

Even也故作严肃地点点头,“而他在学校则是靠着芝士吐司度日的。”

 

Clara则夸张地抽了口气,“太糟糕了!”

 

“芝士吐司可好吃了!”Isak辩解道,然而他的话只为他引来了两双蓝眼睛带着审问和质疑的目光。

 

“那也不能天天吃啊,Isak,”Even一字一字地说着,好像在教小朋友一样,Isak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让Clara忍不住笑出了声,Even继续道,“你需要补充营养的。”

 

“同意。”Clara没等Isak反驳,就接上了话,“现在你们俩出去吧,去好好学习或者随便做点什么,我要做饭了。”

 

Isak开口,本欲帮忙,却被Even拉着手臂走出了厨房。

 

“复习历史,Isak。”

 

“我恨历史!”Isak由着Even拉着自己,听着他妈妈的笑声在身后传来。

 

进了房间,Even才放开了牵着Isak的手,他脱掉了自己的卫衣外套,随手搭在了椅子上,抓了抓头发,看向了Isak。

 

“所以你要为此嘲笑我多久呢?告诉我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Even一脸准备好自我牺牲的表情,而Isak则强忍着笑容,做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开口道,“可爱。”

 

“你跟你妈妈说我可爱,”Isak还是笑了出来,“那除此之外你还跟她说了什么呢?”

 

“好吧,”Even干巴巴地说,“我还说你是个不喜欢我的讨厌鬼。”

 

“哦!”Isak挑衅地挑了挑眉,“那你有没有告诉她你在嘲笑我、惹恼我的过程中渐渐走偏了,开始跟我调情了?”

 

Even重复了他的话,“我,跟你调情?”

 

“是,就是你。”

 

“才没有,”Even矢口否认。

 

“没有吗?”Isak嘲弄地反问道。

 

“没有,”Even固执地说,Isak现在倒明白了他这股固执的劲儿是从哪里得来的了。此刻,他突然勇敢了起来,脑海中又回荡着Sana那些让他给Even一个机会的忠告。他缓缓地向前走去,直到他与Even几乎快要贴在一起,Even为此发出了一声叹息,让Isak几乎全身都酥麻了。

 

“真的没有吗?”他又次问了一次,声音低沉,气息与Even交织在一起,听到Even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Isak也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他静静地等着,Even终于俯身向前,细碎的刘海扫过他的前额。

 

而这时Isak却猛地退了一步,说,“那大概是我会错意了,”看着Even一脸错愕,Isak愉快地说,“那咱们开始学习吧?”

 

Isak在地上坐下,拿出了自己的课本,Even终于也坐了下来,嘴里嘟囔着什么。

 

“你说什么?”他从书中抬起头,笑着问Even他刚刚嘟囔了些什么,这会儿他的脸都因为笑容有些疼痛了。Even看着他,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个挫败的微笑。

 

“好吧,好吧,”Even投降了,摇摇头说,“这次算你赢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Isak装作无辜地说道,但他知道自己的鬼脸已经出卖了自己。

 

Even坐得离他更近了些,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一侧的身子简直要压在Isak身上,“我相信这次你没有会错我的意,”他轻声说着,打开了自己的书,“这种互相调戏的小比赛。”

 

Isak哼了一声,正准备反击,手机却响了一声。见是Sana发来的消息,他露出了微笑,然而看到信息的内容之后,他却长叹一口气。

 

“没事吧?”Even合上了书,关切地问道。

 

Isak没回话,只是把手机塞到了Even的手里。Even看过后眉毛也挑得老高,笑着把手机还给了Isak。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Isak有些气恼,“不光是我要去,你还有其他几个朋友都会被拉去的。”他指了指手机屏幕,“Sana才不可能放过让你们几个加入抱抱团的机会呢。”

 

“也没那么糟吧,”Even劝道,“说不定会很好玩的。”

 

Isak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Even,“你居然觉得参加Vilde的抱抱团会很好玩?那些烘焙啊、必须参加的爱的游戏啊,还肯定有什么信任训练、牵手练习什么的。”

 

“还有感情训练,”Even扮了个鬼脸,“呕。”

 

“那你就等着做信任背摔吧,到时候我们肯定让你的大屁股摔得开花。”Isak恐吓着他,然后两人都大笑起来。

 

“这么说太刻薄啦!”

 

“呃,我说的是事实,”Isak笑着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劝其他几个男生加入,你知道的,他们肯定要反抗。”

 

“难道你不会反抗?”Even有些疑惑。

 

“我还没有傻到要去反抗Sana,如果她想要我加入抱抱团,那这事就没得商量了。”Isak叹了口气,“反抗她是没有意义的。”

 

Even笑着点点头,“我会帮你说服其他几个男生的。”

 

“是啊,如果你告诉他们你会加入,那他们肯定会跟要跳海的小旅鼠一样排着队去送死,”Isak做了个鬼脸。

 

Even对这个比喻笑出了声,肩膀撞了撞Isak,“别这么说他们。”

 

“他们就是你的小迷弟,对你言听计从到为你送死都行,毕竟他们觉得你‘超级酷’!”Isak翻了个白眼。

 

Even大笑起来,让Isak也不情愿地跟着笑了,享受着此刻轻松的氛围。这时,他听到Even的妈妈在叫他们。

 

“吃晚饭啦,”Even开心地站了起来,向Isak伸出手拉他起来,其后他并没有松手,让Isak不可抑制地心跳加速起来。

 

“你确定我可以留下来吃晚餐吗?”他问道,“我可以先回去的。”

 

“你开玩笑吧,我妈妈一听到你跟别人合租就简直想要收养你一样,”Even冲他眨了眨眼,“你今晚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会被我妈妈喂得太饱,会胖成一个球,滚着回去。”

 

Isak笑了。

 

“而且,”Even语气突然温柔起来,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羞涩了,“我想让你留下来。”

 

Isak深吸一口气,“好。”

 

Even笑着带他进了餐厅,他的妈妈已经摆好餐具等着他们了。

 

“你们来啦,”Clara在餐桌那头说道,“快坐吧。”

 

跟Even面对面坐下,Isak向Clara露出了一个感谢的微笑,然后开始用餐。他一开始还试图控制速度保持风度,但是刚刚吃下去第一口,他就控制不住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确实挺饿的,也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晚上吃过快餐以外的食物了,上一次吃还不知道是他还是Eskild,亦或是Linn做的。而他们几个也都不是什么大厨,就算自己做饭,也还是要依赖那些盒装通心粉和芝士才能凑成一餐。

 

Isak用仅存的理智让自己不要没教养地扒拉食物,试图通过咀嚼放慢自己的速度。Even的妈妈只是和善地看着他,而Even却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

 

“所以,Even现在是在给你辅导历史吗,Isak?”

 

Isak点点头,“是的,我之前有一个月没来学校,功课就落下了,其他科目我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历史总是我的短板,所以Even就说愿意帮帮我。”

 

Clara向儿子露出了一个赞许的微笑,然后又转向Isak,“你之前为什么一个月没有上学呢?”

 

“妈!”Even飞快地摇了摇头,Clara明白了。Even有些尴尬,这时Isak才意识到Even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了,他的脸突然有些发烫。

 

“哦真对不起,”Clara马上说,“我不该多管闲事的。”

 

“不不不,”Isak也摇了摇头,他能看出这位女士的自责,而他实在不愿让一个这么善良的人感到难过,“没事的。”

 

“Isak,”Even温柔地开口了。

 

“没事的Even,”他打断了Even,深吸一口气,看向了自己的盘子,“我的妈妈身体不太好,她有精神分裂症,那段时间她情况比较糟糕,所以我搬回去照顾了她一段时间。”

 

说完之后,Isak才意识到倾吐这些比他想象的容易得多。他抬起头,看到Clara和Even都关切地看着他,那样温柔的神情简直像是要化成实体,轻抚着他。

 

“我很抱歉,Isak,”Clara轻声说道,她伸出手拍了拍Isak,“她现在好些了吗?”

 

“呃…好些了,”Isak笑了一下,“她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也明白我的照顾是不够的,所以她现在也愿意入院接受治疗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又回来上学了。所以,呃,还是好多啦,她已经一点点地在好转了。”

 

“那就好,”Even说着,凝视着Isak。

 

“是啊,”Isak由衷地说道,“确实越来越好了。”

 

后来他们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餐桌上没有多少交谈,但并不至于让人不自在。Even还提到了抱抱团,让Clara调笑了他们一番。吃完饭后,两个男孩一起收拾了餐桌。

 

“你去休息吧,妈妈,”Even说着收起了盘子,吻了吻她的前额,“我跟Isak会搞定这些的。”

 

“那我就欣然接受了,”Clara笑着起身,在Even的脸上吻了一下,又同样吻了吻Isak,让他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我要去睡下了,”她说着走出了餐厅,“别忘了吃药,Even。”

 

Even向她点点头,没有看Isak就径直走向厨房,打开了一个橱柜,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排药瓶。Isak拿了个杯子装了些水,等着Even。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Even说着接过杯子。

 

“你对我妈妈的事情也不惊讶啊,”Isak静静地回答。

 

“那是在我高中的时候传开的,”Even解释道,吞下了那些药片,“大家总是喜欢传这些话。”

 

“都一样的,”Isak耸耸肩。

 

“我能想象大家是怎么说我的了,”Even干巴巴地笑了,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我是听Magnus提到这件事的,”Isak说道,“但他当时并不是带着什么恶意,也不是在八卦。”

 

Even笑了,“我知道的,他不是那种会恶意中伤别人的人,没事的。”

 

“我们当时是在说我妈妈的事,然后他就说起了他妈妈,因为她是个躁郁症患者,”Isak语速飞快地说道。

 

“然后他就提到了我,因为我也有躁郁症?”Even猜到了,“没事的,Isak,”他向前一步,“我并不打算掩饰我的障碍,因为那只会让事情更糟,我没有事的。”

 

Isak拉起了Even的手,正如前几次的接触,他的心脏又开始狂跳,那声音简直在他的耳中呼啸,而Even回握了他的手,十指相扣。

 

“我很高兴你没事。”

 

————————————————————

 


评论(11)

热度(125)

  1. 是啊屎啦-初笙-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