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I hate your face, it makes my heart skip a beat(7)

[原作者已授權]


原作者:Bellakitse

 

译者:Z_z_萌_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86633?view_full_work=true


Chapter 7

 

————————————————————

 

“啧啧,Isak,又吃芝士吐司啊?”Even问着坐在了Isak身边,跟Magnus击了个拳,又向Mahdi和Jonas点了点头。他转头凝神看着Isak,嘴角又露出了那种玩味的微笑,让Isak翻了个白眼。“要是我跟我妈说了,她肯定会受到惊吓。”

 

“没那么夸张,”Isak争辩道,“你只是太夸张了,说得好像我这辈子就只吃这种东西一样。”

 

“难道不是吗?”Even笑弯了眼睛,让Isak也难掩自己嘴角的弧度。

 

Isak试图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然而却在Even的笑容攻势下沦陷了,“好吧好吧,别跟你妈说。”

 

Even却摇摇头,装作悲痛地说,“我不能这样,她已经说要收养你了,这几天她一直在问你的事儿,想继续投喂你。”

 

“说得好像我是只流浪狗一样。”Isak嘟囔着,用力咬了一口吐司。

 

Even见状笑了起来,一只手放在了Isak的肩膀上,冲她挤了挤眼睛,“我觉得还是更像一只小笨猫。”

 

“去你丫的,”Isak低声说着,但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消失。

 

Even耸了耸肩,“我跟我妈都喜欢猫,而且我们都喜欢你,所以,等式成立,”Even非常享受Isak在听到这句话后的害羞神情,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不会好到哪里去,但他还是很开心Isak喜欢他刚刚的说法。他继续看着Isak,男孩脸上出现了一种玫瑰色的红晕,让Even心醉神迷,两人都没有移开看着对方的视线。

 

Jonas清了清喉咙,开口了,“我真不愿意打断你们这种‘悲剧恋人互相看进对方灵魂’的场景,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Isak见了你的妈妈?”

 

Even看向了Jonas,后者粗粗的眉毛挑得老高,一脸疑问,而Mahdi和Magnus也好奇地看着他,另一边,Isak的脸更红了。“啊对,我们一起去我家学习,然后他就见到了我妈。”

 

“而且还投喂了他?”Magnus打趣地说。

 

“不要这么说得我像个流浪狗一样!”Isak抗议道,“我们一起吃了晚饭,挺不错的。”

 

“太棒啦兄弟,”Mahdi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毕竟对于情侣们来讲,见家长是件让人压力很大很紧张的事情。”

 

Isak瞪着他的朋友们,在听到旁边的Even也扑哧地笑了一声后,也瞪了他一眼。

 

“他表现得很好,”Even调笑地说,“我妈很喜欢他。”

 

Isak翻了个白眼,“我们不是情侣。”而Jonas却小声补了一句“暂时还不是,”Mahdi和Magnus闻言又笑了,让Isak脸越来越红。他转向Even,却发现对方正温柔地看着他,眼里是纯粹而不加掩饰的喜爱。Isak咬住自己的舌头,才忍住了一声轻叹。

 

幸好这时Sana神色坚定地走了过来,让Isak没有做出诸如伸手触碰Even——当然是用他自己想要的方式触碰——之类的傻事。Sana放下了书包,然后两手撑桌,一言不发地盯着Isak,嘴角缓缓上翘。

 

“又来了,今天第二个盯着Isak那张臭脸的,”Mahdi小声说道。

 

Isak没有移开自己跟Sana对视的目光,但还是飞快地向Mahdi的方向比了个中指,接着就听到那边传来了几声大笑。

 

“你不会赢的,Sana,”说完Isak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Sana露出的那个笑容。

 

“如果你真的确定,那你就不会靠这样无力的话语来证明,Isak,”她温柔而傲慢地一字一字说道。

 

“可是为是么你非要让我加入啊?”说完这句话,Isak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战而败了。“你们抱抱团需要的是活泼热情的人,而且还要会烹饪,能把屎做出花来,但是用Eskild的话来说,我连煮个面条都煮不好。”

 

Sana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那我就给你找个保姆照顾你。”

 

“真棒,我先是被跟猫相提并论,然后现在又被说成是个无法自理的婴儿,”Isak干巴巴地说着,愤愤地咬了一口吐司,“这场对话对我可真友好。”

 

“我自愿做他的保姆,”Even说着举起一只手,然后笑着躲开了Isak半真半假地锤向他肩膀的拳头。

 

Isak瞪了他一眼,但就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这份怒气有多假,因为面对着Even的时候他永远也不可能真的生起气来,只要Even一冲他微笑,他的嘴角就会不可抑制地上扬。最终,他只是象征性地冲Even抗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帮着她啊?”

 

“那你为什么要跟她对着干呢?”Even反问道,“你之前也说了,跟Sana斗必输无疑,如果她想让你加入抱抱团,那这事就没得商量了。”

 

Sana闻言笑了,而Isak无视了她,反而整个人都面向了Even,“第一,那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聊天,你不能告诉她,”说着他指了指Sana,“你看看她现在多得意!第二,如果真的加入抱抱团,做信任背摔的时候我一定第一个放手让你摔到地上去。”

 

Even嘴巴张成了一个夸张的O形,眼里却闪烁着愉快的光芒,“你被惹恼的时候真的超可爱,你知道吗?”

 

Isak简直能感受到瞬间涌上面颊的热量,而Sana则是咳嗽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笑声。他转过身去,冲女孩那个无所不知的笑容翻了个白眼,其他几个朋友们也是一脸“我们都懂”的表情。

 

Isak转回去面向Even,脸上挂着的是那种向来能让他发疯的调侃微笑,此刻这笑容依旧有让他变得疯狂的魔力,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疯狂”。他说,“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没有在跟我调情?”

 

“那次说的是那一天的事儿,”Even温柔地说,毫不介意朋友们都坐在他们旁边见证着他们关系的飞跃,“所以那次说的话在今天不算数。”

 

Isak有些讶异地盯着Even,对Even如此大言不惭的模样还有些许动容,他很高兴Even终于说出了他的意图,他真的太需要确认这一点了。

 

“兄弟们,现在是Evak CP在我们眼前诞生了吗?”Magnus一脸兴奋地说着,换来了Isak的瞪视。

 

“你刚刚是在给我们起什么鬼CP名吗?”Isak不可置信地说,“绝对、绝对不要再提这个词了!”

 

“可是我觉得这很可爱啊,”Even突然插了一嘴。

 

Isak忍住了一声低吟,“那只是因为你跟这群傻瓜一样搞笑,”他回了一句。

 

“他们只是希望看到我们幸福,”Even说着,脸上的笑容异常灿烂。

 

“所以你怎么想呢?被寄予厚望的Isak?”Jonas调侃地说道。

 

“我——”Isak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真可爱,不过我没工夫跟你们耗下去了,我还有正事,”Sana说着拿起了书包,“抱抱团的第一次活动在这周五晚上六点。”

 

Isak叹了口气,“我们会去的。”然后他转向了朋友们,脸上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继续道,“我们全部都会去的。”在Jonas和Mahdi开口抗议之前,他又说道,“因为如果我非要参加的话,那这群混蛋都必须去。”

 

Sana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就太好了!到时候见吧。”

 

“这一点也不好玩,Isak!”Jonas在Sana走后抱怨道。

 

“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希望我能够幸福的呢。”Isak无辜地笑着,“而如果你们都能够参加Vilde的爱的练习、手牵着手分享内心深处的感受、一起分享美食,这会让我感到很幸福的。”

 

Jonas一脸不为所动,站起了身,“你有的时候真是个混蛋幼稚鬼,我真不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能一直忍着你的。”

 

Isak把一只手放在胸前,夸张地说,“哦我也爱你!”

 

Jonas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走吧,”他冲Magnus和Mahdi说道。

 

Isak目送着他们离开了餐厅,然后转回身去,冲Even挑了挑眉,“所以呢?”

 

“所以呢?”Even重复着,表情玩味。

 

“别做这种表情,”Isak指了指他的脸,“这样不好看。”

 

Even笑了,倾身靠得更近了些,“所以你觉得我很好看?”

 

Isak眯起了眼睛,而他的血液都因这么近的距离而奔腾起来,“我才不回答你的问题,你的那些把戏我很清楚。”

 

Even的笑容并没有褪去,他抓住Isak椅子的扶手,把他拉得更近了,让Isak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他把手放在Isak椅子的两侧,将他牢牢地锁在了椅子上,“那如果你认认真真把你之前真正想问的问题问出来,我就保证我会好好回答。”

 

“我之前问了什么?”Isak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问了什么?”Even把问题抛回给了Isak,让他有些气恼。

 

Isak抓住了Even的手臂,“我刚刚不是说了不要用新的问题来回答问题吗?我的天,Vilde的那个什么鬼爱的团体一定有一项练习是锻炼听力的。”

 

“那叫抱抱团,不是什么爱的团体,”Even笑着更正了他。

 

Isak耸耸肩,“都一样。”

 

“好吧,”Even说道,“那么,你的问题是什么?”

 

Isak有些恼怒,“你明明知道的。”

 

“不,我不知道,”Even笑了,“你要完整地问我。”

 

“你刚刚是不是在朋友们面前表达了你对我的企图?”Isak直白地问了出来。

 

“Isak,”Even开口了,他的表情变得温柔,方才的玩味也消失不见,“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一直在表达我对你的企图,只不过你一直表现得很讨厌我,从未注意到我有多么喜欢你。”

 

“哦,”Isak听完,只发出了这个单音节。

 

“怎么突然这么不会说话了?”Even调笑着,让Isak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闭嘴吧,”Isak的脸红了,“我只是有点惊讶。”

 

“所以呢?”Even问道,后半句无需说明,也已明了,“你也喜欢我吗?”

 

Isak深吸一口气,希望自己狂跳的心脏能平静下来,他捏了捏Even的手臂,笑了。

 

————————————————————

 

评论(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