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笙-

[授權翻譯]30 Days of Skam Fic - Day 18

原作者:milominderbinder

译者:-初笙-

关键词:summer

Day 18: meet you under the summer sun.

————————————————————

i.

奥斯陆正经历着一股天杀的热浪。

Isak可太讨厌这个了。诚然,夏日时光是美好的,温暖的阳光也很棒,但他毕竟还是个挪威人,完全没法接受几个星期好不减弱的毒辣太阳。天气太热了,一切都变得一团糟,他和Even的小公寓现在简直成了一个桑拿房,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把房间里的温度降下来,毕竟这种房子在建造初期的时候就是做足了保温措施的。Isak已经努力不那么多抱怨了,但一提到这股热浪,他就忍不住觉得烦躁。

"呃啊,"他沉吟着,终于还是放弃了与热度斗争,开始脱掉牛仔裤。他今天已经这样没穿上衣躺在床上一整天了,但是看起来在这样的高温下只要身上还穿着有布料,就不可能凉快下来,"这天气太热了,不应该穿衣服的。"

房间的另一头,Even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蹬掉了牛仔裤、又脱掉了已经被汗水打湿的内裤,Even挑了挑眉。

"我对此可一点意见也没有,"Even笑着说着,看起来他应该是在画画,但一直盯了他一整天的Isak很清楚,他发呆的时间比他画画的时间可多得多,所以Isak一点也不为自己让Even分心了而感到愧疚。

"呃,这一点也没用啊,"过了一会儿,Isak抱怨道。看来问题并不在于他身上穿了多少衣服,而在于这过热的空气,然而Isak对此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仅仅这样躺着,他都觉得自己又要出汗了。"我们的宇宙中为什么没有这样的规则啊?天气不能热到让人不穿衣服都还是觉得太热了!"

"但是宝贝儿,你不穿衣服的时候一向都很热啊,我是指性感的那种火热,"Even笑着放下笔,向他走来。Isak只是翻了个白眼,不过心情还是好了一些的。Even也没有穿上衣,下身只穿了一条旧旧的运动短裤,在透过窗户洒进来的温暖阳光中看起来是那么修长而美好,浑身闪着温暖的光芒。他的头发也有些被汗水打湿了,额前贴了些碎发,不过Isak猜自己此刻应该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对他而言,Even仍然是这世上最美的景色。

Even有些玩味地爬上了床,然后居高临下地撑在Isak上方,Isak开口警告他,"Even,天气太热了,咱们不能做了。"

然而,他们最终还是在床上腻了下去。所以"天太热就干脆别穿衣服"这个方案也从"击退热浪方案清单"上被划掉了,毕竟如果每天都这样的话,他们大概就没法好好生活了。

----------

ii.

一开始,他们还觉得打开门窗是个好主意,毕竟这样能让外面的空气进来,可能可以帮他们的小公寓降降温,然而马上他们就发现了两个问题。

第一,外面的空气根本就不凉,室内室外的热度是一样的,所以他们即使打开门窗通风,也并不能让温度降下来。

第二,看起来全奥斯陆到虫子都一夜之间要来入侵他们的公寓了,那天晚上Isak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把那些巨型飞蛾抓到被子里然后放生出去,只因Even害怕它们而又不愿意伤害它们。之后,Isak就放弃了这个"开窗降温"的方案。

----------

iii.

"为什么我们不干脆出门算了呢?"在某个热得令人绝望的一天,站在冰箱门口给自己降温的Even突然开口了,"这附近一定有什么地方有空调的。"

"比如咖啡店?"Isak提议道。住在这样一个几乎与热浪绝缘的城市就是有这样的坏处,像他们住的这种老房子自然是不可能装空调了,但是即使外面的店铺也不一定都装了空调,毕竟用到它们的机会少的可怜。幸好,他们这条街上最近新开了一家挺大的咖啡店,相信那里至少有风扇能让他们凉快凉快。

Isak给朋友们发了个短信,然后套上了能穿出门的最少的衣物,就出门了。走在外面简直让人绝望,但是一踏进咖啡店,这一切就值得了,他们踏入了一个无比美妙而凉爽的世界。

当然,这样在外面呆上一整天可能也不算是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不过他的朋友们都来了,而且他们这个假期见面的次数也挺少的,毕竟Jonas和Magnus都要工作,而Mahdi前段时间去拜访他的姨妈了,所以他们呆在一起还是有很多话题可以聊的。然而,在咖啡店里能做的事情毕竟不多,他们不能喝酒、不能滑滑板、不能嗑嗨一点,甚至连说话大声一点都不行。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已经觉得很无聊了,而熬到了两个小时之后,Isak就已经开始想念那像火炉一样的小公寓了。

虽然不愿承认,但Even的存在确实让Isak变成了一个很恋家的人。他当然还是很喜欢和朋友们出去玩、参加party什么的,但当漫长的一天结束后,他还是更想跟男友一起窝在床上,一起看电影,而不是出去玩。

他们还是和朋友们多呆了一会儿,后来他们一起去了Mahdi家,因为他家有个地下室,那里还算凉快。他们玩了会游戏,Even还教了Magnus一些糟糕的舞步,天气太热,他们也做不了有意义的事情。

他们还是在晚上九点之前回到了家,一到家Isak就拖着Even躺在了床上。

"我们明天能不能就呆在家里?"Isak舒服地窝在Even臂弯里问道,"我才不管这里会有几千几万度呢,出去玩太累了。"

"你这是反社会啊,"Even调侃着,吻了吻Isak的发,"我们当然可以呆在家里,宝贝,只要假装我们是在蒸私人桑拿就好了。"

----------

iv.

他们浴室花洒的水压简直太糟了,小时候如果遇上夏天的高温,Isak就会冲个凉水澡,然而在他们现在的小公寓里这就没什么用了,因为水压太小,根本就不会有那种凉爽的感觉,更别说Even还总要抱怨他洗澡时间太长让他们水费飙升。然而实际上,水费那么高根本就不是他的错,明明就是因为他们之前一起洗澡的时候最后都会忍不住擦枪走火,然后忘了关花洒。

当然了,他们这么小的公寓也没有浴缸,而Isak是打死也不会再闯进别人家的私人泳池了,不管Even怎么劝他说要一起重温一下他们的初吻。所以,在热浪停留的第三周,Isak早就抛弃了任何用冷水降温的解决方案。

然而,Even作为他们之间比较有实干精神的那一个,在一天上完早班后夹着一个儿童充气水池走进了家门。

见到这个,Isak大笑了起来,这是给小孩子用的,怎么可能把两个超过六尺高的、有时候睡双人床都嫌挤的成年男性塞到里面去啊。他这么跟Even说了,而Even只是笑着动起了手,过了一会儿,Isak就真的光着身子挤进了那个摆在客厅中央的小水池。

这确实太挤了,他们紧贴着彼此,膝盖抵着胸口,大片的肌肤相互接触着,而池子里的水才刚刚没过了Isak的屁股,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

"这确实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浪漫。"Even在尝试吻Isak未遂、还搞洒了一些水之后承认了,而Isak也笑了起来:

"这可一点也不浪漫,我现在只有屁股降温了,身上其他地方还是热得不行。"

要不是Even真的很可爱,身上热得发红,脸上还带着蠢兮兮的笑容,Isak早就要开始抱怨了。他只是笑着,然后突然把Even推出了小水池。水洒了满地,他们最后躺在了满是水的地板上,大笑着扑腾着,直到Isak拉住了Even。

"吻我。"Isak笑着说,而Even欣然听命。这时,Isak突然觉得这个主意可能不是那么糟糕了,而且有Even在身边,热浪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他躺了下来,吻着Even,突然觉得这他妈简直是他此生最快乐的夏天了。

(当然,第二天楼下的邻居问他们为什么自己家天花板上出现了一堆潮湿的痕迹的时候,Isak还是马上就决定要扔掉那个儿童充气水池了,为了他们还能继续在这里租房子。)

————————————————————

评论(5)

热度(57)

  1. -初笙- 转载了此文字